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闲堂笔记》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




新《块肉余生述》

文革起,举国不事生产,以致生灵涂炭。

每逢节庆,为保京城脸面,急调各地物资来京“勤王”,尤以旧历新年为甚。

东三省为重工基地,民生为轻,最是物资奇缺。尝有陈姓高官治理,每人每月只得食油三两,有“陈三两”1)之美名传世。每岁旧历年前,东北民众入关来京抢购,京人谈之色变,戏谓之“东北虎”。

吾妻有姑父习冶金,旧年支援东北建设,赴鞍山钢铁基地工作,此时亦入“东北虎”行列,来京采买各类过节应景时货,以猪肉为大宗,无他,盖因油水奇寡耳。

当年居家鲜有冰箱,每得肉必悬窗外,以借冬日之寒风以延缓肉腐,然终非良策。

旧日行公费医疗制度,抗生素价廉如土,有才思敏捷者,将抗生素碾为齑粉,敷于肉表,据云可保十余日内不腐。其法一传,始有抗生素一片难求者也。

岁尾,余每送客至火车站,但见车厢外侧悬挂各类肉品,红绿花纸,蔚为奇观。绳索系肉于外,车窗无法紧闭,车内乃寒气逼人。然为保肉品不腐,舍此并无他法可求,故众皆强忍不以为舛。

林琴南君旧译英人狄更斯名著《大卫·考波菲尔》,题《块肉余生述》。余叹曰,新《块肉余生述》非此何为?


注释:

1)“陈三两”原为旧剧《陈三两爬堂》中之人物:明朝进士李九经遭奸臣陷害致死,其女李淑萍为教养胞弟,自卖青楼,改为陈姓。然矢志不娼,仅以卖文为鸨挣银,所作诗文每篇售银三两,故称陈三两。此“陈三两”非彼“陈三两”,彼此之间,志趣之异其莫大焉。



《二闲堂笔记》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