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闲堂笔记》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




囹圄旅店

年前游欧,耽于瑞士琉森湖畔景色,盘桓勾留数日,宿闹市狮子坟十八号旅店。客舍有楼三,余戏称“狮子楼”是也。

旅店由监狱改建而成,一变牢室为客房,然门枷、铁窗一仍前制,室内囚床、盥洗器具亦如旧日。旅人享美景之余,归舍下榻,门内空间逼仄,窗外声色喧嚣不绝于耳,最是令人体认牢狱之苦。改囹圄为旅店之警世奇想,或为用意其一。

监狱一八六零年始筑,一九三一、四八年两度扩建。终以罪犯日少,渐荒不再用。一九九八年,州市官员决意辟为旅店,同年四月开张志禧。

旅社辟有展室,刑具、囚衣,一应俱全。住客观赏免费,外人门票法郎五圆。

翻检旅行日志,所记牢房日租金一百四十七圆瑞士法郎,早饭尚不在内,价格不菲,然旅店于旧日监狱底层设有一流中餐馆,据业主郭景刚先生自陈,尝主理大陆全国政协餐厅厨政,后应聘欧洲,以宏扬我中华美食文化。余食两餐,于今齿颊留香,确感厨艺功力深厚,只惜郭氏隐身异国深巷,知音寥寥,颇可叹息。

以琉森湖畔囹圄旅店“狮子楼”观之,余谓太平盛世或不以富者愈富为标,而以罪犯日少为界。世人不知牢狱为何物之时,天下大同指日可期矣。


《二闲堂笔记》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