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稿存真》     回二闲堂  回目录




我与李普老伯的一份书缘


作者:姚小平




李普在《光荣归于民主》扉页上的题字



二O一O年十一月十四日,我从沪返京。第二天上班,同事告诉我,李普十一月八日去世,前两天刚开过追悼会。李老伯是新闻界前辈,曾任新华社副社长。同事田燕都说,十一月十二日上午到八宝山兰厅参加李老伯追悼会,看到门口有幅挽联写道:“墨海乘桴,传世开国大典 ; 皓首离经,扶杖不信邪人。”

解放初期,小学课本里有篇文章叫《开国大典》,作者就是李老伯。他用简洁而充满感情的语言叙述了新中国开国大典,记录下最激动人心的时刻。当时人们都以为,无数革命先烈为之奋斗的理想很快将变为现实。李老伯享年九十二岁,面对国内外变幻风云,他在晚年深刻总结反思了建国以来的经验教训,成为“两头真”的代表人物。李老伯的女儿李欲晓和我在同一单位,由此引出我与李老伯的一份书缘。

二OOO年初,我在北京潘家园淘到一本李老伯撰写,上海文艺出版社一九九二年出版的《记刘帅》。作者解放前夕曾作为新华社记者随刘邓大军转战,近距离感受到刘伯承的指挥艺术和军人风采。该书扉页写道:“执老教正 晚生李普敬赠 九三年元月”。“执老”是我国著名新闻教育家顾执中,一八九八年出生,一九九五年去世。他一生坚持真理,坚持进步,一九二八年创办民治新闻专科学校,培养出大批新闻专业人才。好事成双,不久我又从旧书摊上买到李老伯和夫人沈容合著,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一九九五年十月出版的《我们只举行过一次婚礼》。这本书既记录了夫妇俩人共同走过的历程,更有对历史的深刻反思。二OO三年家父去世,我在他遗留的上万册书中发现一本李老伯撰写,解放区拂晓社一九四六年一月出版的《光荣归于民主》,里面收入李老伯当年撰写的反对国民党独裁,呼吁民主的若干文章。我想通过李欲晓转请李老伯给这本书签名。要知道,这可是六十多年前出版物,邀作者写上一段重见此书的感想,再钤上作者名章,自有其特殊意义和价值。

李老伯痛快地答应了我的请求,在《我们只举行过一次婚礼》的扉页上题道:“小平小友:谢谢你买了这本书!李普 沈容(二O)O四年三月二十六”。在《光荣归于民主》的扉页题道:“重见此书,感慨万千!这些文章真诚地介绍新民主主义,丝毫不懂得此乃毛泽东一时的‘政策’、‘策略’。一九四九年全国政协制定‘共同纲领’,被称为新民主主义共同纲领,毛亦曾称之为国家现时的根本大法。不料一九五三年就被毛一人否定了,这是非法的。因为既没有经过中共中央的会议讨论,更没有经过政协!这些文章发表之时,特别是这本书影响不小,我曾经很高兴;现在却说不清是做了好事还是做了坏事。这些文章写于一九四五年,即‘甲申’三百年之次年。今年为三百六十年。邵燕祥题黄永厚诗曰: ‘今年又到甲申年,城郭人民几变迁。木腐虫生虫蚀木,仙桃不似旧时甜。’我步韵曰:‘几经马年又猴年,历历硝烟世不迁。徐徐但得行民主,何处仙桃有此甜。’这是我今日的思想,或曰觉醒中的反思。附录之以答小平雅嘱。李普 二OO年三月十一日于不信邪山房。”不信邪,是李老伯在文革后尤其是晚年形成的一大特色,体现了他独立思考,积极探索的精神,以其为书斋之名,有深意焉。

人生常有缺憾与无奈,我为没赶上追悼会去送别李老伯而抱憾。李老伯为现实与理想之间的遥远而感叹。李欲晓对我说,父亲的追悼会没按惯例播放哀乐,放的是母亲生前喜欢唱的一首英文歌《当我们年轻的时候》。歌词大意是:“当我们年轻的时候,你对我说,你爱我。那是一个鲜花盛开的五月,你对我说,你爱我……”二OO四年母亲走时,追悼会上放的就是这首歌。如今,这首歌又回荡在父亲的追悼会上。李老伯和夫人沈容相携走过一生,他们信守年轻时代的爱情和理想,应该无憾了。


本文原载二O一一年一月七日《文汇读书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