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稿存真》     回二闲堂





  • 顾铠:雁过留声:纪念我亲爱的家錡兄
  • 亦远:潘家历史的启示
  • 张卫平:回忆父亲张三慧-兼记大动荡时代的两辈知识分子
  • 林达:六四—今天:《告別陽光》再版序
  • 张保和:怀念我的父亲张开济
  • 野石:顾城的孤魂
  • 亦远:崔嫂
  • 常罡:依依韶華舊樂
  • 亦远:“三面红旗”真好玩
  • 亦远:二表哥和二表嫂
  • 童话:诙谐曲
  • 姚小平:疯狂的像章
  • 达炎:插队杂忆
  • 林达:寻访杨家坪
  • 童话:小朋友的记忆
  • 姚小平:文革中期的国务院部级干部名册
  • 姚小平:我与李普老伯的一份书缘
  • 童话:二郎庙的碉堡
  • 周惠民:我所知道的束星北先生二三事
  • 何蜀:书评:一代青年精英的文革思想史 —读印红标著《失踪者的足迹—文化大革命期间的青年思潮》
  • 华新民:敲不开门的家园—解读“大杂院”
  • 周为筠:消失的教会大学
  • 杜欣欣:《东方红》大歌舞——一个孩子的记忆
  • 林达:已经消失的中国“犹太人群体”
  • 林达:书评:读《考古一百五十年》
  • 洪钤:苦味人生不自哀——写在父亲洪深去世五十五周年之际
  • 洪钤:梧桐细雨清风去——怀念女作家赵清阁
  • 鲁汉:拍婆子与黑格尔
  • 姚小平:从《光明日报》一张照片说张沛霖
  • 毕汝谐:忆曹禺
  • 韩三洲:“我们的头发,一根也不要给魔鬼抓住”
  • 邵靖宇:回忆老歌
  • 北岛:父 亲
  • 孙昌龄:沧海桑田女附中
  • 北岛:三不老胡同一号
  • 韩振国:“忠于党、热爱人民的好党员”黄木财事迹出笼记
  • 邵靖宇:早年见到的农村婚姻
  • 孙卓:裴文坦的故事与事故
  • 周七月:四十年前的死刑回忆
  • 章立凡:是父亲,也是朋友——儿子眼中的章乃器
  • 杜钧福:书评:一位舞蹈家的家族史——读《北京东西城》
  • 童话:仰望星空的青年
  • 杜欣欣:是说再见的时候了——纪念甘培根先生和他的妻子康力
  • 韩三洲:被遗忘的“文革思想者”马正秀
  • 高芒:疏散的日子——前夕
  • 韩三洲:“说实话的日子不多了”——九十岁的聂元梓在想些什么
  • 亦远:俄语老师的遭遇
  • 李强:文物旧闻(二)
  • 杜欣欣:五七干校的人和事
  • 李强:文物旧闻(一)
  • 周惠民:马大夫提携后进——是他改变了我六十岁后的生活
  • 郑也夫:八十年代学界非钱理群所言
  • 杜欣欣:胡同窜子的回忆
  • 杜欣欣:家世碎片
  • 童话:师大女附中校工王永海
  • 何思勇:旧闻二则
  • 韩三洲 辑:“极右分子沈元”本事考
  • 林达:一段“佳话”
  • 任志:四十年前的北戴河之行
  • 周惠民:北京四中、育英和相声
  • 童话:拾来的纸片
  • 亦远:解放军进城了
  • 陶洛诵:我和遇罗克的一家
  • 章立凡:章乃器与中国征信所
  • 赵越胜:辅成先生
  • 何思勇:我的高祖何毓福
  • 章诒和:他那支笔是怎么练的?
  • 苏炜:新岁记感——《金缕曲》三首
  • 万寿庄庄客:惊心动魄在子夜
  • 何思勇:母亲教我唱歌
  • 谢泳:钱学森和他的同学徐璋本
  • 新书推介:《检讨—旧档案里的中国海洋学术权威》
  • 邵靖宇:一九五八年绍兴农村见闻
  • 姚小平:谁修复的詹天佑铜像
  • 章诒和:陈姑娘,你的柔情我永远不懂
  • 姚小平:浪峰波谷间的鲍文蔚
  • 王洪波:“知道分子”沈昌文所知道的
  • 《安娥文集》
  • 章立凡:保路运动:经济维权引爆革命
  • 童话:太平花——读《留在世界的尽头》
  • 李南央:难忘乐伯伯
  • 刘绪贻:愧对慎之
  • 孙昌龄:另一番景象——当年“30后”的高考与入学
  • 童话:师大女附中学生闻佳的文革冤案
  • 王谦宇:悼念许灿
  • 熊景明:秋那桶村教堂(附图)
  • 韩三洲:黄万里与他的《治水吟草》
  • 陈四益:平淡的隽永——悼丁聪先生
  • 任国庆:韩医生列传
  • 老木匠:《戒石铭》与皮场庙
  • 华新民:北京老房子里深藏的伟人故事
  • 唐伟:一个幼儿园孩子眼中的一九七六年
  • 李南央:烙在心中的记忆——忆李慎之叔叔
  • 阿菲:新书推介:让礼制融进我们血液——读李宝臣《礼不远人》
  • 王铁生:一位“死亡”右派的复活
  • 杜钧福:韩念国的故事
  • 李南央:黄乃伯伯
  • 李南央:只见过一面的朋友——给丁聪先生鞠躬
  • 燕妮:新书推介:一言难尽的《寻常往事》
  • 邵靖宇:李连宾其人
  • 章立凡:梁启超眼中的李鸿章——重读《李鸿章传》
  • 邵靖宇:周大渭教授二、三事
  • 胡伯威:田田
  • 熊景明:母亲和我
  • 邵靖宇:狗事春秋
  • 章立凡:失而复得:章乃器七十年前的身份证
  • 章诒和:山川何处走豪杰 弦管谁家奏太平
  • 丁抒:“盲流”“农民工”──我父母的故事
  • 华新民:新书推介:《为了不能失去的故乡》
  • 章立凡:漫长的一九八四:窃听风暴结束了吗?
  • 姚小平:从“告密”和“卧底”想到的
  • 夏至雨:从北京移民到吉林
  • 唐伟:一九七八年林彪带给我的死亡阴影
  • 唐伟:我们是怎么批判方励之的
  • 章诒和:卧 底——他走进了章家大门
  • 章诒和:告密——谁把聂绀弩送进了监狱?
  • 张郎郎:宁静的地平线
  • 邵靖宇:邵祖平先生《中国观人论》之出版始末
  • 方非:不愿想起 不能忘记
  • 方非:音容
  • 蔡恒胜:百年南社——陈柳两家几代情
  • 陈湘:寂寞
  • 陈湘:思绪
  • 王友琴:陈沅芷之死
  • 亦远:碧云寺的水泉院
  • 陈寅恪《庚寅广州七夕》诗手迹资料书影
  • 邵靖宇:时尚和风气的演变
  • 朱正:赵文滔《伤害》书序
  • 乔治·克莱恩、爱娃·克莱恩, 周惠民 译:这件事怎么会导致了那件事
  • 林达:走向世界的起点
  • 章诒和:谁能整出一个谭鑫培来?
  • 刘光宇:忆我的母校——北京师范大学附属第二小学
  • 周志德:清华杂忆(1951-1955)
  • 韩三洲:有多少人物可以糟改
  • 波波:切莫小看吴司令
  • 亦远:学生告密老师
  • 章诒和、颜长珂:从电影《梅兰芳》谈梅兰芳
  • 亦远:我的四叔和四婶
  • 叶维丽:《动荡的青春》前言
  • 谢泳:《家在清华》序
  • 王呈:为了纪念二姐
  • 亦远:我检举了她
  • 孙昌龄:母校在心里
  • 苏炜:关于《三位沈先生》的补正
  • 曹翊(圮南瘖夫):给右派儿子曹培鲁的六十七封家书
  • 王淑容:九十六岁开始写作:我这一辈子
  • 关于二附小校歌词曲的再补正
  • 关于二附小校歌词曲作者的补正
  • 圮南瘖夫:万墙锢庐拮据录
  • 亦远:二姨到底把笑佛摔了
  • 亦远:近四十年前西藏昌都友人的来信
  • 孙昌龄:二附小校歌
  • 苏炜:三位沈先生——听张充和讲故事
  • 沈大伟三十多年前的两封旧信
  • 鲍君辅三女鲍美云给田大畏的来信
  • 箫燕:村里最好的房子是学校——四川摩西村印象
  • 两张旧照新贴
  • 任富田:我的高考经历
  • 章诒和:看坂东 想梅郎——从坂东玉三郎演出中国昆曲《牡丹亭》说起(足本)
  • 发现鲍君甫先生旧照
  • 徐山珏:往事杂忆(首章节选)
  • 毕航通:一九六五年的高考故事
  • 王呈:为了纪念二姐
  • 关于鲍君甫后人线索的来信
  • 邵靖宇:一次吸烟与健康座谈会
  • 薛攀皋:与农民竞赛放“卫星”:1958—1959年生物学部种高额丰产田的回忆
  • 林达:杀君马者道旁儿——读《罗家伦与张维桢——我的父亲母亲》
  • 薛攀皋:乐天宇事件与胡先骕事件
  • 薛攀皋:为麻雀翻案的艰难历程
  • 苏炜:东坡书院三鞠躬
  • 北明:沉重的光荣——纪念中国抗日卫国战争爆发七十周年
  • 杜钧福:我的一九五四:微型学潮
  • 周孙:水科院一九五八年高产试验田纪实
  • 韩三洲:篱槿堂人物论摭拾
  • 周绍昌:旻姑
  • 章诒和:一半烟遮,一半云埋——周绍昌《行行重行行》序
  • 李敉功:难忘马云凤
  • 邵靖宇:记庞书记的大谈共产主义辅导报告
  • 杜钧福:读《陆平纪念文集》
  • 王友琴:从受难者看反右和文革的关联:以北京大学为例
  • 章诒和:《五十年无祭而祭》序:伤今念昔,恨杀子规啼
  • 波波:爸爸的收音机
  • 黄河:埃斯特太太
  • 白芳:卞仲耘之死
  • 黄河:异类
  • 郑也夫:今夏流行半个瓜
  • 邵靖宇:相声的没落
  • 李林:一个中国拳王的故事
  • 章立凡:《陈铭枢上毛泽东书》读后
  • 林达:我为什么也不震惊?
  • 任平生:书生革命自彷徨——十年祭父
  • 林达:只有历史事实才能显示历史逻辑
  • 孙葳:名画之谜
  • 章诒和:我所悲兮在远道
  • 章诒和:邵燕祥《别了,毛泽东》序
  • 章立凡:一九五六年中国高层的“两院制”设想
  • 邵靖宇:硅字的来历和变迁
  • 周惠民:终于找到了李鸿举
  • 苏炜:一个并非虚构的寓言——小S的故事
  • 钱月航:人淡如菊——杨守玉传(节选)
  • 章诒和:顺长江,水流残月——泪祭罗隆基
  • 邵靖宇:杭州的店名和招牌
  • 苏炜:爱乐飞鸿
  • 郁风:最可怀恋的地方
  • 胡思华:写作之路
  • 郁隽民:回忆五十年前 岭南大学坪石校园
  • 刘湘梅:回忆湘雅
  • 胡康健:清明,我想妈妈了
  • 周惠民:《最年轻的科学》读译后的感想
  • 胡康健:读《大人家》
  • 陶中源、胡康健:怀念父亲陶葆楷先生
  • 王友琴:未曾命名的湖和未曾面对的历史
  • 章立凡:文武二老——舒諲、文强印象
  • 苏炜:那块刻镂着浮雕的铜牌
  • 苏炜:史力文为什么中止了学中文?
  • 苏炜:金陵访琴
  • 苏炜:小鸟依人
  • 姚小平:寻找消失的背影
  • 章立凡:《君子之交如水》自序
  • 章诒和:留连,批风抹月四十年——叶盛兰往事
  • 章立凡:向末代皇帝溥仪公民学习喝咖啡
  • 章立凡:二坛纪事(修订)
  • 程润:访马连良先生故居有感
  • 章诒和:《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之七:细雨连芳草,都被他带将春去了——程砚秋往事
  • 章立凡:解读乔冠华晚年际遇的一封信
  • 章诒和:《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一缕余香在此——奚啸伯往事
  • 李成忠:蜀中名胜奎星阁
  • 舒芜:佳人空谷意 烈士暮年心——读陈独秀致台静农书札
  • 舒芜:汪泽楷教授点滴
  • 常罡:漫议帝王口语
  • 章诒和:《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之三:杨宝忠往事
  • 章立凡:“国号”系铃人周善培
  • 章立凡:黄炎培日记中的卢作孚之死
  • 舒芜:对张僖《只言片语—作协前秘书长的回忆》一文的来信
  • 万润南:清华岁月(十一—二十)
  • 周惠民:飞行军校的回忆
  • 常罡:海外搜宝摭记
  • 一平:旧影——记刘羽
  • 万润南:清华岁月(一—十)
  • 刘荒田:江天俯仰独扶犁——记诗人程坚甫
  • 苏炜:旧游时节好花天—爱乐琐忆:那个年代的那些故事
  • 谢泳:读《江南实业参观记》
  • 老糟:文革杂忆(三)
  • 章立凡:太祖遗事三十三韵
  • 老糟:文革杂忆(二)
  • 苏炜:邻家长辈——忆秦牧叔叔
  • 苏炜:香椿
  • 叶维丽:封面上的武譼
  • 章诒和:可萌绿,亦可枯黄—言慧珠往事
  • 章诒和:《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自序
  • 章诒和:尽大江东去,余情还绕—尚小云往事
  • 郑 义:召 魂
  • 章立凡:无如臣脑故如冰——从一首诗看鲁迅风骨
  • 邵靖宇:老成都的茶馆文化
  • 周惠民:中南海游泳池—游泳队—魂断蓝桥及其它
  • 章立凡:读史二首 敬和邵燕祥先生
  • 老糟:文革杂忆
  • 陈海涛:小毛的画
  • 邵靖宇:对“魂断蓝桥”的补注
  • 章立凡:医多不治龙——从《德宗请脉记》看光绪之死
  • 周惠民:老北京的电影说明书—“魂断兰桥”和歌曲“天长地久”
  • 何大明:致“二闲堂”
  • 祝文:致“二闲堂”
  • 林达:心有壁垒 不见桥梁
  • 章立凡:永失名园之灵——记忆中的圆明园遗址
  • 贝苏尼:另类文革史:“飘派”拾零
  • 章立凡:戏观今古十二生肖诗
  • 波子:“反右”的余震
  • 章立凡:“七君子案”与“西安事变”关系的历史疑云
  • 俞汝捷:妙 相 精 严——四代人对《十六罗汉图》的评说
  • 俞汝捷:再忆蜕园师
  • 章立凡:长夜孤灯录——章乃器在“文革”中
  • 章立凡:康有为晚年的“天人之学”
  • 章立凡:历史尘封的哲人——记张申府先生
  • 章立凡:都门谪居录——“文革”前的章乃器
  • 孙卓:联省自治与湖南省宪法
  • 章立凡:有罪的言者——章乃器与梁漱溟
  • 章诒和:答谢辞
  • 黄纪苏:随感二则
  • 章立凡:西南土改发诤言—先父章乃器与梁漱溟佚事之二
  • 刘自立:又谈大公报
  • 章诒和:心坎里别是一般疼痛——忆父亲与翦伯赞的交往
  • 章立凡:寂寞身前身后事——再谈康同璧母女
  • 好读闲人:“红头阿三”名称之起源
  • 章立凡:戊戌年八月初四:袁世凯的人生空白点?—再谈袁世凯的历史机遇
  • 章立凡:腐败成因难探讨—先父章乃器与梁漱溟佚事之一
  • 章立凡:章乃器在“文革”中的两封信
  • 俞汝捷:我与程十发先生的交往
  • 刘自立:人,岁月,艺术—读『大师访谈录』
  • 祝文:献县教堂(照片)
  • 孙卓:耶鲁在湖南
  • 黄纪苏:性的宏观调控
  • 黄纪苏:天下第一裙
  • 章立凡:中国有北大,北大有林昭
  • 俞汝捷:读稿忆旧——听蜕老谈书画
  • 章立凡:“七君子”群像落成感言
  • 章诒和:人生不朽是文章——怀想张庚兼论张庚之底色
  • 章立凡:袁世凯的两次历史机遇
  • 章立凡:乱世逸民——记“文革”中的康同璧母女
  • 张耀杰:《两地书》中的鲁迅与许广平
  • 张耀杰:鲁迅与范文澜的曲折交往
  • 祝文:克勤郡王府—二小新校园
  • 章立凡:读史笔记:革命的社会成本
  • 章立凡:灭犬与拆墙
  • 周吃糖:京戏救国与巧克力豆汁
  • 章立凡:甲申再祭
  • 章立凡:柳亚子诗赠章乃器
  • 章立凡:我所经历的“章乃器传”撰稿真相
  • 章立凡:百年寻梦——《章乃器文集》代跋
  • 章立凡:风雨沉舟记——章乃器在1957
  • 章立凡:毛家本无菜(修订)
  • 章立凡:闲品毛诗
  • 朱学渊:一群仙鹤飞过 有感章诒和女士的回忆
  • 柳树坪:我的父亲
  • 柳树坪:我的母亲
  • 柳树坪:湘人治湘
  • 舒芜:来函一通(对章诒和文章的意见)
  • 舒芜:聂绀弩、周颖夫妇赠答诗
  • 王者曦:考学演义
  • 何大明:张育海及《只把春来报》旧事
  • 何大明:张小威之恋
  • 何大明:雨花石
  • 阿诗玛:关于沙坪的来函

  • 《来稿存真》     回二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