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闲堂文库》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




 

全球性的“小报化”现象

作者:陈冰


十一月二十六日早晨,伦敦大街上出现一道惹眼的新景观:具有二百一十八年历史的严肃大报《泰晤士报》将其伟岸的“身材”缩小了一半。尽管总编辑汤姆逊(Robert Thomson)一再提醒,“你将注意到这与一般小报非常不同,它恪守严肃大报的价值观,只不过版面规格有所变化”,但读者仍异口同声地说:这是一份小报。

  率先“试水”的是英国《独立报》。这家创办十七年、具有“最广泛视野”的大报在面临生存威胁时,于今年九月率先出版小报版,发行量居然增加了百分之三十五。之后,《泰晤士报》迅速跟进,英国发行量最大的大报《每日电讯报》立即以“不排除出版小报”来回应。

  这种前赴后继的改版潮流,是百年小报化进程的必然结果。小报化革命不仅是版面尺寸的变化,更重要的是内容的变化:新闻和娱乐、公共事务和私人生活的界限模糊了;新闻关注点从政治、经济、社会转向趣味性的软新闻、新闻特写和人间故事;新闻记者的角色从“公民的看门狗”,降落到“新闻产品的出卖者”。


显示社会在进步

  英文“小报”(tabloid)一词是“药片”的拷贝,最早流行于伦敦,特指在有轨电车上阅读方便的微型报纸。一九O三年创办的《每日镜报》被视为世界上最早完型的小报,一九一九年纽约创办的《每日图片报》是北美的第一份小报。

  与传统的严肃大报相比,小报是一种“另类报纸”。它的读者对象不再是政治精英和受良好教育的社会贤达,而是普通大众,特别是工人、职员和其他“口袋里有点小钱,需要鲜活故事来刺激想像力”的非专业人士。这些人不大关心政经大事,对体育、犯罪案件、名流逸闻和生活奇事充满兴趣。

  小报的诞生,是社会进步的表现,意味着信息的传递和享用,不再是小资产阶级和贵族阶层的特权。政府丑闻、名流污迹和权钱交易等工业化过程中的奇闻怪事,普通人读来有趣,同样也能影响他们的投票意向,进而影响政治决策。历史学者们认为,媒体把读者群扩展到芸芸众生,不仅是报业充分市场化的结果,也是民主深化的具体表现。

  小报化过程是新闻关注点从严肃到通俗、从大政到琐事、从理性到感性的演进过程。十九世纪九十年代,美国的“黄色记者”搜罗名人绯闻,是小报化的开始。到了一九六九年,梅铎在英国创办《太阳报》,点燃了激进的小报化“革命烽火”。

  《太阳报》的第一个惊人之举是“三版女郎”,刊登年轻女郎的裸体图片。第一任总编据说只上过小学,但非常了解底层社会的阅读需求,因此能敏感地给读者送上“符合读者情趣和品味”的感性故事。

  《太阳报》出笼后,招来了新闻界的大声呵斥:“这根本不是报纸,这是乳房、淫荡和拳脚!”一些评论家批评说,这“败坏了读者品味,是民主的毒药”。但在市场上,《太阳报》所向披靡,发行量很快超过英国最畅销的《每日镜报》。许多小报不得不跟从《太阳报》的指向,在格调上“使劲往下滑”,直到“钻到新闻市场的每一个角落,捞取广告市场的每一便士”。一九七一年,大报《每日邮报》降格为小报,但在经济上却迅速翻身。

  小报的发达并不是英国特有的现象,而是一种全球性的现象。特别是在过去二十年,随着互联网和数字化电视在全球的普及,人们只要点击鼠标和按一下遥控,国内外大事尽在眼前。而小报却能提供一些“非常新闻”,这也许是小报昌盛的根本原因。在中欧、东欧,报业市场上最成功的是小报。匈牙利的第一份小报在一九八九诞生,六年后小报的市场份额便达到百分之二十八·一。香港发行量最大的三份报纸,就内容而言也都是小报。


大报前景着实难测

  《英国消亡评论》指出,小报化进程中最突出的特征不在于小报的活跃,而在于严肃大报失去了历史上曾有过的地位、尊严和影响力,“大报和小报的界限消失了”。

  在美国,新闻的道德魅力和舆论监督功能在明显退化,编辑理念与小报越来越接近。就连最严肃的《华盛顿邮报》,也决定每天在头版刊发至少一篇趣味性新闻特写。

  在英国,大报在不断学习小报的版面风格和新闻选择标准。《泰晤士报》和《卫报》早把其副刊和专刊变成小报,只把主报用大报规格印刷。英国几家大报的国际新闻在大幅下降,而趣味性新闻故事的数量在急剧上升,版面设计和新闻取舍常以小报为“借鉴的镜子”。

  在南美和东欧,大报产权从国家转移到私人业主手里后,无一例外地采纳小报“药方”,以赢回市场。

  从过去内容上的“洗心”,到目前形式上的“革面”,大报的小报化这一进程还有一个因素,就是人们生活方式的改变。随着现代生活流动性的增强,人们越来越倾向在火车、地铁、公共汽车和飞机上读报。英国《独立报》和《泰晤士报》的版面小报化,就是顺应了这种市场的变化,内容上也有更加通俗化的趋势。

  十年前,英国威斯敏斯特大学新闻学教授科林·斯巴克斯(Collin Sparks)在一篇著名的论文中预言,严肃大报在激烈的商业竞争面前将要绝迹,怀着神圣使命的大报编辑约翰逊先生无奈地失业,为没有社会责任感的报人感到悲哀。因此,在“适者生存”的商业逻辑面前,我们可能不得不面对一场新的报业革命:再见,严肃大报!

联合早报


《二闲堂文库》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