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闲堂文库》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




 

先祖轶事

作者:单晏


  我父辈的先祖据说是明代皇宫里的一名官员。他因护国有功,被明皇神宗赐阁亭一栋,建在先祖的老家。神宗还诏曰遁于此亭者,可避大明王法。1620年七月,神宗驾崩,其子光宗继位。光宗命薄且好色,在位一月不到,就病死在宫中。

  光宗逝,熹宗立。熹宗为幼主,所以先祖成了他的辅佐大臣及监护人。先祖因此常出入内宫,迎送小皇帝上、下朝。先祖之前是如何入宫发迹并成为明皇近侍的,后世族人并不清楚。但对先祖最离宫的起因,家族几百年来的传说却叙述得相当详细。它开始于一个对绝大多数明朝百姓来说是极为普通的一个早晨。

  那天早晨,先祖同往常一样,入寝宫接迎明皇。不想正遇皇乳娘容氏轻衫薄衣,倚床而卧,不经意间一对纤美的腿一览无遗。女性的态容与双腿,可改变她们的一生,也可改变男人的一生。先祖一见,不由脱口赞道“好一对玉色琵琶!” 皇乳娘面色微微一红,一双明眸幽幽地望了先祖一眼,轻手掩了掩裸露的双腿,柔声叹道“琵琶虽好无人弹。” 皇乳娘吹气如兰的轻应,注定了先祖祸福参半的后半生。他那句或许是不经意的话,象一位有创意的大画师,信手几笔,就装饰了这位独居深宫的青年女子空寂素白的内心。他自己的人生也因此而多彩起来。还是因为这句话,我们家族在江苏的历史就此开始,并在三四百年后产生了我。不能想象如果先祖是一位正统的儒家君子,我现在会是什么样的?我在这个世界上或许就不会存在了吧。

  不难想象,先祖同容氏的后宫秘事是充满了凶险与浪漫的。它含有历史上任何一篇伟大爱情乐曲的共同音符:对炽热情感的追逐及对严酷现实的藐视;对当下瞬间的投入及对过去将来的忽略;对相爱双方的拥有及对世间万物的放弃。可惜的是,没有多少人在大明亡歌的背景中听到过先祖同容氏之间的唱随之乐。

  熹宗朱由校在仅七年,是明朝的倒数第二个皇帝。因他自幼无母,由皇乳娘容氏抚养长大。熹宗即位后即封容氏为“奉圣夫人”。熹宗不喜政事,偏对木工漆器等感兴趣,整天同工匠在一起谈习雕虫小技。皇权因此逐渐落入了魏忠贤等人的手中,终至江山的颓废。魏忠贤的阉党在朝中一手遮天,号称“九千岁”,迫害重臣及政敌东林党人。据史记魏忠贤同皇乳娘容氏交情甚笃,他事业的开始--在朱由校登基后就被授予司礼监职,就是因为容氏。先祖的命运就这样通过容氏,而同魏忠贤、宦官等联系在了一起。

  人命运转折的契机或许只有一个,但原因却可能有许多。先祖同容氏的故事,在朱由校参政掌权不久就由太监密报给了皇上,其时先祖正在家乡省亲,远离皇城。这其中或许是由于政治原因,比如先祖是东林党人,或先祖不能为魏忠贤或一些太监所容;也或许因为容氏同重臣魏忠贤及先祖都有交道。总之先祖险些葬身于官场或情场这两个古今中外让无数人丧失灵魂或性命的地方。

  自隋唐来,历朝律典都有所谓不可赦免的十种死罪,俗称“十恶不赦。”《唐律疏议》称:“五刑之中,十恶尤切,亏损名教,毁裂冠冕,特标篇首,以为名诫。”到了明代,明朝据其“重其所重,轻其所轻”的刑法原则,在对十恶的执行上又要比唐律严酷许多。十恶其六为“大不敬”,它包括不敬皇帝或无人臣之礼,按律同十恶中的“谋反”“谋大逆”“谋叛”等罪一样皆为死刑。太监将先祖“不敬”奉圣夫人一事面圣后,熹宗皇帝闻奏龙颜大怒,诏令锦衣卫捉拿先祖问斩。

  容氏闻之,急差人给先祖送去一方锦帕,内有几枚红枣和一只梨。先祖一见,顿明容氏令其“早离”之意,遂策马狂奔出城。随后大队锦衣卫就到了,飞尘蔽日。现在想想,如果先祖稍稍笨那么一下,自作多情地误以为那食物是皇娘念及旧情的恩赐,把那梨两口嚼了,把枣给囫囵吞了,同他在时空中相隔几百年的我也就完了。

  据老人们说先祖抢在皇家追捕手前一步进了先皇赐给他可避难的亭楼。那亭在我父亲小时候还在,柱上据说还留有在先祖冲入门时锦衣卫试图砍杀他的刀痕。幸好那刀没砍中,否则就也不会有我有这说这段往事了。

  总之先祖躲过了那一劫难。他的官没了,皇家的傣禄没了,他的容妹妹也再见不着了。他自此隐居乡村,淡泊情怀,广结善缘,积造福田。他不因魏忠贤最终的衰败而喜;也不因明朝为清所亡而忧。“朝慕纷华,晚归禅寂”当是他一生最好的写照。1644年清兵入京后,腥风血雨,祸及许多明朝大臣及家人,但却没有在先祖恬淡无波的生活中加入涟漪。他在乡间留下许多子子孙孙,其中包括我爷爷、我爸爸和我。

  《了凡四训》中说,留金银给子孙,子孙未必能守;留诗书给子孙,子孙未必能读;不如积阴德于冥冥之中,使子孙受福不尽。先祖想必也相信这点,因为自他以后,我的祖上世代务农,没有什么钱,识字也不多,但生活却很祥和且多寿者。我爷爷活到九十才逝于江城。我的寿命虽不一定超过他许多,艳遇到目前较先祖也逊色太远(大约是他一人当年用完了后世几十代人艳福的缘故吧),但念及此生来之不易,在未生之前,即险遭不生之难,每天倒也快活自在。我自己已活过来的这一部分,是圆满无憾的,这想必是先祖所积阴德在做功吧。


《二闲堂文库》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