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稿存真》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




“七君子”群像落成感言

作者:章立凡


2004年3月26日上午,救国会“七君子”青铜群像在沪上福寿园文化主题公园落成。“七君子”的后代们作为嘉宾躬逢盛会,不少人已是白发苍苍,我是第二代中最年轻的一位。缅怀先人们为民族解放和政治民主奋斗的历史,感慨系之。当日下午有一座谈会,遂发表感言。现加以整理补充,草成此文。

过去在表述救国会历史的时候,总是将发源于上海的救国运动说成受了北平“一二九”运动的影响。从史料上看,中国的救亡运动有两个策源地,救国会的酝酿从“一二八”事变后就开始了。1935年12月9日北平发生学潮的消息传来时,《上海文化界救国运动宣言》已经起草完毕,临时在宣言中加了一段支持北平青年学生的话,并很快就组织各界上街游行。北平学生也派了代表到上海串联,形成南北互动。但上海的救国运动不止限于青年学生,而是各界、各阶层都参加了,并很快发展到全国,具有广泛的联合阵线性质。邹韬奋先生曾谈到:“当时上海成为在实际上领导全国救亡运动的中心” ;毛泽东在对柳湜的谈话中也给救国会以崇高评价:“中国的抗战是由两种力量打出来的,一、红军北上——这是武的;二、救亡文化运动——这是文的。在救亡文化运动中,救国会起了中心的作用。”

“七君子”群像在他们曾经工作和战斗过的上海落成,是一件大好的事情。群像生动地再现了先辈们捍卫国家尊严、挽救民族危亡的大无畏形象。我们今后所要考虑的,是如何继承先辈的精神遗产。

“七君子”作为一个知识分子群体,产生于传统与现代交替的社会转型期。其道德力量有两个来源:一是传统儒家文化“富贵不淫,威武不屈,贫贱不移”和“以天下为己任”的社会责任感;二是从辛亥革命到“五四”以来的现代民主理念。由于特定的历史环境已成为过去,这种人现在不大容易出现了。

“七君子”都是专业人士,分别从事法律、教育、经济、新闻出版等专业,并在各自的领域卓有建树。他们都不是职业政治家,没有党派成见,更不是靠弄政治混饭吃的政客。用今天的话来说,属于白领阶层或中产阶级。他们参与政治和从事救国运动,完全是出于自觉的社会责任感,这一点是非常可贵的。

“七君子”都是爱国者。“爱国”是一个包容性很广泛的概念,不同世界观、不同政治见解的人都可能认同爱国主义。这就是救国运动为什么能得到社会各阶层广泛同情和支持的原因。沈钧儒先生是一位佛教徒,他的爱国心就表现为“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牺牲自己来救度众生。我过去参加过关于沈衡老的学术研讨会,也读过一堆研究论文,但从来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点。只有赵朴初先生手钞沈衡老的《主张坚决,态度和平》一文时,在按语中提及。

“七君子”在当时都是讲真话的人。他们意识到中华民族已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再打内战只会消耗民族的元气,因此要将真话讲出来,将真相披露出来,向全体人民呼吁,向当局呼吁。但国民党当局不许讲真话,认为“爱国有罪”,把他们关进监狱,激起了全国乃至全世界正义力量的义愤,引发 “西安事变”,最终迫使国民党走上抗日的道路。

其后经过多年的奋斗,我们建立了一个新国家,有了一部新宪法。但是在民主与法制建设过程中,由于过分强调阶级斗争,致使国家的政治生活出现了不正常的现象,出现了“一言堂”。“七君子”中的两位——王造时先生和我的父亲章乃器,因为讲了真话,在1957年被打成“右派”。特别是爱国者王造时先生,没有死于国民党的屠刀之下,却在“文革”期间惨死狱中。这段惨痛的历史是不应该被遗忘的。

一个健康的社会,应该是让人讲真话的社会。我们这个社会所有的问题,都是从说假话开始的,现在发展到烟酒食品都有造假。让人说真话,天不会塌下来;不让人说真话,天真的有可能会塌。1957年以后不许人说真话,喜欢听假话,才发生了“大跃进”的经济灾难和“文化大革命”的十年浩劫。这种深刻的历史教训是应当认真汲取的。历史是科学,有谁见过“宜粗不宜细” 的科学?拒绝梳理历史情结,就不会接受历史教训,历史的惩罚还会再来。

现代社会是信息社会,决策信息如来源于官僚系统的层层上报,决策者就有可能被蒙蔽。我们已经知道,“大跃进“中许多数字是假的,很多问题被掩盖了,得不到解决,直到积重难返,来一个总爆发,给国家人民造成重大损失。苏联和东欧的巨变,从新闻报道上看是一夜之间发生的,但实际上危机已酝酿了许多年。去年温家宝总理从一位普通农妇嘴里听到了真话,得知拖欠民工工资问题到了何等严重的程度,才能采取措施及时解决,这就说明让人讲真话的重要性。

经济民主和政治民主,是现代文明社会的两只车轮,缺一不可,一大一小也走不好。民主就是把人民的意愿变成国家意志,而不是把某个人的意志强加给人民。“七君子”是民主人士,有些后来成为共产主义者,但这并不矛盾,毛泽东在庐山会议上就说彭德怀是“民主人士”。什么叫民主人士?是能够反映和表达人民意愿的人,是为人民讲真话的人。这样的人才有资格被称为民主人士。

我们今天在这里纪念先辈,就是要学习和继承他们的爱国民主精神,提倡全社会讲真话,才能建设好一个现代化的国家。

2004年3月28日 风雨读书楼



《来稿存真》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