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稿存真》      回二闲堂  回目录

     
秋那桶村教堂


作者:熊景明




秋那桶村教堂



今天因“云南红”酒而被人重新认识的德钦茨中圣堂,在十九世纪八十年代由法国传教士任安守主事。一对住在数百里之外的怒族夫妇卷入命案,翻山越岭,跨越并流的三条滚滚激流,来投奔任神父。一八八九年,这位成为虔诚天主教徒,教名若社的怒族流亡者说服了任安守神父,进入贡山传教。照片上的秋那桶村教堂是一百年前壮观的教堂原址的基石上搭建的简陋建筑,但村民的信仰,经历了五十年后不断的压制,仍像村外那棵法国传教士种的大树,根深叶茂。秋那桶村住着怒族、藏族、纳西族。每天清晨和傍晚,教堂的钟声响起,说不同语言的村民一道步入教堂,双手合十,诵经、向主感恩。礼拜天,换上最好的衣裳,聚在这里做弥撒,唱圣诗。

在秋那桶住的最久的传教士,是四川康定县打箭炉人李文曾神父,他生于一八七一年,来到秋那桶时大约是一位年轻人,在这里终老,活了八十七岁。他幸运地在文革前去世。直到38年后,教民终于了却了他们的心愿,在教堂边替他修建了朴素庄严的坟墓,左边一株紫薇花,后面一棵核桃,是神父从他的四川老家带来栽下的。一位贡山县的领导干部告诉我们,今后这里致富的途径之一是种核桃。一百年不短,也不长。

秋那桶是古代驿道的必经之路,这里是天主教在怒江流域传播的最北端。



《来稿存真》      回二闲堂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