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闲堂笔记》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




生不逢时

报载云南大学之出身贫寒人家马姓(家爵)学子,因不忿同学讥笑欺侮,以石锤斫首四同室,藏尸于壁橱。此案震惊高层,严饬警方即时破案,后终捕逃犯于海南。时人闻之莫不叹其残忍,莫不叹时下笑贫不笑娼之世风日下。

余记起文革乍起之时,京城“红卫兵”于“红八月”横扫街头,抄家灭户,所向披靡,鲜有反抗者。独有崇文门外橄榄市一殷实人家子弟名杨国庆者,不忍家中受此荼毒,以命相争,持菜刀以拼,然终不敌众,束手就擒。后杨国庆速即正法,以儆效尤。据当年青年团高层人士胡启立君回忆,镇守北京党务大员,亦为其后改革开放之倡导者邓小平君曾有指示:“中学生也有反革命,最近枪毙的杨国庆就是中学生,只有十九岁。对这种人就是要反击”1)云云。“红卫兵”气焰遂日见其盛。

卅余年后,时过境迁,两案自不可同日而语。然以杨国庆家世之小康,于今或可一展经营理财之道,以成时下京城之“大款”;以马家爵家世之贫寒,于文革中必不致受人讥讽,反可尽情挥洒人格之魅力。二人俱生不逢时,竟成囹圄之囚。杨君已赴阴曹日久,马君成刀下之鬼或是不日之事,逝者如斯,时人闻之而不思之,不亦叹乎?


注释:

1)胡启立:《邓小平是镇压师大女附中革命学生的黑司令》,新北大公社02621支队编《彻底清算邓小平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的滔天罪行》,1967年4月。



《二闲堂笔记》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