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稿存真》     回二闲堂  回目录




陈沅芷之死


作者:王友琴


陈沅芷,女,一九二四年一月四日生,北京第二十五中学语文教师。一九六六年八月底,第二十五中学红卫兵抄了陈沅芷家。她的日记被抄走。红卫兵说日记中有“反动言论”。陈沅芷被抓到学校中关押在那里。后来,一九六六年九月八日,陈沅芷在北京第二十五中学校中被打死。时年四十二岁。

陈沅芷一九五八年调入北京第二十五中学,一九六六年被打死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学校教书八年。

第二十五中学位于北京东城区,离最热闹的王府井大街和东四很近。这个学校原名“育英”,在一九五O年代改名。在文革中,第二十五中学是最早建立红卫兵的学校之一,也一直是北京红卫兵的主要力量之一。

一九六六年八月,被红卫兵骄傲地称作“红八月”,因为是红卫兵运动兴起、发展和行动的一个月。他们所说的“红”,是指革命。但是,如果贴近看事实,这“红”是人血。红卫兵的暴力行动从八月初开始大规模进行。也是在那个时候,他们控制了各个学校,包括指挥车辆和占据学校广播室。红卫兵的暴力行动的最早的攻击对象是学校的老师和所谓"家庭出身不好"的学生,然后,在八月下旬扩展到校外。在一九六六年八月、九月、十月,红卫兵的暴力行为在校内校外横行无阻。他们抄家,他人,杀害几千人,打伤无数。

一九六六年八月下旬的一天,第二十五中学的红卫兵抄了陈沅芷的家,抄出了她的日记。陈沅芷一九四七年结婚。她的丈夫舒芜,在一九五七年被划成“右派份子”。他们因此在政治上生活上受到歧视和侮辱。陈沅芷在日记中记载了一些这类事情。红卫兵说日记中有“反动言论”,说陈沅芷是“现行反革命”,把她抓进学校。

象其他一些中学一样,北京第二十五中学的红卫兵也在校园自设监狱,扣留关押一批所谓“牛鬼蛇神”。他们在监狱门上写了“教育室”三个大字,实际上在那里拷打折磨被他们抓来的人。

陈沅芷在“教育室”中被毒打。有一次,一红卫兵负责人把两张桌子架起来,让陈沅芷站在上面被“斗争”,然后把桌子推倒,使陈沅芷重重摔下。

陈沅芷的丈夫舒芜在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回忆了他所目睹的惨状:

“十二年前,一个恐怖的秋天的夜晚,我被叫到二十五中来,被带进一排阴森的房子,门上三个阴森森的大字:‘教育室’。一个有一撮小胡子的青年人向我训话说:‘陈沅芷是现行反革命,已经绝食自杀。’虽然我明明知道陈沅芷同志昨天还要家里人送来了粮票,但是我自己当时也是‘牛鬼蛇神’,只好一声不响。那个小胡子又说:‘陈沅芷反动透顶,居然骂我们比国民党还坏,那我们就不客气,是把她捆了起来,是打了她几下。’他赶快又补充说:‘当然我们实行革命人道主义,打的都不是致命的地方。’他这样向我训话完毕,才叫我进去看。一间大教室的角落里,灯光暗淡,陈沅芷同志的遗体躺在冷冰冰的砖地上,披头散发,脸上的血迹还没有擦干净。这时,又从外面押进一个头戴高帽的人,叫他坐在陈沅芷同志的遗体旁边写交代,有人指着陈沅芷同志的遗体威胁他说:‘你要不老实,这就是你的榜样!’最后,火葬场的大卡车从二十五中的后门开进来了。临时从二十五中的‘牛棚’里叫来了两位老师,叫他们两位帮着我把陈沅芷同志的遗体抬到卡车上去。火葬场的人一面向我收火葬费,一面告诉我;‘黑五类的骨灰,不许领。’这是我和陈沅芷同志的最后分别。”

那一天,是一九六六年九月八日,陈沅芷被打死了。

十二年后,陈沅芷得到了“平反”。北京第二十五中学共产党支部和“北京城区教育局党委落实政策领导小组”联署的《关于对陈沅芷同志实施的结论意见》说:“陈沅芷同志在林彪‘四人帮’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迫害下,于一九六六年九月逝世。”这个《结论意见》的日期是一九七八年十一月。

这是当时写这样的“结论”的公式和套话。

陈沅芷的死因,首先是红卫兵的抄家,当时普通公民失去了宪法写有的安全保障;然后,是以日记来作罪名。日记是私人的记录,并不示之于人,但是在文革中可以搜查日记并以日记作罪名。另外,罗织罪名都不经审判,日记上的话被随意歪曲解释。最后,造成陈沅芷之死的,是红卫兵的监禁和毒打。

纵容鼓励中学生用棍棒皮鞭和肉刑来处死他们的老师,这是文革的最残酷和丑恶的一部分。

当时这个学校的一个学生说,他曾在一九六六年夏日的一天,看到学校里廊檐下,有一个席子卷。他和几个同学好奇,过去用棍子挑开一看,是一具女尸,通体青紫发乌的颜色,非常可怕。他们不知道那是陈沅芷的尸体,还是被打死的从校外抓来的某个女人。因为当时也有校外的人被抓进来打。另外,这个中学的红卫兵也在校外打死了一批居民。

在一九六六年夏天,第二十五中学的人,除了陈沅芷,还有一个男性校工被打死。关于他的名字,还没有找到记得的人。



《来稿存真》     回二闲堂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