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闲堂笔记》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色”之京音辩析

网间有“文革”“拍婆子”风情时尚之考据一种(见《拍婆子的考证》),颇为详实周到,然文及当年风云人物,名婆“傻七”、“傻八”者,其名有谬。

子曰:“食色性也”。馔美谓之食,女姣谓之色,人之所求。故此二姝坊间有“色七”、“色八”之美名,非谓其“傻”,而谓其有“色”。讹为“傻”者,因不谙京城俚语发音也。

“色”于京音读如“晒”字上声,施矮切,颇近“傻”,如“掉色”(读:DIAO4 SHAI3),“稍色”(谓褪色,读:SHAO4 SHAI3)。另谓好色者为“此君很色”(亦读如SHAI3)。

旧日尝闻此二姝眼神最为勾魂,盖常食羊肝之故。众“婆子”闻讯而动,致西单菜市场回民肉食摊位每日丽人云集,而“拍婆”者捷足先登,亦前往一试手气者甚众。

文革中思想禁锢,有“婆子”如“色七”、“色八”者敢为天下先,食羊肝以炫美目,谓“傻”实辱其名,谓“色”则名至实归。



《二闲堂笔记》     回二闲堂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