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闲堂笔记》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




灌县李幸福

十九日,自青城山下,迳赴灌县观都江堰。

下车伊始,有三五乡人阻道,为首者跛一足,人极悍,自称身残于越战,且为此地拒不搬迁之“钉子户”,自组“农家乐”游览节目以邀游人。骇于恶相,挥之不去,遂从之。

彼携吾等四人上山下岭,冒雨坝上观水利。天大雾,不得要领乃归。

又至宝瓶口观景,途中见苏俄所建未成之大坝。跛足者言,所幸中俄交恶,撤走专家,都江堰乃存。又言,彼时国之魁首毛泽东氏至此视察大坝工程进展,尝抚一身边孩童头顶凡三次。毛氏去而该童易名“李幸福”。

言毕,手指所行大道曰:此即当日毛氏所经之路,君等不见今尚云“幸福大道”者乎?

翘首以观,果见路牌赫然大字,始信所言不虚。

彼亦告之:李幸福于改革大潮中下海经商,大起大落,以诈骗、倒账诸罪入狱凡三次,现已万贯缠身,定居台湾。其人其迹,灌县百姓无人不知晓,无人不称奇。

余自都江堰归,此为未期之一得也。



《二闲堂笔记》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