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闲堂文库》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




 

《往事并不如烟》港版叫做《最后的贵族》



自由亚洲电台林迪报导


四十七年前被毛泽东打成大右派的章伯钧的女儿章诒和一月份在北京出版一本新书叫做《往事并不如烟》,遭受了严重的割裂与删裁,前几天她也把同一本著作在香港出版,恢复了被删的内容,书名叫做《最后的贵族》,仔细比较这两本书不仅是书名的不同,更重要的是北京的版本对一系列所谓敏感的内容做了删改。

在中共建国后曾经担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交通部长、中国民族同盟副主席、全国政协副主席、光明日报社社长的章伯钧,在反右运动中被指于另一位民主人士罗隆基组成「张罗联盟」,从而成为全国的头号大右派,这段公案背景和真象究竟如何呢?事过四、五十年章伯钧的女儿章诒和今年在一、两个月内先后在北京和香港出版了两本书,记述了那段惊心动魄的历史。

但是据星期四的香港「明报」说:在北京出的那本并不完整,它在编辑出版的过程中遭受了严重的割裂与删裁,而后在「香港牛津大学出版社」出的繁体字版则将割裂处修订,把删裁处补回,让作者尽情说出了自己想说的话语,章诒和认为繁体版本才是她记忆的「真正版本」。

本台记者就此打电话给章诒和,她表示今后还会继续不断的写下去,目前不方便接受采访。

而「明报」星期四发表署名「斯克」的文章,题为「拼回横遭割裂的文字脸容」,作者仔细比较了《往事并不如烟》和《最后的贵族》两本书,并发现了删改所依据的所准则也可以说是当代中国政治的禁忌和避讳,其中有人名上的禁忌、词语方面的禁忌以及话题方面的禁忌。

文章说章伯钧和罗隆基在一起时常常纵论古今,臧否人物,直呼其名,口无遮拦,甚至称毛泽东为「老毛」。但在北京版本中很多人名都被删除,主语处于缺位状态,或者以「XXX」的方式,把人物姓名隐匿了。譬如章诒和写到罗隆基看过章伯钧藏书目录之后说:「现在想找宋元字画,已经很困难了。如今,有了什么好东西,不是交公家,就是拿给康生、邓拓。你别说买,连见都见不到。」而章伯钧苦笑说:「不要讲康生、邓拓,就我所知道的李一氓,家中的字画不比我多,却比我好。」而在北京的版本中邓拓的名字没有了,李一氓改成「李XX」。另外在香港版本中提到毛泽东的一些文字,在北京版本中也早被删除了,尽管实事求是这是中国共产党叫了几十年的口号,上上下下也一再的被要求说真话,但实际上即使是谈论几十年前的历史文章也会被删改的面目全非。大陆一位名为康桥(音译)的文化界人士对本台表示:当局对谈论历史一向管的很严。

康桥:管得相当严格的,反正是历史或者是甚么东西都可以由统治者本身利益出发,来修改,来篡改,他出于一种封建专制的需要不能说,还有一点这些国大处的主编、编辑人员他们的思想本来就被那个圈套禁锢在那里动不了,本来有一些在上面无所谓的,但是到了下面他们则非常怕,尽量删节,不让它们出来。

「明报」刊登「斯克」的文章还提到,北京出版的《往事并不如烟》不仅删改人名,而且成段成段的删节重要的词语和段落。譬如把当时费孝通、曾昭抡、钱伟长、黄药眠等人在会议上的发言,全部删除。文章说费孝通等人讲的固然激烈、尖锐、透彻,但这些话不都曾是「右派言论」吗?如今这几位「右派」都早已「改正」。为甚么处处还要顾忌呢?所幸香港版一字不改的全文印出。「康桥」(音译)认为在许多情况下,大陆编辑删减文章并不代表著他真实的思想。

康桥:思想里他比谁都说的出来,但是正式的出刊的时候,他非常小心的,深怕踩到地雷,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甚么真话都可以不说,甚么假话都可以说。


《二闲堂文库》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