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闲堂笔记》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




美丑新解

八三年春,居德国小镇普林读书,与施梅特君夫妇为友,相处甚欢。

一日与施君论及华洋美丑标准同异,言吾国女子以皮肤白皙为美,出辄持伞遮阳而行,恐损肤色;然汝国女子肤色天然为白,却以黝黑肤色为美,致有人工烤晒皮色之营生,此其异之一也。

施君笑答,亦不尽然。数十年前,吾国穷者劳于田间,故肤黝,富者闲于室内,故肤白,是以肤白为美,肤黝为丑;而今穷者劳于工厂,故肤白,富者闲于山水,故肤黝,是以肤黝为美,肤白为丑。彼时吾国女子亦出辄持伞遮阳而行,即如汝国女子现时所为,不足怪:求炫其美,实显其富也。美丑无恒多变,可谓“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叹曰:施君真乃马克思之故乡人也。



《二闲堂笔记》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