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闲堂笔记》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




道可道,非常道

十九日晨,自蓉赴青城山,攀岭至天师洞。途经一草亭,有乡人卖橘。橘鲜而消渴,乃购且稍歇。

余询于卖橘乡人生活。对曰:实不相瞒,在下忝为此道教名山一净山道夫。只因所入过菲,故每日以私售 鲜橘以补不足。但求官人不可告诉道观主事,恐失吾业。其言恳恳,余自信之,乃细问其情。

彼曰:上峰逐月实拨吾等每人工钱四百八十元,道观首扣三百,称管理费。又折三十元作工具费,实发百十五元。然仍须自备撮箕、扫把,实难活命。言罢乃作长叹。

余思之:道家亦同佛儒回耶诸教,无不以救苦救难为首务。若此乡人所言不虚,实可注道祖第一名言:“道可道,非常道”也。



《二闲堂笔记》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