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稿存真》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




顾城的孤魂


作者:野石


一股清冷的孤魂
将我卷入海风
飞舞在激流岛那苍凉的峭壁,
我在海角天涯呼唤你,顾城!

如同一束惨淡的星星,
流浪在茫茫的天穹
那起伏倾斜的蓝色波浪
荡漾着英儿月色中的朦胧

你要把我挟持到地狱吗?
我逼视着顾城的眼睛
难道黑暗中的鬼蜮
仍在寻找天堂的光明?

血色的孤魂呼啸翻腾
狂风夹着泪雨
消逝在阴暗的黄昏
在天与地之间,
我恍惚见到谢烨的幻影。

你怎么还跟这个恶魔相处厮混
难道他杀了你,你却无怨无悔。
莫非这是你们轮回的命运
你注定要作他的苦难的女人。

谢烨还是那样美丽可亲
她微笑说早已宽恕了顾城
那把狂乱时挥动的利斧,
解脱了我们沉重的肉身

我亲近这个骄傲的天才
他依恋我,要我为他输送女儿的柔情
我是他挥洒诗意的万里云天
有了天,他的诗像一叶走南闯北的风筝

我怎能抛弃这个任性的孩子,
让他无处安放童话的诗魂
即使天荒地老,
我们只能相守到永恒
犹如这伤痕累累的礁石
时刻伴随大海的歌声
穿过坟墓与无尽的时空
我与他们无语相拥

这是一场悲苦的爱
这是人的宿命
我看见雪白的浪花在海面上汹涌,
在迷朦的雾气中
排着长长的队伍扑打沙滩
也扑打我们的心。

“沉重的肉身”是刘小枫先生写的一本书的名字,关于宗教、哲学和人生,大家可以参阅。我在诗里借用了这本书的名字,我愿意美化顾谢的关系。我不能赞同说谢烨对顾城只是一种慈母对幼子的感情。事实上谢烨对顾城确实有真正的爱恋。我在心里祈愿:他们超越了沉重的肉身,肉身的死亡不应是顾城谢烨的终结,生与死,都不是他们爱情的最终墓地。天与地,他们手拉着手起舞飞扬。也许,我们能演绎一个超越这个血腥的悲惨故事本身,一个具有终极关怀精神的关于顾谢英的美丽童话。试问顾谢的天上灵魂,你们同意吗?



《来稿存真》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