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闲堂笔记》     回二闲堂  回目录




紧了?松了?


白:“紧了,紧了!”

高:“怎么紧了?我看还是太松。”

白:“还松?都这么紧了!不行,不行,勒得太紧了。”

高:“怎么紧了?我看还得紧才成!”

白:“怎么,还得紧?那人,那人还受得了嘛?”

高:“怎么受不了?要是还松,都秃露了,还不叫外人看见笑话!”

白:“管什么外人笑话不笑话。松点儿,人多舒坦!”

高:“哼,净想舒坦了,脸往那儿搁!”

白:“那也不能让人受罪啊!松点,松点。”

高:“我说不成就是不成,还得往紧了勒!”

以上是五十多年前的一段对话。我上幼儿园的时候,因为不会穿西式裤子,两位保育员白老师和高老师只好给我准备一条带松紧带的中式裤子。她们为了裤子上松紧带的松紧程度展开了争执,至今让我记忆犹新,并不免作其它联想。



《二闲堂笔记》     回二闲堂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