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闲堂文库》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




卞仲耘丈夫王晶垚给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校长袁爱俊的公开信




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校长袁爱俊女士:

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九十年校庆活动已经结束三个月了。

在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九十年校庆"评选""知名校友"的活动中,校方将宋彬彬圈定为“荣誉校友”;在九月九日的庆祝大会上把宋彬彬的大型展板竖立在学校大操场上;并将毛泽东接见宋彬彬的照片和受难者卞仲耘的照片一并刊登在《校史》和《图志》中。

这件事在海内外引起普遍谴责,网络和刊物上质疑之声遍布。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校方迄今仍然置若罔闻、毫无回应、令人骇异。

我是原师大女附中(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副校长卞仲耘同志的老战友、丈夫。现对此事件发表如下声明:


一、

一九六六年八月五日,原师大女附中(师大附属实验中学)的红卫兵在校园里,在光天化日之下将卞仲耘同志活活打死。凶手惨无人道,用带铁钉的棍棒和军用铜头皮带殴打,用军靴践踏,折磨达数小时,其过程令人发指!文革中,卞仲耘同志是北京市第一个被红卫兵打死的教育工作者。

十三天之后,一九六六年八月十八日,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接见红卫兵代表,其中包括原师大女附中红卫兵首要负责人派出的,由宋彬彬带队的五十名红卫兵代表。宋彬彬代表师大女附中的红卫兵给毛泽东戴上红卫兵袖章——这个袖章实质上沾满了卞仲耘同志的鲜血。毛泽东对宋彬彬说:“要武嘛。”

一九六六年八月十八日之后,北京市有一千一百七十二人被红卫兵活活打死,其中包括很多学校的老师和校长。

宋彬彬是当时学校的主要负责人之一。她对卞仲耘之死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现校方在知情者明确提出异议的情况下,仍坚持将“知名校友”的荣誉授予宋彬彬。对此,我不得不提出强烈抗议。


二、

一九八一年六月二十七日中国共产党第十一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一致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明确指出“实践证明,‘文化大革命’不是也不可能是任何意义上的革命或社会进步。它必然提不出任何建设性的纲领,而只能造成严重的混乱、破坏和倒退。历史已经判明,‘文化大革命’是一场由领导者错误发动,被反革命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

现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校方公然违背中共中央关于“文化大革命”的结论。将宋彬彬的活动和“八·一八”事件作为光荣业绩加以炫耀。这是对中国全体文革受难者及其家属的再一次最严重的伤害,对历史的亵渎。这种肆无忌惮的举动,是公然诱发“文革”卷土重来的危险信号,应该引起全党全国人民的警觉。


三、

强烈要求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党组织,严格按照中共中央《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的精神,对上述事件做出明智的处理,撤销授予宋彬彬“知名校友”的荣誉称号,并将处理结果通报海内外校友和在校师生员工;组织全体在校师生,尤其是要组织学生认真学习中共中央否定“文化大革命”的决议,让青年学生认清文革曾经给国家和人民带来的巨大灾难。

专此布达,伫候回音。

王晶垚

二OO七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北京


原载《观察》



《二闲堂文库》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