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稿存真》     回二闲堂  回目录




向末代皇帝溥仪公民学习喝咖啡

作者:章立凡


狗尾将断际,猪嘴拱来前,有的事简直不可言说;只好说个无聊话题——向故宫前主人、末代皇帝溥仪公民学习喝咖啡。

溥仪当时还是个十来岁的少年,自从一九一九年民国大总统徐世昌为他聘请了洋师傅庄士敦当英文老师,二百七十多年的内廷规矩就被这苏格兰老夫子彻底搞乱。一开始老师用外国画报和“化学糖果”勾引学生,使他迷恋上了欧化生活,并模仿老师的服饰将自己打扮成一位洋绅士。在“皇帝”的亲身示范下,“几天功夫千把条辫子全不见了,只有三位中国师傅和几个内务府大臣还保留着”。他还请老师给自己起了个“亨利”的洋名,“皇后”婉容成了“伊丽莎白”,“御弟”溥杰则被赐名“威廉姆”……

学生还记载了洋师傅教给他的英国上流社会茶会礼仪:

衣裳不必太讲究,但是礼貌十分重要。如果喝咖啡像灌开水,拿点心当饭吃,或者叉子勺儿叮叮当当的响。那就坏了。在英国,吃点心、喝咖啡是Refreshment(恢复精神),不是吃饭……”(爱新觉罗.溥仪:《我的前半生》)

溥仪把洋名和咖啡引入紫禁城约八十年后,有家洋名为“星巴克”的美国连锁店在这里开店卖咖啡。又过了六年,忽然有位共和国老大传媒的英文节目帅哥主持声言反对,理由是:“我和我无数的中外朋友们都认为它和中国故宫的氛围极不协调,有碍观瞻”。

美国牛仔喝咖啡的方式,也许不及英国贵族高雅,不过西洋文化进入明清宫廷,从利玛窦、汤若望的时代就开始了。康熙皇帝曾向汤若望学习西方科学,并尊称他为“玛法”(满语意为“尚父”);圆明园的西洋楼成了废墟,可郎世宁的绘画和历朝受贡的西洋钟表,至今仍在故宫陈列,好像没有谁认为“和中国故宫的氛围极不协调,有碍观瞻”。

溥仪这个末代皇帝,前半生与封建专制、复辟、汉奸联系在一起;余生除了被“改造”和留下一部自传以外,谈不上什么建树。他在紫禁城里享用的那点外来文化,也含有好奇心及方便生活的欲望,与今天游客们坐在故宫“星巴克”里喝着咖啡观景,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溥仪后来在洋师傅的影响下骑上了自行车,并为此“把祖先在几百年间没有感到不方便的宫门门槛,叫人统统锯掉”;还不顾太妃们的反对,为自己配了近视眼镜。当他打算在宫内安装电话时,又与其他师傅们发生了争论。

师傅们一齐向其劝导:

“这是祖制向来没有的事,安上电话,什么人都可以跟皇上说话了,祖宗也没这样干过……这些西洋奇技淫巧,祖宗是不用的……”

他也有他的道理:“宫里的自鸣钟、洋琴、电灯,都是西洋玩艺,祖制里没有过,不是祖宗也用了吗?”

“外界随意打电话,冒犯了天颜,那岂不有失尊严?”

“外界的冒犯,我从报上也看了不少,眼睛看和耳朵听不是一样的吗?”(爱新觉罗.溥仪:《我的前半生》)

随着近年文化保守主义兴起,特别是去年以来义和团精神的重振,一些会洋文的新义和团,也加入了捍卫天朝国威的行列,成为京师一景。

小“皇帝”溥仪和本国老师傅们的对话,是在以电话为载体的信息初级阶段发生的。但其对新事物的见识,足以令互联网时代的文化管理者汗颜。只须把上述最后那段对话改几个字就行了:

“外界随意上网发言,冒犯了天颜,那岂不有失尊严?”

“外界的冒犯,我从报刊电视上也看了不少,传媒上和网络上不是一样的吗?”


              二OO七年一月二十一日 风雨读书楼



《来稿存真》     回二闲堂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