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闲堂笔记》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




大禹治尿

年前返京,过平安大道,偶见四中校园内绿草如茵,白墙如洗,高屋大院,美轮美奂。据闻校内尚有天文台、游泳池等豪华设施,较之诸多失学少年,无校无书,可谓奢矣。

思之旧年余求学于四中时则校舍甚俭,学生宿舍除床架外几无它物。冬夜如厕,需于凛冽寒风中疾奔数百米方至,故偶感风寒者甚众;然倘用尿壶则室内气味熏天,彻夜无法安眠,亦不尽如人意。

盖四中为男校,无避女子之嫌,遂有偷懒者不免夜间于墙角、门前方便。冬日天寒,尿液日久渐成黄色冰柱,至为不雅。

有禹姓舍监不畏晚间天寒,匿于暗处迳行巡查之举。每逢抓获,必于生活会上大力批评,使人颜面尽失,然院内清洁终有起色。

禹姓舍监身材高大,教员间称“大禹”,学生心有不平者戏谓禹姓舍监此举为“大禹治尿”。

近得“母校”成立九十周年纪念册,知当年舍监今为四中同学会秘书长,兼为校友会刊主编,故记此逸事,是以不忘旧岁之艰苦时日也。



《二闲堂笔记》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