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闲堂笔记》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




纳税知情权

居德时,八五年春游卢森堡国。途中于边界小镇客栈进餐。与一德人老者相对而坐,四目相遇,不免互道寒喧。稍停,老者询及来历,告彼我等来自中国,得德国政府奖学金在此研读功课。

老者闻之,忽正色曰,读书自是好事,政府褒奖外人亦无可非议。然吾国尚有青年失学,何以奖金授与外人?即使嘉惠外人,我何以不知有此奖学金?吾告知老者,此奖发放已廿载有馀,为增进国际了解互惠之举,非金钱所能一言以蔽之。老者点头称是道,君言或有道理,然吾人纳税于国,政府亦需告知岁收银钱去向。俟我归,当去政府部门细细查问才是。

倘纳税国人个个如彼老者,时时监督国库岁银出入,贪官污吏当无可遁形矣。



《二闲堂笔记》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