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闲堂文库》   回二闲堂  回目录




 

降将吴化文与虎将张灵甫



作者:李旧苗


今天回味此次苏州—上海—南京之行的照片,翻到南京总统府时,突然想起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在总统府里陈列的展览中与其他的一些历史记载中,一般都不提到底是哪支部队首先“解放”了这里,降下了青天白日旗。什么原因?这就涉及到了一位著名的降将——吴化文。

吴本来是冯玉祥的西北军帐下将领,后来看老蒋得势就成了中央军。抗战开始之后,一开始先是施展其逃跑功夫,成功的保存了实力,后来实在躲不过去,见势不妙又投降了一次,摇身一变成为汪伪政府的上将司令,并且还很卖力,在山东给八路军制造了不小的麻烦。对此,他对部下是如此解释的:“如果日本打赢了,咱们当然不吃亏,日本人输了的话,老蒋还需要我们去打,也不会把我们怎么样,最不济的话,还可以去投共军,他们也需要咱们打国军。”

此后的历史,倒还真如他所料,抗战胜利之后,这位“和平建国军”的第三方面军上将司令又成了国军第九十六军中将军长,在“剿共”中还有些战果。但毕竟“共军太狡猾”,一九四八年,和王耀武这位当年的抗战名将一起在济南被围,此时,吴化文的俊杰本色再次显露无遗,当机立断地临阵起义,让许世友一周时间便拿下济南,俘虏了王耀武。

吴化文麾下的部队从国军第九十六军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十五军之后,倒也继续发挥了其善战的英雄传统,打败仗、苦仗的时候从来不会有份,出风头的时候则绝对在场,第一个冲进总统府的殊荣,就落到了这支“前国军”的身上,却也害得大陆上的历史学家们不太愿意提及这一点。这支为不同的政府屡立战功的部队,后来改编为浙江省军区,吴化文也在成为开国中将之后转业浙江,任省政府委员、交通厅长,后升任政协副主席,带着四个老婆在西湖边过着逍遥日子,直至六二年善终。

当年率军赢得万家岭大捷、雪峰山大捷的王耀武,被吴化文背后捅上一刀,在战犯管理所里郁闷不已,写信给吴化文,责怪起义为什么不叫上自己,吴化文大笑,说王耀武既没有逃跑经验又没有投降经验,整天只知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当然不找他。这段对话,足以让所有人为之语塞。

不过比起另一位部下张灵甫,在六十年代中期贫病而死的王耀武还不算太郁闷的。当吴化文在日本人那边当着上将司令的时候,张灵甫正在浴血奋战。一九三八年十月在德安会战的张古山之战中,面对日军坚固险峻的张古山核心阵地,时任团长的张灵甫效法邓艾偷越阴平,率一营将士从山后悬崖攀上,占领张古山,取得关键性胜利。田汉作词的七十四军军歌中,有“张古山,血染红”一语,抗日铁军七十四军从此成为国军头号王牌主力,而张也因此获国民党云氅勋章,升任一五三旅旅长。一九三九年南昌会战中,他一腿被炸断,拒绝出国养伤而提前归队,从此成为跛腿将军。一九四一年上高会战,七十四军歼灭日军一万五千余人,以战功显赫荣获国民政府第一号武功状和最高荣誉“飞虎旗”,张灵甫也再获勋章。一九四三年常德之战中,张灵甫亲率突击队救援常德守军七十四军五十七师,作战异常凶猛,仅用一天时间即收复常德。一九四五年四月芷江保卫战中,张灵甫指挥七十四军五十八师在铁山与日军血战获胜,战后获三等宝鼎勋章,升任七十四军中将军长。

而就是这样一位抗战名将,不仅不能像吴化文那样安享晚年,甚至欲为王耀武亦不能了。当然,张灵甫的知名度要比吴化文高得多,拜中学历史教科书所赐,很多人不会知道那位吴化文中将,却都知道张灵甫殒命孟良崮。一次在北大BBS上读到一个为国军抗日正名的帖子,里面称张灵甫为抗日名将,作者却被许多人嘲笑不懂历史。在许多人看来,张灵甫不过是反共反人民的急先锋,之外再无其它,毙命孟良崮罪有应得。呜呼!毕业于北京大学历史系的张灵甫若泉下有知,看今日校友如此表现,不知作何感想?


摘自《真名网》



《二闲堂文库》   回二闲堂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