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闲堂笔记》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




三七二十四者

一日,诸友聚于舍下闲谈,有不期之客翩然而至,放言阔谈美国政治,语多偏执,众皆谔谔,瞠然无语,彼甚觉无趣,遂告去。

客中有研读美利坚政治学专门家一人,亦默然。余问:何不诘之?彼哂曰,妄言耳,故不答。

客见余面有疑色,遂道:旧闻甲乙二人。甲言三七之积二十一,乙言三七二十四。二人各执一端,起争不休,继而对簿公堂。

县丞审後当堂释乙,而杖责甲二十。甲不服鸣冤道:明是三七二十一,为何杖小人?

县丞怒曰:彼一妄人,冥顽不化,杖责亦无益。汝稍晓事理,然犹与之相争,若杖之,舍汝其谁?甲大惭 ,无言以退。

余闻之,亦觉与有惭焉。



《二闲堂笔记》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