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闲堂笔记》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




虚惊锡庆门

自七六年八月始,予供职故宫博物院警卫队,分派至内岗锡庆门外守夜。

锡庆门为外东路第一大门,内通绘画、珍宝二馆。门外北扼东筒子要道,西通景运门,南控箭亭、上驷院,确为警卫紧要之处。

门前旷地为三合土搅拌填压而成,坚硬无比,据云为旧时防范逆贼企图从紫禁城外掘洞以入皇宫。七六年修建热力管道,在锡庆门前施工,亲见巨型挖掘机将铲齿挖断数枚,始信传言不虚。

既委以重地守卫之责,当不敢掉以轻心。

一夜二更时分,忽闻锡庆门内有似老者喘嗽之声,唤熟睡同伴于门下倾听,均感大异,急召钥匙房管事开门。然有经验者谓,此亦无它,唯刺猬叫声耳。

又一夜,监视珍宝馆之报警室诸卫士携棍棒自东筒子向南急趋锡庆门,神色皆惊恐,开几重大门直奔后院乐寿堂、皇极殿等处察看。

开门视之,并无异象,仅数扇小窗随风开合,但见狐狸,獾鼠之类从中跳跃穿行,方知为此等动物引动报警设备,遂释然。有老警卫坦言谓之,禁城已逾五百载,宫中灵怪小兽颇夥,此番非为首次,不足为奇。

自余离故宫后,据云警卫队已添购高级报警装置,精妙无比,可辨人兽之别,今后恐不致再有此等虚惊矣。

一九七八年,新政伊始。余之所居和嘉四公主府已为人民教育出版社,此时亦响应改革,重新开张。院内大兴土木,将前廊尽行拆去,翻盖新楼。此府建于乾隆年间,仅有历史二百余载,不及禁城年代之半,然破土拆梁之日,但见大架坍垮,数千老鼠自地洞蹿突而出,四散奔逃,地表一时为之覆盖,伴以叫声尖噪,致使耳鸣目眩,殊为骇人。然仅数秒间,又尽行藏匿,顷刻鼠踪全无,亦为奇观。


《二闲堂笔记》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