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闲堂笔记》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




审案之变与不变

网间获闻《中国农民调查》诽谤案开审,忽念及“开放改革”之初于豫省所闻旧事,或可作注脚以添茶余谈资。

八O年仲春,余赴许昌考古,宿招待所。入夜忽闻人声大哗,惊起,披衣以问。或告之,对街法院、检察院有律师家人鼓噪。

余细问其故。对曰:吾乡有奇事。时下官厅判案,新添律师若干插手诉讼。然彼等不思协助政府,每为被告辩解,竟护恶人之短。今官家已将此等律师悉数吊打,却不知改悔,鼓动家人闹事,实属可恨。

余觉寡闻而色赧,嘿然无言以对。次早退房离许昌,他去。


附:《中国农民调查》诽谤案开审

文章提交者:猫眼看人 凯迪网络

香港明报二十五日报道,备受关注的安徽作家陈桂棣夫妇因《中国农民调查》一书被控诽谤案昨日在安徽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审。法庭全日听取原告证词,证人和证据绝大部分都是原告的前下属、政府职员、政府文件等,包括多名曾被当局处分的村官。约五百多名村民特意赶到法,在庭外声援被告;而身为阜阳市政协副主席的原告张西德则由多名黑衣保镳护驾,未从正门进出。大批外国及内地记者到场采访,但除少数内地传媒获准入庭旁听外,其余只可在庭外采访。

据了解,阜阳市中级人民法昨日上午八时半开庭,至傍晚六时半休庭,除了中间一小时吃饭,整整审了九个小时。庭审吸引了包括美国《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在内的大批海内外传媒记者到场采访,但除了内地有限几家媒体记者获准旁听,其余均被法庭以各种理由拒绝,但当局并无干涉他们在庭外采访。

令当局紧张的是,昨日有五百多名当地农民一早赶到法外,要求旁听庭审,法庭予以拒绝,仅约十名农民代表经被告安排入场旁听。这数百农民昨日全天守在法庭外,情绪激动,鼓噪不止,要求前临泉县委书记、现任阜阳市政协副主席的原告出来对话。直到傍晚六时多休庭后,农民仍不肯离去。

由于太多农民聚集庭外,当局特意安排原告张西德从后门出入,且有多名黑衣男子跟随左右。甚至张西德在庭审期间去洗手间,也有「黑衣人」相伴,寸步不离。被告陈桂棣夫妇步入法庭时,农民时时喝彩,为他们打气。

庭上消息指出,法庭昨日全天听取原告证。证人包括张西德任县委书记时的县政府各部门人等,包括办公室主任、人事局长、组织部长、公安局长等,还有多名曾因作恶乡村被当局免职的村官。他们在庭上为张西德作证,证明「张书记是好书记」;证据则是多达数十份的官方文件,说明张任书记时,官方如何重视为农民减轻负担。

法庭今日将继续审讯,主要听取被告证及双方庭辩。法庭将择日判决。



《二闲堂笔记》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