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稿存真》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




关于沙坪的来函

阿诗玛:


维一先生:

一个偶然的机会找到贵站,获益良多,非常感谢。

我当年是北京女三中的学生。看到王友琴女士在关于文革中“打老师”事件的研究中多次将沙坪说成是女三中校长,不知有何根据?就我记忆所及,文革开始时校长是熊易华,沙坪是支部书记。熊先生及副校长路维敏等也受过许多虐待侮辱,不过活下来了。

每次看到关于沙坪的记载,想起来的却不是她挨打临终那天的情景,而是1965年秋天去欢迎西哈努克时,由她带队。我现在还清楚地记得,那天她穿的是银灰色的西服套装,系着花纱巾,素净而优雅。

还有孙历生老师,是很美。她没有教过我们。

原想在论坛上留言,却找不到输入密码的表格,于是给您写了这封信,但愿不要怪罪我的冒昧。

“阿诗玛”



《来稿存真》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