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稿存真》     回二闲堂  回目录




邵祖平先生《中国观人论》之出版始末


作者:邵靖宇


维一先生:您好!

二闲堂上刊出的陈寅恪《庚寅广州七夕作》诗手迹资料书影中同时引用了朱铭先生的“邵祖平与陈寅恪”一文。对邵祖平先生与陈寅恪先生二人的关系背景有个介绍。这非常合适。其中提到先父邵祖平先生著作中“另有一种被人称作"人才学著作"的《观人学》,近年已重印,不过将原有的章太炎序给删了。”当时朱铭先生还未能见得先父有关原著。所谓《观人学》其实为先父遗著《中国观人论》一书近年来被盗版者擅自改用的名称。《中国观人论》为一九三三年由当时开明书店铅印出版的书名,原稿称“中国观人术”。先父大约于一九三O年前完成此稿,一九三一年寄章太炎先生请教,得到太炎先生的赏识,以后改名为《中国观人论》,一九三三年交开明书店出版,现国内各地大图书馆多仍藏有此书。浙江图书馆古籍部存有此书五册。现附上我收集的与此书有关资料图片供您参考。

又,一九五O年先父于重庆大学时,曾对《中国观人论》作了些修改和增补,写成了“中国观人论重定稿”。但限于当时社会条件未能出版。现家中仍保存了“重定稿”的手迹。

自改革开放以来由于人际往来增加,招聘、用人及生意交往都需观察和审视人的品行。先父遗著《中国观人论》一书正当其时,被视为观察人的才智和品行的人才学著作,自一九九八年起先后多次被多家出版社(或盗版者利用某出版社的书号)盗版印行。盗版者都选用了《观人学》作为书名以对其牟利和销路有利。为此,盗版者也都不便提及章太炎先生为此书所作之序。因于盗版所署书名不一致。而开明书店出版的《中国观人论》反而不为多数读者所知。某些出版者有故意用先父的名号邵潭秋作作者,同时伪称先父为清朝时人者;也有把邵祖平故意改为邵祖华的,等等。反正其意图就是居心盗版。现我收集到的盗版书有五、六种之多。此背景情况,我认为应该让社会有所了解。顺此

问好!           邵靖宇,二OO九年三月二日。


附件如下:一、章太炎首封致邵祖平信手迹
     二、章太炎信打印文字
     三、章太炎为“中国观人术”所作的序
     四、章太炎序打印文字
     五、浙江图书馆所藏一九三三年开明书店出版《中国观人论》封面
     六、一九三三年开明出版社出版《中国观人论》封底版权页
     七、一九五一年邵祖平自署“中国观人论”重定稿封面
     八、邵祖平《中国观人论》手稿摘录(自序、凡例及上篇第一节)


一、章太炎首封致邵祖平信手迹





二、章太炎信(文字)

潭秋長兄足下:前得觀人術,謂作者是四五十歲人。比得手書及培風樓詩,乃知甫及壯年。神駿之姿無限齒歷將中土靈氣未絕邪?何以世衰學絕之時,有傑出如足下者也!往歲馬宗霍來及吾門,已謂奇士無雙。今更知有足下,是知域中後起猶甚有人,宜散原謂當懸眼縮手以待也。足下詩出入唐宋,得於天授,與僕輩哺咀漢晉者稍異。今日正不須論流派,柤梨橘柚同可於口,斯得矣。猶望足下涵濡百家,得其菁英,他日以立德立言自任,不終為詩人而已。

來書感於時事謂:但當得斷頭將軍、強項書生,始終不屈厀於倭者。以僕觀之,強項書生或可有;斷頭將軍非今世所敢望也。然不在其位者亦不須以疊山自擬。今日正當輔存絕學掘起,禮法如宋末金華諸老,明末亭林、船山之流。使人道不夷於牛馬,斯蓋士人所當自任學校之弊禍流宇內縱,無倭患有志者猶當思所匡救,況方內幅裂而不可思其反邪!W老矣,願足下輩無忘斯言耳。臨紙惻愴,不知所云。 即問起居安隱。 章炳麟頓首

(一九三一年)九月三十日



三、章太炎为“中国观人术”所作的序





四、章太炎序(文字)

中國觀人術(論)題序

朋黨之勢成,則賢愚之實亂。唐、宋、明之季是也。獨漢末黨錮成于上,清議不失于下,蓋郭林宗、許子將品目人物之功。今之所謂朋黨者,又去唐、宋、明絕遠,其人固以貴族自居與昔之清流異撰矣!南昌邵祖平痛之,則始搜集前世閱人之法為中國觀人術(論)五章,蓋依劉氏人物志而廣其義,以是施於今世,猶雲門九韶不可入於里耳,要以格量賢愚分辨玉石非是莫由也。

雖然,前代稱知人者,唯林宗為平恕,其末或失之濫。子將與文休不協,排擯不齒,使其人幾於淪廢,斯不能無愛憎之見者。人物志確然成理,惜其未施行也!平恕而不濫,又不隨於愛憎者唯堯與文王行之。堯之於舜,岳牧咸薦,識其仁孝,猶歷試諸艱不以驟進及文王以九徵觀人,其道益精。晚世人主既不能行堯、文王之術,於是始任吏部。後有廷推,今之議會可決,即廷推之遺也。以人主與精吏部一人之力不能鑒定,故廣之以廷推。既有廷推,則不得不分朋黨。朋黨既成,而賢愚之實複亂。是故得其道,一人可以辨賢愚,雖聚千百人議之,猶無益也!且任之一人,則有賕賂之弊,今任之眾人,而賕賂亦如故。一人受賕,持法者猶得治之,眾受賕則不可盡治,所以成官邪者,又莫此為甚焉。潭秋之為書,其將有見於是者也。

潭秋,南昌人也,聞其鄉里耆舊徐孺子之言曰:「為我謝郭林宗,大樹將顛,非一繩所維。」潭秋雖有所論著,其將卷而懷之乎?抑猶棲棲然,為林宗之所為也! 民國二十年九月 章炳麟


五、浙江图书馆所藏一九三三年
开明书店出版《中国观人论》封面
六、一九三三年开明出版社出版
《中国观人论》封底版权页
七、一九五一年邵祖平自署“中国观人论”
重定稿封面




八、邵祖平《中国观人论》手稿摘录(自序、凡例及上篇第一节)



《来稿存真》     回二闲堂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