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稿存真》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读《江南实业参观记》


作者:谢 泳

在旧书摊上看书,其实是和自己早有的感想、知识对接。有些杂书,旁人看起来毫无用处,但在有些人眼中却是非常珍贵,因为同样的东西,在不同情怀和知识准备的人眼中意义很不相同。所谓在旧书摊上看东西,如果不是为了收藏,主要是看一个人的兴趣和知识积累,同时还有他们对往昔生活所保存的敬意。

去年南京新识的朋友李刚和我一起到北京潘家园看旧书,我见到一本苏秉璋、李福田合著的《江南实业参观记》,一九三六年印刷,非卖品。李兄知道我喜欢看旧书,但我不是什么旧书都要,我要的东西肯定是我过去多少知道一点与它相关的知识,或者其中能保留我想象中的记忆,有收藏价值的东西,我很少要,因为我的兴趣是在研究和材料方面。有些东西我有用就留下,有些东西知道朋友有用,就找机会送给他们。老辈学者都有这样的习惯,我也是从书中看到这是一个研究者的素质,所以想学一学。

这本《江南实业参观记》,是一本日记,其中还有一些照片。我回来到网上查了一下,只查到了一条与它有关的消息,而且还不准确。在网络时代,这样少的信息,说明使用过这个材料的人极少。我要这个东西是因为它和几个名人有关,一是李石曾,一是荣宗敬。

李石曾的情况用不着我多说,它是国民党元老,这样有名的人物,网上可以随时得到丰富的材料。我过去读李璜的《学钝室回忆录》,知道许多李石曾的趣闻,也了解他的一些事功。李石曾是河北高阳人,这本《江南实业调查记》的作者是高阳两个实业家,其中一人是当时高阳仝和机器染织工厂的经理。他们到江南考察就是得到了李石曾的关照,因李石曾的关系,他们在江南(主要是今天南京、上海、无锡周边)参观半月,想学一些东西回去发展家乡的实业,高阳后来能成为中国有名的纺织名城,可能与李石曾有些关系。

另外书中提到了许多当年上海的实业家,当时有名的企业,他们都去看过,所以海上实业家的名字经常出现,因为是参观,所记都是亲见,很多材料对我们了解早年的社会生活很有帮助。比如关于荣宗敬和他的申新纱厂,书中保留了许多第一手的材料。 当时申新纱厂有一个劳工自治区。日记中说:

劳工自治区的面积很大,房屋整齐,要不说是劳工自治区,真要以为是富人的宅院。区分为:

1、 单身女工区……八村——1628人
2、 单身男工区……一村——240人
3、 工人家属区……四村——800人
4、 职员家属区……三村——64人

他们每村有四十室至五十室不等,室内一切被褥,铁床席枕,衣箱等,均由厂中供应。每区又分五组,以村之大小为标准。组又分户,好似县区的闾邻制。各室因大小不等,居住的人数也不同。室大的住十人十二人,小的住三五人,室有室长,村有村长,最高的权位,当然属于区长。另外在单身男女工人区,每室更有一位小导师,利用工作余暇传播粗浅文字,这位小导师,是就室中知识知识较高的中选举的。

这个自治区里,设有完全小学和晨校夜校,还有托儿所,所有学生,都是劳工的子女。大概在低级部时,厂中供给一切费用;升到高级部以后,则由个人担任,但学费也很低微。学校的房屋,很整洁,设备也相当完善。据薛明剑先生说:“这一切建设,都是由工人捐助的。至于功课方面,小学自不必论,晨校夜校除灌输普通知识给些失学的成年工友,并授以养兔、养鸡、园艺,和缝纫等技术。这是预备他日退职,回到农村里去,做生活的副业。用意深远,良可钦佩。其它的组织有:

1、 法律方面,设有自治法庭,系由工人选举裁判委员五人组成。
2、 教育方面,设有劳工图书馆,阅报室,编辑部、代笔处。
3、 卫生方面,设有职工医院,临时病院,自来水,浴室。
4、 娱乐方面,设有运动场,公园,戏院,民众茶园。
5、 宗教方面,设有尊贤堂,内奉忠君御侮的岳飞戚继光等先贤牌位。

此外加惠工人的设备,还有劳工储蓄、劳工保险,劳工公墓,职业介绍所等。总之,劳工自治区,称得起组织周祥,管理得法;俨然是超出现社会的一个优良小社会。所以该厂职工,都能安其居,乐其业。

作者参观完后感叹道:“无论哪一种企业的成功,必须先从加惠工人着手。因为工人是工厂的基本势力,也就是工厂的生命线,要使他们的精神有寄托,能安居乐业,事业方面自然随之改进。反之未有不失败者。”(该书48—50页)

这本《江南实业参观记》,大体上记述了抗战前期江南实业的的发展情况,因为是当时普通参观者的日记,一般说来真实性更强一些。从这本日记中看,作者所到江南各地,所记各种事实和所见人物,都朝气蓬勃,整个社会生活极有生气,特别是南京和上海,日记中有许多细节,非常生动。

一个时代真实的社会生活,在不同的人看来差别会很大,看这本日记的时候,我总想到夏衍的名著《包身工》,还有天津早年的“三条石”。在我这个年纪的人看来,因为没有过去的生活,所以只能接受当时教育的影响。我们了解一个时代的社会,在青年时代多来自于文学作品,中年可能会留意一些史料,老年则更愿意相信一些野史或者杂书中的材料,我自己虽然还在中年,但心境是老年的,所以我不愿意从文学作品中来了解一个时代,因为社会生活不会那么简单。



《来稿存真》     回二闲堂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