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闲堂笔记》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




可怜薄命作君王

八三年,居德国南方小镇读书,闲时泛舟基姆湖,湖上有二岛,一名先生岛,一名夫人岛,先生岛上有皇宫,美轮美奂。弃舟登岸,绿野仙踪,殊为惬意。适逢夏日,读书于舍中,隔岸岛上灯火影绰可见,乐声隐约相闻,此乃每岁于宫中乐庭举办之华格纳歌剧节也。各地慕名访者不绝于途,镇上居民亦感与有荣焉,故余谓之“德意志美景六绝之首”。余自离后曾三返旧地重游,乐此不疲。前年旅欧,再行造访。

此宫为巴伐利亚末代君王路德维希二世自行筹划,极尽奢华之能事。宫未竣而国库岁银已告罄。国人有怨,群臣不耐,乃谋计囚君主于坦格湖。未几,宣告国君溺湖而死,得年仅四十有二。有疑者,谓之弑君,然终无所据,遂成疑案。

其侄后承大统,然彼时铁血宰相俾斯麦趁巴伐利亚国库空虚,许以重金,疆土实已归入普鲁士版图,成德意志统一大业。众谓路德维希二世为巴伐利亚丧国之君,实不为过。

路君乃一艺术天份极高之人,生前赞助歌剧大师理查·华格纳,且于拜伊罗特建造举世无双之大歌剧院,另于山间筑林德霍夫及新天鹅石皇宫两处,亦极精妙,宛若仙境。吾尝于当地图书馆搜索路君生平资料,见其建筑企划尚存中式皇宫蓝图数种,苦于所费无出,遂成纸上空谈。

路德维希二世,贵为一代王权君主,实乃龙袍下之一介文人。不明而薨,一生行迹几成神话,非诸多张扬文治武功帝王所能望其项背。

由此念及南唐后主李煜,其人其迹,大有类于巴伐利亚国之路德维希二世者。明人陈继儒谓之:“天何不使后主现文士身,而必委以天子,位不配才,殊为恨恨”,实为知人之论。

后主为中主李璟长子,宋建隆三年(九六二年)继皇位,时南唐已奉正朔,尊事中原,境内赖以少安。宋灭南汉后,太祖两诏其北上朝觐,后主借故推辞,终以招致开宝五年(九七五年)金陵陷于宋军之手。后主见大势已去,袒肉纳降,沦为末代君王。

后主上解开封,太祖令其白衣纱帽,封违命侯,禁于私邸,形同囚虏。后主尝与金陵旧宫人言:“此中日夕,只以眼泪洗面”。太平兴国三年七月初七为后主华诞,在赐第召故伎作乐,声闻于外。相传仅一句“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宋太宗忌其心异,赐“牵机药”,遂死。享岁竟与路德维希二世一般,时年亦仅四十有二,可谓殊途同归,不亦奇哉!

后主一生善研内典而荒于国事,在政全然失败,文学造诣却高。喜书画,长音律,最以词句传于后世,自然率真,婉约怆怀,虽为君王,然词风确似文士,感人之处不同帝王矫饰之作,实开一代风气之先。“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虞美人),“别时容易见时难,落花流水春去也,天上人间”(浪淘沙),“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乌夜啼),“最是伤心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垂泪对宫娥”(破阵子),均为千古绝唱。

人谓后主“作个才人真绝代,可怜薄命作君王”,以此谓路德维希二世身世,亦不远矣。



《二闲堂笔记》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