域外怀旧录




汉斯的三十六计


·维一·



汉斯医生是我的老朋友,我给他起了个中国名字叫老汉。他虽然是德国
医生,可是对咱们中国古代的“三十六计”特别感兴趣。

他是西医,一九八六年到中国学了中医,后来看见中国人不管干什么的
都下海做生意,他也觉着成天给使馆的人瞧病没意思。人是有样儿学样
儿,老汉于是就试着在中国跟德国两头做起生意来。

第一回他是替德国的一家大公司说合儿。眼看生意就要做成了,中国这
边突然提出来,其实同一个项目还跟荷兰一家公司在谈,也不一定非要
和德国做不可,现在的问题是要多买一些备件。老汉说这不成问题,东
西买得越多,钱就赚得越多,这个逻辑象老汉当医生的脑子不用转就能
想得出。可是电传发回德国去,德国那边说,买方所提的几种备件都是
根本不会坏的,而且太贵,没有必要买。指示老汉务必要向中国方面解
释清楚,这才是买德国货的优点,质量有保证。公司安抚老汉要稳住气,
他们很清楚荷兰那家公司的产品,质量不行,价钱又贵,中国那边只要
稍一对比,自己就会做出决定。老汉当时是初出茅庐,还挺高兴,跟我
说,他刚一出道就摸到了做生意的脉搏。

谁知几天之后,中国买了荷兰货,把老汉甩到了一边。老汉这回不明白
了,想去打听打听原因,可是人家不告诉他,他就蒙在鼓里好些日子不
开心。最后还是在中国摸爬滚打了好几年的一个瑞士商人,估摸老汉就
是再学几年也赶不上他,于是就放心大胆地说出他根据内线打听出来的
原委。原来中国方面想的是,买这种备件得花钱不少,德国人应该能够
同意再多派几个人去德国实习。这时候正有几个准备离休的老同志还没
有出过国,全在等机会。要是他们出了国,完了事让他们回家打麻将他
们就说不出来什么,这样还可以再提拔几个新人。现在底下的同志都想
进步,打得厉害,可是老同志不给腾出地方,领导也为难,只好打洋人
的主意。想着是洋人也能多赚钱,应该好商量。没想到德国人心眼儿太
死,这么简单的道理居然想不明白,真不知道德国是怎么发达起来的。
说到这儿,底下的难听话瑞士商人就给省下了。老汉听了倒也不恼,说
我们德国人是比较笨,还得多学习才成。那个瑞士商人见老汉如此虚怀
若谷,一不留神就说走了嘴,告诉老汉中国有一本书很值得一读,书名
叫“三十六计”,是中国南北朝时候的著名将军檀道济所著,他们瑞士
出版的有德文版,他已经看破两本了。这次老汉吃的亏,据他分析就是
中了檀将军早已讲过的一计,计策的名称叫“暗渡陈仓”。

老汉听了瑞士商人的一席话,简直有如醍醐灌顶,茅塞顿开。连忙请他
把书名和出版商的地址写下来,再三谢了。老汉送走了客人,连夜发传
真到瑞士去定购此书,并且叮嘱对方立刻用国际快递给他寄来。

约摸一个多星期之后,我到他家的小楼上去看他,这才知道他正在苦读
“三十六计”,中了魔症。

我见他满脸胡须,蓬头垢面的样子,着实吓了一跳。他一见我劈头就问
是否知道有“三十六计”一说,并断言我是学历史的,一定知道。我说
倒是听说过。他便连声抱怨,说这样大大有名而且这样有用的知识为什
么不早告诉他,亏得还是朋友。

我觉得好笑,便答道,我从来就不用计,也无处用计,看这样的书作什
么?

他马上打断我的话,说这本身就是在用计,计策的名字叫“瞒天过海”。

咦!士隔三日当刮目相看,他居然懂得用计。于是我便卖了一个破绽,
向他笑道:“我的计策居然让你给看破,不好瞒你了。那你看我下面要
用什么计?”

他一脸自信地说:“你这话分明也是一计,准备‘李代桃僵’。”说罢
长叹一口,正色对我道:“有这么聪明的将军,这么早的年代就懂得如
此深奥的道理。你们中国人天天在用计,我要是再不学习是注定要失败
的。”

见他神色黯然,我就安慰他说,中国人也不是天天用计,即便用计,就
那么三十六计,谁都学得会。比如今天,我的计策不就被你识破了么?
他将信将疑,我便告辞出来。

再过数日他来找我,说是有几笔生意的谈判他都事先按檀将军的指示作
了分析,事情果然颇有转机。今天他是特意拿到我这里来再沙盘推演一
番。

听了他的分析,尽管我于生意一道完全不通,但他的分析倒真是颇有几
分符合中国的国情,而且不少地方我甚至都没有想到,便不禁连连点头
称是。他一见我的称赞就手舞足蹈起来,说他还有一个设想,既然许多
代表团出国考察都要购买大屏幕电视,不如在德国盘下一家店面,将电
视机统统改装成中国的制式,等代表团回国时,和行李一起直发法兰克
福机场,免得代表团游览山水的时候分散精力。

我连呼这是个好主意,告诉他说,我在德国的时候就知道有中国驻德国
的商业代表处动过这个脑筋,可惜在德国人脉不熟,最后无疾而终。若
是这次他果真能够办成此事,不但是一善举,而且生意绝对火爆。可我
反问他这是三十六计中的哪一计呢?

这本是一句玩笑话,他却很认真,一付百思不得其解的神色。我就趁势
跟他讲,中国学问博大精深,阴阳八卦,五行相克,表面上看是三十六
计,实际上连环套用,计计相通,而且要通古今之变,绝对不能墨守成
规。

老汉是个聪明人,撇开我的玩笑,其中的道理一点就透。后来他请人缮
写了一幅“开谈不讲卅六计,虽读诗书也枉然”的狂草,精心装裱成立
轴,挂在书房中日日诵读。

老汉用计最成功的一次是与一家医院的合作项目。

老汉原本是医生,一直想在中国开设一间合作医院,经人撮合,终于找
到一家愿意合作的医院。原来谈好的条件是医院的三位领导到德国访问
一次,建立一个药剂电脑数据库,这是老汉负担费用;然后是西门子公
司提供医疗设备,根据对等原则,医院提供房屋设备。双方都同意了合
作的条件,说话三位领导去德国看一圈回来,马上就开业。病人并不愁,
至少老汉原来在使馆的病人和越来越多的外国商人就够老汉忙一气的。

好事多磨,谁知中间又出了梗阻。医院刚成立的电脑室,其中的一个成
员是上级领导的女儿,这次就照顾到合作医院来管理电脑。事后才知道,
当时这位千金掂量着挤走一位领导自己出国的可能性不大,于是就扬言
没有最高级的电脑,药剂档案出错她负不起责任。领导们当然都是慧眼
识英雄的好汉,便把烫手山芋扔给了老汉,坚持一定要购置高级电脑。
当时电脑还没有现在这样普及,所费不赀。老汉就商量于我,我不知就
里,但凭我的电脑知识,知道管理药剂档案根本不用什么高级电脑,感
到其中必定另有原因。

老汉思考了一番,踱了几个来回,便道,现在找人去打探内情已经来不
及了,只有用计,出一步险棋。他计划第二天开会提出变通方法:削减
一个出国名额,同意购买高级电脑。不过他的如意算盘是否能够奏效,
我不敢贸然便置可否。

老汉第二天晚上到我家来报喜,说是经他提出新的方案,医院领导果然
不再坚持购买高级电脑,同意一切都按照原计划进行。老汉向我卖弄他
的计谋,说他是先用“围魏救赵”转移矛盾,然后用“二桃杀三士”制
造内部冲突,虽说后者不属三十六计之列,但也是用典,且融会贯通,
首尾呼应,一气呵成。我也着实替他高兴,这到底是他自己的事业,老
汉是个洋人,这脑筋动得可真不易啊。

后来老汉用计越来越活,咱们中国的套路也越学越多,而且能够理论联
系实际,急用先学,立竿见影,当然事业也就渐入佳境。

一来二去就到了我这次出国的时候。因为前途未卜,因此不敢大意,行
装准备得十分仔细,两个大大的行李箱装得满满的。到了行前的一晚,
不免发起愁来,怕行李超重过关时被扣下。不想老汉一脸坦然,说全包
在他身上。我当然不信,说这里不比你在德国。老汉说正是因为不在德
国,所以才能显出他的手段。我心烦意乱,也就由他去乱说。

老汉开着他的汽车来送我,手中却还抱着他的宝贝女儿艾法伊拉。人家
盛情来送,我也不好埋怨,但我心想,值此关键时刻还带来一个四五岁
的孩子添乱,简直不成章法。到了机场行李验关处,老汉身先士卒,大
步冲到前面,嘱我紧跟其后。只见他向验关人员高声寒喧,一见如故,
说着还把艾法伊拉放到磅秤上,让她给叔叔和阿姨跳个舞。验关的几个
人也不知是否认识他,但见一个金发碧眼,又有几分中国装扮的女娃娃,
咧着嘴一边伊伊呀呀地唱,一边扭来扭去,自也是高兴得合不拢嘴,七
嘴八舌地高喊再来一个。小娃娃更是人来疯,把个磅秤跺得颠来倒去。
这时老汉开口道,今晚是来送一个朋友,说罢就把我的行李箱提上柜台。
验关的哪里容得打断他们的雅兴,立刻拴上行李牌,推进行李车,继续
看艾法伊拉的表演。我这时才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

到了登机前的出境关卡,老汉抱起艾法伊拉向我告别,然后附在我的耳
边轻声说:“这次我用了‘声东击西’之计。祝你一路顺风。”


之后不久,我已身在北美。老汉在中国的事业如日中天,他在德国的办
公处也从汉诺威搬到了柏林。那次我从波士顿打电话到他的新办公室,
他正好回德国渡假,人在柏林。他一听是我,赶忙说:“先不要讲别的,
听我说一句。你不是一直说自己从来不用计么?我也相信了。可是你到
底临走还是用了一计,不过最后还是被我识破。”

“不会啊,”我想不起来有什么对不住朋友的地方,忙向他辩白。

“我送你到北京机场出关之后,总觉得你有什么事情不同一般。回家后
我又打开兵书看了一晚上,”他挺自信,不听我的解释,只是一味地说
下去,“这才知道你用的是不大有人留心的一计。”

“什么计?”我盯上一句。

大概老汉是对自己汉学的长足进步颇为得意,他在电话的那一头胸有成
竹地答道:“就是三十六计的最后一计:‘走为上’,对不对?”
二闲堂,九九年三月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