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闲堂文库》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




 

维一按:我没有见过藏獒,只是听说过。有人对我讲,藏獒似乎也不是这样训练出来的,当不作真。不过我倒是情愿把它当作一篇寓言来读读。姑妄言之,姑妄听之罢了。


世界上最凶猛的藏獒是怎么炼成的



作者:不详

  藏獒的冷酷和狂暴并非与生俱来,假如后天没有人类残酷的饲训,它会同人或其它动物一样“生之初,性本善”。

  藏獒的出生与一般家犬并无二致,目光温存,黑毛茸茸,摇头乞尾,憨态可掬。藏狗断奶之后,主人在当院挖一方形石坑,置其于内。这坑使它使足了劲,刚刚能扒着边沿,探头瞄一眼坑外的世界,瞬间便又落回坑底。而喂它的食物,一小块生肉,仅够维持生命而已。幼小的藏狗忍受着饥饿和地狱般的围困,沐浴冰霜雪雨或烈日的暴晒。它唯一能够得到些慰藉的是坑底还比较宽阔,跳不出但可以在坑内打着圈圈遛达。

  日复一日,它渐渐见长,尽管这种生长是缓慢的。而圈养着它的石坑却逐渐在缩小,加深,每一次跳跃都是刚刚探着坑沿,每次扔下的肉都是那么一小块。它遭受着希望与绝望,生与死的折磨、煎熬。它的性情越发狂躁,目光中的温存在减少,光滑坚硬的石壁被它的双爪刨出深深的石槽。

  终于有一天,主人将它套出了石坑。不过,此刻它还不能够被称为藏獒,依然是藏狗。因为它的形体还不够魁伟,只不过目光凶了些,性情狂了些,四只利爪的爆发力强了些,远未达到凶残的地步。它被主人带到四千米以上的野山雪域,等待它的是更深、更窄、更滑、更湿的石井。在这口石井里主人除却继续喂着它赖以生存的几块生肉,不再像以前那样要日夜守护,生怕被雪狼或别的猛兽将它撕碎,吞噬。

  残暴成性的雪狼整日围着石井嚎叫,双爪搭在井沿,两眼射出阴森、欲得不能的毒光。起初,藏狗孤苦无援,在恶狼的威逼之下,会惊恐地将头深深地埋下。可是,当群狼绕着石井高嚎低叫欲瓜分这井中美羹的时候,出于本能它会跃起、狂吠,欲求一生。严寒和风暴,则催生着它的皮毛变厚,变得坚硬,像雪狼一样毫不畏惧严酷的大自然。

  在这人为的残酷的炼狱中,藏狗的兽性逐日增添,阴冷、残暴、好斗、顽毅,被驯养出最为惨烈的征服欲。

  变了态的藏狗再次被从石井里套出,它回归了自然,但仍未获得完全的自由,生存的境况更为险恶。它被主人放置于成群的藏狗的围攻之中。这些藏狗已视它为另类,以众欺寡,围着圈子步步紧逼,它唯一的生路就是搏斗,用它沉闷威猛的吼声,险诈凶暴的目光,猛伸出去可以捅进石壁半寸深的前爪,用因为困厄狂躁而磨砺出的异常坚利的牙齿。它往往会寡不敌众,满身被撕咬得伤痕累累,血迹斑斑。而每当危及性命,聪明的主人则适时“挺身而出“赶跑群狗,喂它几块新鲜的雪狼的肉。主人在施舍,同时引诱它掉进另一口陷阱,那就是令它食狼肉成瘾,视雪狼为敌。因为在广袤的西藏雪线以上山区,除偶尔际遇雪豹之外,唯雪狼是攸关牛羊生命的天敌。

  不待伤愈,它再次被主人置于群狗的攻击之中,搏斗、撕咬、流血。直至有一天,再多的藏狗看到它,一听到它低沉的怒吼就不寒而栗,落荒而逃。最后,主人会提来一只雪狼,让它们生死相搏。这时,狗性消失殆尽的它,方脱胎换骨,成为一只真正的藏獒。

  兽性被驯养到极致的藏獒,驰骋在漫无边际的雪域,威风凛凛,凶顽勇猛,除却主人外不亲近任何人,且唯以追逐雪狼享用其血肉为能事。有它守护牛羊,主人完全可以在和煦的阳光之下,哼着藏歌,眼望悠悠白云,尽情享受大自然的恩赐。

摘自“万维读者网络”02/24/2004

《二闲堂文库》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