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稿存真》     回二闲堂  回目录




鲍君辅三女鲍美云给田大畏的来信


尊敬的田大畏先生,您好!

我是鲍君辅的小女儿,今年已六十五岁,收到您的来信已有一星期,因家中无电脑,再则长期不动笔,故未能及时给您复信,请您谅解。

我的同学曾在“二闲堂”下载了几篇关于父亲的资料送给我,至今保存着,收到您的来信后才得知“二闲堂”是您表侄女所设的网站,再此感谢她客观地向世人表述了父亲坎坷的一生。

我写此信一是向您及您的表侄女表达我们谢意。事隔几十年之后你们仍关注和关心我们的家人。

二是想借此机会纠正一些与事实有出入的地方,以此还原历史的真面目。

父亲是生于一八九三年,于一九六九年十二月九日在北京去世,享年七十六岁。

文化大革命期间,父亲是被“抓叛徒战斗队”带往北京隔离审查的,从此父亲便失去自由。由于父亲坚持实事求是,不说假话而被“四人帮”及其爪牙斗的死去活来,人瘦的皮包骨,头发胡须都很长,双腿已无法走路,最后被他们折磨而死,死后说他顽固不化,带着花岗石的脑袋去见上帝了(他们曾派人把我母亲带往北京去做父亲的思想工作。这些都是母亲去北京后所亲眼目睹)。

父亲去世后是我和母亲一同到北京将父亲的骨灰盒捧回南京,而不是文章所说病故于南京家中(父亲的骨灰现已安葬在南京的广东山庄)。

另外文章提到在五八年周总理陪同印尼总统苏加诺来南京参观访问,曾向市负责人询问有关父亲及其家人情况。当时市领导反映的情况与事实有出入。文章说有二子一女,有的读大学,有的参加工作,实际上父亲有二子三女。我大哥英平早逝,二哥鲍国良及大姐鲍琼音解放前夕已去台湾,只有我和二姐鲍雪波及大姐的大女儿留在父母身边。五八年我刚小学毕业,二姐才上初二,所以无子女上大学和工作。在此澄清一下。关于安娥阿姨与父亲在二、三十年代合作的事情,因为父亲从不在我们子女面前提及,所以我们也无法提供这方面的内容。但父亲保留过一张您父母站在刘胡兰石膏像前的一张合影,上面有安娥阿姨的题字:“把这张站在党的好女儿刘胡兰前的相片送给君辅先生”,落款:田汉、安娥。可惜这张珍贵的相片在文化大革命中,连同陈赓给父亲的信,一起被造反派抄走。

因大姐鲍琼音已去世多年,关于大侄子董文谦的详细地址我们也不清楚,因此无法提供给您,很抱歉。 最后要感谢安娥阿姨在我们家最困难的时候给我们物质上的帮助。

在此我代表父亲鲍君辅的后人向您及您的家人表示真诚的问候,并祝您健康长寿。

鲍美云 二OO八年六月六日


《来稿存真》     回二闲堂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