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闲堂笔记》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




学问与排骨

沈公从文,文学巨匠也,兼及文物研究,亦为个中翘楚。仙逝至今,尊为大家,名至而实归,众皆仰止,唯感未能生前亲聆教诲,以为憾事。此亦合当下追捧之风,于今尤烈。

凡大家,待人以诚,最以谦恭为道,然亦不失风趣。文革罢,余尝问学沈公于京城堂子胡同。沈公知余任职故宫警卫队,今充“锡庆门行走”,乃忆及旧日宫中逸事一则,颇可玩味。

沈公尝办古代织物讲座于故宫博物院。一日开讲间,门外忽大呼曰:“食堂分排骨喽!”

听者闻之骚动,交头接耳,已是心猿意马,神形尽失矣。

沈公遂遣听者散,众皆欢喜。

余谓之:昔日学问无值而排骨紧俏,故舍学问以求排骨;于今排骨常见而学问不再,恐为今人追捧沈公之故耶?

或曰:此亦无他,盖物以稀为贵也。



《二闲堂笔记》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