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稿存真》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访马连良先生故居有感


作者:程润


二闲堂主雅鉴:

不才乃一介布衣,无意间得识此间,深感荣幸,后拜读了章怡和先生的《一阵风留下了千古绝唱》一文,深有感触,家祖在世时,尝对余谈及温如先生艺术之精湛,故于今年年初寻访了马先生故居,有感而赋诗一首(见附件),请指点。今又读到《伶人往事》专稿,不胜激动,不知何时能够刊齐,急切之情如久旱而望云霓,翘首盼复。

            谨

顿首

            程润


怜君身似江南燕 又逐秋风望北飞

昨天去了马连良故居。

坐在公交车上,一直在想他住的地方。路过不知道多少回,看过也不知道多少回,却真的不知道那个地方竟然就是一代京剧泰斗的故居。

在复兴门下车,步行过去。在路边挨着有两三个饭馆,都是依托四合院为主体的。它们在那里和周围的高楼大厦,灯火霓虹相比较更显是显眼。据章诒和先生讲,马先生故居已经改为其中的一个饭馆了。我却不知道是哪一个。

我打听了一下,终于得到了答案——复兴门内五十四号——盛祥饭店。

外面是门脸儿,里面吃饭的人不少。热气把玻璃镀上了一层膜。

正门在门脸儿房西边。

我走进去,迎面是影壁墙,折而向东,里面迎出了服务人员。

“您订位子了吗?”

“哦,没有。我想看看。”

他听了我的话似乎明白我来看什么。

在拐弯处我无意中看到一个牌子挂在墙上,“盛祥饭店属文物保护单位,不属于拆迁范围,请……”,文物保护单位不可以拆,可以用来开饭馆?这是我当时的想法。

继而向南,我慢慢地走进去。一段甬路过后,我进到一个小院,真正的四合院,这也是我生平第一次亲身感受四合院。

和外边的车水马龙相比,这里显得格外安静,这里被饭店的经营者化为雅间。

我站在院子当中,四面厢房,依旧是那么古朴、凝重,只是被彩灯进行了装饰。雅间中有人推杯换盏。

我尽力排开这现实的环境。想象着,当年马先生在这里是怎么样吊嗓子,怎么样唱《借东风》、《空城计》……可是我想不出。呵呵,也许我很可笑,但是我知道我是在凭吊一位艺术家,一位真正的泰斗。他本身就是一部传奇,足以为后人敬仰,在他曾经的家里想象他的故事,也算雅事一桩吧。

我离开那里的时候是六点四十,我觉得这里可以做个马连良先生生平的小展览馆,像郭沫若那样。不过这也许只是一个想法而已。

      借罢东风救赵孤,
      扶风雅韵冠京都。
      又聆遗曲心犹问,
      粉墨浮生有恨无?


      ——二零零六年一月十一日奠马连良先生诞辰一百零六周年



《来稿存真》     回二闲堂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