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稿存真》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




考学演义

我一直在看二闲堂文库的内容。

前些天,我找到我村王者曦30年前的一封信,王原在四中初二3,随其姐在我村插队。

信是用演义形式写的,反映了工农兵大学招生时各色人等的心态和表现。

文库的体例是严肃的,没见章回小说的写法。但王信的内容又绝对是历史,是否采用,由你斟酌。

刘捷


2002年11月26日大公子与吾同去肿瘤医院探望渠兄,将1973年吾自村中寄给其一信原件交吾,内容为吾以封神演义形式所编当年村中知青为争各村唯一工农兵学员名额而相互争斗之情形,事隔三十春秋而今观之,仍十分有趣,然许多人各事故难以回忆,现将原文重新抄录,望众兄拙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

以下原文:

由于时间关系字迹潦草,望耐心阅读,不懂之处细想想。

刘捷你好:

关于大学一事,请君看我新编夺圣演义一段,供君一笑。

话说自半仙等人送走渺渺真人,云游至云霄画阁,见一上仙飘飘而来,半仙定睛一看,原来此人是东辛洞克宁大仙,便揖首道:〝上仙请了难得出山,今不知何事,敢劳大仙圣驾?〞克宁大仙道:〝贤弟不知,今上天欲试吾等修行根基深浅,布下万仙阵,各名山大川举一名,到万仙阵会战,以求正果,如能在万仙阵中出类拔萃,被上天赏识成了正果,也不负你我修行多年一片苦心。〞半仙听罢恍然大悟道:〝近来四处云游,见四处仙山圣川,仙云之中,隐露杀气,原不知为何,今听上仙圣言,方知原由,原来上天放下洪恩让众仙大显身手,以了平生之愿,一来选拔真圣,二来也试吾众人根基,真乃天恩浩荡,上仙亦是为此而来的吧?〞克宁大仙道:〝岂敢,善哉!贤弟有所不知,虽然上天布下万仙阵,但并非什么人都能去,要看各人本领,首先要在各自山川中夺了元帅方能去万仙阵。〞半仙道:“谁不闻东辛克宁大仙仙道超群,名震四方,难道还有什么人与大仙争风不行?”克宁大仙道:“在小山是无人敌吾,但听说万仙阵中左道旁门颇多,我虽苦修五年,较有根基,但不知会不会败于左道之术,这并非你吾能力之内,还要看上天的意思。”半仙听罢不语,但旁边惹恼了一位道人,此人就是半仙所居常辛洞中一左道道人,名叫宋真人。此人乃地鼠前身,受山岳之精华,溪流之孕育形成人身,在洞中苦行五年,也颇有些法术,听了大仙的话大怒道:“大仙怎长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左道旁门终成不了正果,我今番回府,定要榜上夺魁,再到万仙阵中见个上下!”大仙道:“善哉!”正在闲聊,半仙忽见四位画仙在那边试笔磨砚,暗想:此时并非画节,何故在这里动作,正在犯疑,大仙道:“你看那四位画仙,他们也是赴万仙阵的,其中也有族弟,均非左道旁门,只靠各人的画术,虽上天只选一名画圣,但他们四人也免不了一场恶战。” 半仙看去,原来乃是达伟、增子,长庚与克宁大仙之族弟四位,正在那里削笔刮铅,准备决一雌雄。半仙上前揖首道:“各位画仙请了,难得到此,这次万仙阵中四位画仙定能成正果,谁不知山阴洞天四位名士呢?”达伟先道:“善哉,半仙有所不知,今上天布下万仙阵,能人颇多,吾四人之中只选一位,还不知谁能成圣呢?”正这时,传令官奉圣旨到,四人跪听宣:“今上天布万仙阵,尔等画仙均属文人雅士,恐尔等见不得阵势,现令尔等试画,免动刀枪,以查尔等多年道行好何,各人在十至二十分钟内画一凡人体像,先完为魁不得有误!”四位大仙听罢齐道:“遵旨。”其中克宁弟叫道:“快去寻一女子模特儿。”从人道一时寻不到,旁大仙道:男子也可,只是要快。半仙乃久居仙山,何曾见过凡人,又怎忍见天地之造物暴露于光天之下,忙向克宁大仙告辞曰:“贤弟还有事在府,不便在此多留,恕弟先行,后会有期。”大仙道:“改日万仙阵中相会。”半仙道:“岂敢!”旁边宋真人道:“改日奉陪!”半仙斜了其一眼道:“真人果有此意,真乃洞府之荣耀。我门下无有非议,只恐洞中各仙子要刁难一下,真人不得无有提防。”真人道:“女流之辈、何足挂齿,待我回府就摆擂台,看谁人敢于吾争风!”半仙与大仙均道:“善哉!”

这时已近黄昏,广目天王扬起天旗,布施众星。半仙道:“天门快关,你我须快出方是。”于是与真人等驾上风火二轮,飞出天门直奔常辛洞而来。刚到谢家岭,只见长辛洞中阴风惨惨,杀气腾腾,一股血腥气扑面而来,半仙道:“不好!恐洞中有变!”急驾风火轮驶至洞口,只见一排仙子拦路挡住齐叫:“尔等稍停,今上天布万仙阵你吾均有份,但各府只举一名,今番要与尔等决一胜败。”此一番话惹恼了真人,大叫:“不得无理,吾尚未奈何与你,尔等却送死上门,不要怪我手重吃我一剑。”只见对方阵中闪出一位仙子,此人短小身才,浑身雪白,眼前两片日月宝镜闪闪夺目,半仙定睛一看,原是丑兔仙子,她原本月中白兔,时常与嫦娥捣药,受仙药之灵气成精,也颇有些年数,根基不浅,但却是左道旁门。只见丑兔仙子叫道:“把你个天杀的老鼠精,怎敢放此狂语,先吃我一杵。”这边真人挥刀剑,那边丑兔架杵迎,一个是月中白兔得仙气,一个是土中硕鼠孕地精,原本均是旁门客,只因夺魁动刀兵,这个道:“休想借军区介绍能成圣!”那个道:“你纸烟字条更不行!”其实二人均一样,只比旁门道法精不精。好一场恶战,只杀的天昏地暗,日月无光。这时惹恼了一位小仙子,叫道:“兔姐稍歇,你年迈体弱,唯恐不支,待我立斩这厮!”旁边又闪出一位罗卜仙子对小仙子道:“贤妹休恼,兔姐受日月之精华,道行极深,不必劳小仙子圣驾,宋真人虽是地鼠成精,但他曾在馒头山苦修三冬,孕成了不灭金身,你恐非他对手,况你年幼,立功机会尚多,前途无量,以后定能成圣,这次先让与兔姐,你以为好何?” 小仙子怏怏而退。罗卜仙子又道:“虽然兔姐道行高深,但宋真人也并非凡夫,待我助他一臂之力,此一箭出去,其必垮于马下。”说罢拉弓搭箭,这一箭好生厉害,乃是一枝林彪毒箭。罗卜仙子先发一个掌心雷,真人不提防,被震下顶上一朵莲花,说是迟那是快,一道黑光斜刺飞来,真人大叫:“不好尔等怎敢动暗器!”话还未了,这边阵中只见冲出一黑煞神,大叫:“不得暗伤吾主帅,他在馒头山苦修三冬,虽后两年因病下山,但亦非林彪毒箭所能伤,此箭何其毒也。不要忙,有吾在此!”说罢手发一个炸雷,祭起一块金牌,劈头打下去,真是好大,只把林彪毒箭打的一折两段,坠落尘埃。罗卜仙子失色无语,黑煞神也收起金牌退回本阵。这时月已西沉,真人与丑兔仙子已筋疲力尽,正在相持不下。半仙看此情形上前叫道:“真人息怒,丑兔歇恼,此刻天时已晚,你二人不相上下,我看不如暂且休兵,与吾同到洞主那分个是非,二位以为如何?”真人道:“半仙所言极是。”丑兔仙子也道:“原凭洪贵洞主定夺。”二人扭打至洞主前,洞主因天时已晚道:“你二人均是得道之人,何至于此?待我明日在与众大仙商议,你二人且退。”二人喏喏退出,还要不休,被众仙劝住,只有大骂而各归巢穴。半仙道:“善哉!不当仁子,不当仁子!”

次日,金鸡东升,好一个朗朗世界。真人与仙子各自准备,预备在来一场大战,决一胜负,但昨晚精力均已使尽,一时恢复不过来, 只因均是左道旁门,入的是歪门,得的是邪气,不比真正上仙,修练多年,练出个金身,常立于不败之地。所以一日无语。这时暮色将临,半仙与黑煞神等均在外边闲议昨日战事,只见从天门出来一仙子驾风火二轮疾驶而来,近前一看,原是在本洞府修练了几年,后靠与天将私通而上天的腰子精,此人原身乃是一猪腰,被扔于泥泽之中,受泥泽之污气,粪尿之浸泡孕育而成,人还未到,臊气先至,故半仙急回蔽,与黑煞隐于房中。只听腰子精叫道:“尔等夺魁怎却不告与吾?上万仙阵人人有份吾来也!”小仙子出来曰:“昨日激战,真人与丑兔仙子不相上下,已告到洞主那里,元帅之位还不知给与何人,你可去洞主那打探。”腰子精说:“待我到洞主那里辩个是非!”说罢驾风火二轮疾驶而去。这是臊气已过,半仙与黑煞方出,刚要游戏,忽探马来报曰:大虫洞府思成大仙让帅与何仙子,却恼了一位风流仙潇洒区郎,道:“元帅人人可坐,是好与你让来让去的吗?这元帅吾今番坐定了!”何仙子一听哪有不恼之理,举刀便砍。区郎道:“女流之辈,也敢逞强?”忙祭起混元一气华侨捆得绳,望何仙子扑面掷去,却不料何仙子乃莲花化身,区郎的混元华侨捆得绳奈何不得她,只好拔出宝剑奋力杀来。何仙子连忙招架,从大虫洞直杀到云宵宝殿,又从天上杀下大虫洞,至今难解难分。半仙听罢道:“善哉,只因万仙阵众仙犯了杀戒,不然你我弟兄姐妹何至于此?”话还未了,探马又报:合盛山中众仙杀的好惨,已均战死。西双山中单表潘仙姑与许仙二人私下商议:西双山中能人颇多,上阵时吾等要协力相助,我助你,你助我,不得有违。说是迟,那是快,众仙已杀来,潘仙姑首当其冲,大叫:“有许仙在此谁人敢来?”心中暗想:许仙也应助我。但万没料到许仙躲在后边却不开言,潘仙姑大怒道:“我如此抬举你,你反而如此待人,真乃凡夫小人,吾何苦这样?”长叹不已。正在这时,稍一疏忽,只见对面杀上一位得道全真贾二郎,趁此鹬蚌相争之际,手不软,脚不慢,捷足先登,手起刀落,血光之处,可怜潘仙姑修行多年,竟死于非命。许仙刚想招架,兔死狐悲,正在犹豫之时,不防贾二郎斜刺里祭起打仙鞭,正中许仙脑顶,许仙不提防,好惨!只打的苦修数年的元气顿出泥丸宫,坠落尘埃,西双阵中二郎夺了魁。半仙与黑煞听罢叫绝道:“天意真是莫测,连潘仙姑和许仙这样得道的全仙,已修成不灭金身均被削去顶上三花死于非命,真非你吾所能预料的。”正说着,却不防被宋真人听到大喜曰:“万仙阵中又少吾二位劲敌,此乃天助我也。”这时只见腰子精从对方阵中手执白旗而来,半仙道:“莫非诈降?”话音未了,臊气又至,半仙忙蔽于室内,听腰子精道:“宋师兄请了,吾等违反天条,上违天意,下违人愿,洞主已下令元帅之位让于师兄,望师兄看在一起修行数年之情,不念旧恶,我等不敢有违,特告知师兄,并望师兄在万仙阵中斩将夺魁成圣,吾等均拜服与真人。”此时真人正在屋内沐浴,听此言喜从心头起,爱从腹内生,忙披衣而出道:“多谢仙子,有劳你连夜告知吾,万仙阵中还有一场好杀,只希各位仙子不记旧仇,不要在放林彪或蒋介石等暗器毒箭,吾就感激不尽了。”腰子精道:“岂有此理,同是一府中人,既然已推师兄当帅,哪有再放暗器之理?兄长不必放在心上。”旁边罗卜仙子听到话中有话,自知大势已去,忙挎上鸡蛋细软之物,借土循星夜往太原府而去,暂且不表。

话说真人得此喜讯,好生欢喜,对半仙等道:“昨日气的我一夜未眠,今日要喜的我三日不眠,吾成元帅多亏了黑煞神神力,日后当重谢。”半仙道真人果然有福,连败众仙子使她们垂头丧气,连道行也不修了,也不亏你时常对洞主的一片孝心,但万仙阵中能人颇多,兄还当仔细为是,万仙阵中不比洞中,有洪贵洞主给你撑腰,到那全靠自己真本领,我听说万仙阵中凶猛异常,你听我道来:

阴气惨惨,杀气冲冲,阴气里,得到真仙各显能,杀气中,全真大道逞威风。这一边使黄梅仙姑大全真,手舞荐书法无穷;那一边是罗庄真圣百奎仙,手握党票异彩生;维丽仙子不示弱,二外榜上第一名,小王虽然道行浅,身着护甲腰杆硬;龟头将军好威武,道行修的硬绷绷;东小河中何娘子,原是鸡子要成名,全真大仙都到此,要成真圣苦争风,左道旁门客到此,数年修行定落空,上仙到此亦胆寒,只比法宝灵不灵;活宝却比死宝强,死宝但比无宝硬,朗朗乾坤任驰骋,茫茫世界凭翻腾,万仙阵中战正酣,只因上天要拔圣。

半仙此一番话,说的宋真人心灰意冷,手脚难动,半仙见此情景忙劝道:“真人不可灰心,既万仙阵中人人有份,劫数已定,天意不可违,真人当今日早安,养精蓄锐,不成功,则成仁,来日备好马快刀杀进万仙阵,决一胜负,吾等在此切望佳音。”真人听罢,方露笑容,忙吩咐中军,明日五更备挂面卧鸡蛋,好让吾饱餐一顿,杀赴万仙阵决一胜负,到时过关斩将,全凭此一举。”众人答道:“遵命。”半仙道:“元帅此一去,定能成功,吾送元帅一上上卦:将帅领兵去出征,骑着骏马拉硬弓,百步穿杨射的准,箭中金钱喜气生。”宋真人听罢大喜道:“借汝吉言,如能成圣,翠花楼定宴请诸位。”半仙黑煞神等均大笑不止。欲知宋真人赴万仙阵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给你和渠兄各转回一信。另外张志龙要带“胎盘组织液”一百支,你酌情而办,由于字迹潦草,请仔细看。(出于无奈,大登也看过此信,不知以后凶吉)大登准备赴九日在怀仁的武状元选拔会。

村中依旧,祝在京愉快,问渠兄好,盼早日返村,我已给家中去信备挂面等。

半仙揖首 7、8

把车票寄上



《来稿存真》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