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稿存真》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谁修复的詹天佑铜像


作者:姚小平





杨存信二OO三年在青龙桥车站,铜像当年曾放在他身后屋里


一九O九年九月二十四日,中国人自己设计修建的第一条铁路—京张铁路正式通车,负责修建这条铁路的总工程师是詹天佑。为纪念他为中国铁路建设作出的杰出贡献,一九二二年人们在北京八达岭青龙桥车站敬立起一尊詹天佑铜像。铜像在文革初曾被推倒,后经修复重新站立起来。近年来,笔者采访了青龙桥车站站长杨存信、詹天佑纪念馆副馆长史文义及当年参与修复铜像的北京车辆段退休职工李振海、韩小元、赵文治等,了解到铜像被推倒及修复的若干细节。

杨存信一九六三年出生在青龙桥车站旁的铁路职工宿舍,其父杨宝华曾在青龙桥车站工作。资料记载:一九六七年五月一日,红卫兵推倒詹天佑铜像。年仅四岁的杨存信,亲眼目睹了这一幕。他回忆,当时北京铁道学院(现称北方交通大学)和唐山铁道学院(现称西南交通大学)红卫兵声称要把二·五米高铜像作为“崇洋媚外”的代表,拉到北京铁道学院去批斗。他们把绳子套在铜像身上,在“一、二、三”喊叫声中,铜像被众人用绳子拽倒在沙地上。

有资料记载,红卫兵要把铜像拉走时,有位铁路老工人挺身而出进行阻止。笔者就此向杨存信求证,他认为纯属虚构,“因为‘破四旧’是革命大潮流,而且当时的人也没这种觉悟。”杨站长这番话,勾起笔者回忆。一九七一年,笔者在北京车辆段当木匠。段东头露天仓库停放着一节慈禧太后坐过的火车车厢。车厢木头为紫色硬木,车窗玻璃五彩斑烂,车内壁灯玻璃罩似玉兰花瓣盛开。如此豪华的“御车”,却被笔者和邵铨、徐庆束等二十余名木匠挥舞锛凿斧锯,在一天内拆得七零八落。拆除原因很简单:给放其他东西腾地。可见当时人们对文物的认识水平和破坏程度。杨存信回忆:“我后来听我父亲和其他当时在场的人说,红卫兵拉铜像时,是附近守卫山洞的警卫连得知情况,赶紧给上边打电话请示才拦下来的。”铜像后被放入附近詹天佑纪念馆陈列室保存。

李振海对谁拉倒铜像,有另一种解读。据他回忆,当年修复铜像时,北京铁路分局的一位领导曾亲口对他说,红卫兵去了青龙桥,但没拉铜像,是他带着青龙桥车站职工拉的。从文革初如火如荼的“革命”氛围推测,李振海的说法也许更接近事实真相,抑或二者共同拉倒铜像,也未可知。

有资料记载,一九六九年有位外国元首访华,特地提出要到青龙桥车站去瞻仰詹天佑铜像,铜像获特殊“待遇”,在这一年被修复。詹天佑纪念馆副馆长史文义向我提供了另一记忆文本:文革期间,国家文物局的王冶秋有一次向周总理汇报工作时谈到詹天佑,说詹天佑铜像已被拉倒。周总理说,他是中国人的光荣,铜像应该立起来。于是铜像被修复。

一九六九年三月,笔者从北京景山学校初中毕业分配到北京车辆段,亲眼目睹修复铜像情景。记忆里修复时间并非如资料所记为一九六九年,而要稍微靠后,且当时天气炎热。参加修复铜像的韩小元与笔者一起入段,据他回忆,一九六九年三月十四日,北京一中、北京二十七中、河北北京中学和北京景山学校的八十名毕业生来段工作。段里为他们举办一个月学习班,“五一”前夕分到车间。韩小元和其他二十九人被分到设备车间,他们先集中盖了三个月房,随后韩小元被分到革新组学习钳工。一九六九年底,韩小元转学焊工。他说,“修复铜像从七月中旬开始,当时天气很热,大约用了一个月时间。我主要为焊补铜像做辅助工作,必须具备焊工基础,所以铜像修复肯定不在一九六九年。”韩小元不但找出铁道科学研究院当年给他们拍摄的修复铜像的照片,还提供一个重要线索:修复铜像在改造坦克之后,二者衔接在一起。这一说法,得到车辆段许多人认同。据与笔者一起入段的邵铨、张季扬等回忆,一九七O年七月至一九七一年二月,由于战争风声日紧,车辆段将十余辆俄式履带自行火炮车改造为战场工程检修车。铜像当年运进车库时地面尚存残雪。据此推断,铜像运进车辆段应在一九七一年二月底或三月初,修复铜像时间在一九七一年七月中旬到八月中旬。

修复铜像由北京铁路分局负责,他们先后找到南口铁路大厂和北京内燃机务段,都没人敢接,最后才交给北京车辆段。开始段里没人敢揽这活,段领导冷德明亲自找到修配车间锻工组李振海,希望他能主持铜像修复工作,李师傅当即答应下来。李师傅今年九十一岁,他十四岁在天津干锻工,对煅、钳、焊等技术活都不含糊,但接下任务心里也打鼓。毕竟是铁工出身,从没碰过铜的东西,况且这铜还不是一般铜,而是由铜锡复合而成的一种特殊合金—“风磨铜”,它不怕风吹,风越吹铜磨得越亮。杨存信对笔者吐露,因为有人反映铜像太亮,影响游客拍摄效果,于是他们给修复后的铜像涂上一层黑漆,结果拍摄效果好了,铜像却失去本来面貌。



工人们在研究铜像修复方案
左起: 姜桂林、王绍池、曾茂华、张宝贵、赵文治、李振海、韩小元
据李振海、韩小元、赵文治等回忆,他们从青龙桥车站屋里把铜像抬出后,平放在铁路用来压道的平板车上,运到北京车辆段西车库东南角。经一番准备,七月中旬开始修复铜像。参加修复的除李振海外,还有钳工张宝贵和焊工曾茂华、王绍池、姜桂林、韩小元、赵文治。铜像破损相当严重:铜像后背从后脊梁延伸到脖子全部裂开;脑袋与脖子勉强连接,搭拉下来向左偏斜; 右后脑勺与前左脑勺各有一大窟窿;铜像底座完全损毁。

为防止铜像焊接时见风开裂,他们把西车库东南角透风处用破布堵上。此时已入夏季,车库内密不透风,气焊产生的高温加上焊工作业必须从头到脚全副“武装”,致使修复人员汗如雨下。在焊接过程中,先由一人用大号气焊枪把焊接部位周围烤热,另一人紧跟着用小号气焊枪溶化紫铜,撒上助溶剂(硼砂)形成粘性,把开裂处一点点焊牢。韩小元说,铜像是空心的,铜材薄处仅二·五毫米,最厚不过五毫米。电焊比气焊火力猛,稍不注意就捅一窟窿,所以只能采用气焊。即使这样,由于铜像为铜锡合成,二者熔点不同,所以很多地方还必须靠手感和经验掌握火候。对为何预先要把焊接部位周围烤热,韩小元解释说:“只有先把要焊接部位周围通过气焊加热,后面人焊接时,铜材才不会出现热涨冷缩导致开裂。”为使铜像修复部分与原貌一致,他们从历史博物馆找来一尊近半米高的詹天佑小铜像,据说詹天佑铜像当初就是比照这尊小铜像做的,如今它又被请回来,比照修复已破损的大铜像。



铜像修复后,工人们与铜像在西车库合影留念
前排左起:李振海、王绍池、张宝贵
后排左起:姜桂林、韩小元、赵文治、曾茂华
修复过程中,李振海、张宝贵负责锉、磨等钳工活。曾茂华是慢性子,活干的细致漂亮,焊活由他“主刀”。铁道科学研究院(简称“铁科研”)负责提供技术指导和科研支持 “铁科研”不但为焊接铜像提供专用焊条,还为补配铜像头部两个窟窿取样化验,根据得到的数据和成份,做出与铜像材质、厚薄相似的铜板。李振海、张宝贵将铜板剪切加成与铜像窟窿基本一致的形状,交给曾茂华等焊上。然后李、张二人再用手工锉平焊缝凸起部分,并拿砂纸反复打磨平整。最后,由“铁科研”涂抹特制药水做旧,力求与铜像颜色一致。日本人在抗战时期以铜像为靶子留下的几个枪眼,这次也被他们全部堵上修复。



韩小元在安装詹天佑铜像现场
一九七一年八月中旬,北京车辆段设备车间革新组的曾茂华、王绍池、姜桂林、韩小元、吴铁森和王金生提前来到青龙桥车站,为安装铜像做准备工作。第二天铜像到达,开始安装。第三天上午,安装完毕。为让铜像归位,人们用一个铁三角架,当中挂俩个倒链,通过接力把铜像一点一点吊到两米多高的基座上。据李振海回忆,在用钢丝绳捆绑铜像进行吊装前,他对青龙桥车站站长崔星说,“我要把詹天佑铜像捆上才能倒上去,但又怕人家提意见,说我不尊敬铜像。”崔站长说,“他们热爱(铜像),咱们也一样热爱。你只管捆你的。”基座顶端为一深约25厘米方槽,铜像底座正好放入里面。铜像到位后,韩小元等把熔化的锡灌入槽内缝隙处,用螺丝将铜像与基座固定在一起,圆满完成了修复詹天佑铜像的任务。


          二OO九年十月二十二日终稿于平雅居

          本文原刊于二OO九年第十二期《新天地》,有删节修改。



《来稿存真》      回二闲堂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