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闲堂文库》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




 

从对伊战争论美民主政治的缺失

作者:许倬云


台湾《中国时报》四月七日发表着名历史学家许倬云的长篇文章认为:美军侵略伊拉克至今已经数十日,不过成全了独夫哈珊护持伊斯兰的声名,而布希自己连任的可能性,却已在战火中化为烟尘。

文章说:布希及其党羽筹划这次战争,为时已久。他们看事太易,以为凭藉美国国力及现代科技,独力对抗现存列国,也绰绰有余,借伊拉克开祭旗,正如当年「罗马和平秩序」(Pax Romana),树立一个新的秩序,由美国维持世界和平(Pax Americana),甚至推广美国制度于全球人类社会,均不是难事!谁知兵凶战危,蕞尔伊拉克,竟还打不下来。

美国是一个民主国家,怎么会有如此背逆立国原则与一般民意之事。为此,我们必须检讨,是否「民主政治」也有导致走火入魔的内在因素?毕竟,现代的世界,一处一处都在走向民主化,「民主」更是许多人憧憬的制度。尤其今日台湾,正在民主政治发展的阶段。美国已经经历了两个世纪的尝试,居然还有悖反民主精神的事,则我们更须悚然惊惧,认真检讨美国民主政治的内在缺失,以为我们前车之鉴。

此次美国侵伊之事,其所以如此演变,有两项现象,当予注意。一则是美国总统制的权力结构,二则是半个世纪来发展的选举文化。

先从美国的总统制说起,美国立国之初,世间还没有真正的民主国家。这一个新生体制如何运作,全由开国诸贤,秉持理想,创立制度。当世只有君主制度的开明政治,于是,总统也不外是经过公民选出的治国领袖,其权力不啻一国的君王(当时还真有尊华盛顿为国王的建议)。开国以后,将近百年,美国总统全是当时有社会地位的人士。美国宪法规划了三权鼎立,彼此制衡,早期大法官及参议院议员,也都是一时俊彦,有其足以抗衡总统的实力。

这一制度与英国内阁制不同。英制是由市民阶层,一步一步从皇室及贵族手中,争取了参政权,并时时防范政府权力太大,以致尾大不掉,再度侵犯民权。单从任期比较,美国总统,不论政绩好坏,至少在位四年;英国内阁则随时可经改选而换人执政。前者之利是稳定,后者则可以即时反映民意。

文章说,经过长期演变,美国已不再是由诸邦加盟组成的合众国。今日美国的联邦权力,已是中央集权制,而中央的行政权力又集中于总统一人。相对而言,三权中的法律权,专业性甚高,但检验立法与行政二权的反应,则十分迟缓,实质上对于总统权力的制衡,功效愈来愈不彰显。立法权所寄的国会中,议员素质也参差不齐。有见识有能力的议员,已经不多,而职业政客则充斥国会。参议院应是国之大老议政的场合,现在州权不强,参议员人选也就无复一方愿望。此中偶有诤诤之士,例如前几日辞世的莫尼汉,以及一贯反对战争的贾飞,甚至甘家最后一人的甘乃迪等人,均已是凤毛麟角。有些议员,是攀随总统选举的「便车」,夹带上台。赵孟之所贵,赵孟能践之;这些人哪能抗礼元首,更遑论制约其权力了。三权不能互相制衡,因此,对伊军兴,议坛一片诺诺奉承之声,在野党领袖轻轻批评两句,即招来共和党少壮保卫队的斥责,用「不爱国」为口号,压制反对的声音。美国总统制演变至此,这个有四年保障任期的总统,其权力的确无人能够约束。如果一位总统自以为有天降的使命,神谕的任务,则民意不足信,法律不可制,竟可比拟君主的权力!

作者指出:美国民主制度变质的另一现象,则是选举制度。最近三十余年来,不论总统选举,抑是州长及参众两院议员的选举,都必须经过冗长的「初选」过程,现代公众媒体,可以将演讲带到家中的起居室,依常理言,经过现代媒体,选民可以直接看到候选人,岂非「直接民主」的好事?然而,使用现代媒体的费用,十分昂贵。一个时段的包时价码,一般候选人是无法负担的。当年在地方广场搭台讲演的景象,已不复可见。小镇会议中讨论候选人政见也已罕见。乡里义工在家中约集邻居评论候选人人品及政见,更是愈来愈少。参选等于演艺人员的表演,有经纪人、有导演、有捉笔人代撰政见,也有促销的网络与管道。于是,候选人成功的条件,不在资格、人品、见识与抱负,而在言辞便给,相貌好,更在乎有归属的派系上下同其利益。这种政客,说话从来不兑现,举例言之,我州州长竞选时的承诺,到任后的第一次咨文演讲,已是完全变了调。

美国的选民,其实大多是马马虎虎的。论教育水平,美国的一般人都在高中以上程度。但是,大多数人的知识实在贫乏,也不在乎怎么辨别是非真伪。以这次对伊战争而言,布希指陈的侵伊理由,只有「哈珊专制暴虐」一条有理。其他三条,伊拉克与九·一一恐怖事件有分,伊拉克长程武器可以攻击美国,带来大规模伤害,以及伊拉克人民等待美军解放。每一条都是莫须有。但是最初居然有百分之六、七十的百姓,当真相信。我的邻居即是其中之一;然而,经过我的解说,她立刻承认从来没有认真考核当政者言论的证据及逻辑。百姓轻信而易变。自从开战以来,不相信政府所说所为的人数,每天都有增加。可惜,战争已经不能阻止!我们都必须承担这次孟浪决策的一切后果:包括联合国废功、美国的国际声誉跌落、无数伊拉克平民丧生、成百美国战士阵亡与数以千亿元计算的战费开支!

今日美国民主陷入如此窘境,其根本原因早在二百年前法国人托格维尔已经见到,亦即民主制度会沦为庸俗,哗众取宠的口号会误导一般人的判断。权力的腐蚀能败坏志节,更是司空见惯的常例。台湾民主正在起步,人类毕竟还是在不断的学习,人类社会发展的道路上,有无数歧途,也随处有陷坑。我们必须时时警惕,庶几不蹈前人的覆辙。


《二闲堂文库》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