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闲堂笔记》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




二荆条



余为湘人,嗜辣,然更喜川菜,尤以辣椒红油为甚。无奈身居番邦,华人烹调之术荒腔已成绝响,遍寻川菜馆以求,乐此不疲久矣。

居家余亦细研此道,配兑勾调,然味终不及。

一日,于邻镇麦福德川菜馆“川王府”用膳,忽觉“夫妻废片”之辣椒红油颇得正宗手法,不觉大喜,急 寻灶头以问。对曰:此技无它,用川椒“二荆条”乃可。

“二荆条”乃川椒之一种,经小火烹炸乃生一特别香味,调之以油,佐之以酱,味均极美而不可言状。蓉城左近诸县多有种植,虽非罕物,然需八月采摘,过早不生香味;晚则过干,亦失风韵,犹如美人也。

余谨记在心,此次入蜀,于洪雅早集见“二荆条”,品相无大异,价亦不昂,有疑,乃购少许携归。

回美稍歇,试作辣椒红油,配料均如往日,手法亦同前,仅辣椒以“二荆条”用之。须臾油成,味美果然无比。

余叹曰:成事无它,唯真料也。红油如此,工商科技如此,社会改造亦然。


又及:
余尝误谓“二斤条”。有Zⅹ先生者函告:“二斤条”乃“二荆条”是也。余信然,从之,并补记于此,以谢一字之师。或戏曰:真可谓“大意失‘荆’州”矣。



《二闲堂笔记》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