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闲堂文库》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




 

从童子尿煮蛋流行谈起

作者:祖述宪


  刚才接到编辑发来的三月八日《北京晚报》的报道:浙江东阳风行童子尿煮鸡蛋,相信此物大补,因而成为珍贵礼品。为此人们端着脸盆到小学排队接尿,甚至不惜找关系走后门,达到狂热的程度。

  童子尿治病或大补的说法有历史和文化上的根源。明代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上,人和动物的尿、粪都是可以治疗各种疑难杂症的药物,并且可以追溯到遥远的人类早期。这些秽物入药的名称颇雅:“马屎曰通(白马通),牛屎曰洞,猪屎曰零”;还有蚕沙(蚕屎)、夜明砂(蝙蝠粪)、五灵脂(鼯鼠粪)和望月砂(兔粪)。人屎则称黄龙汤、人中黄,人尿称轮回酒、还元汤,主治大热狂走、骨蒸劳复,或止劳渴、润心肺,治癥积满腹、去咳嗽肺痿和难产胎衣不下。童尿尤其珍贵,用途更多。古埃及和古印度也都用过动物粪尿治病。古代人类对自然的认识混沌蒙昧,那时医药完全是巫术,当然无须苛责。但是现代科学昌明,医药发达,人们仍然坚持相信古人的这些做法,那就值得深思了。

  童子尿治病一直在民间流传,我幼年住在农村时,记得曾有人来索尿治疗肺(结核)病。一九五八年前后特别提倡中医,人尿或童子尿治病在医学杂志上屡有报道,我印象最深的是尿泡蛋防治麻疹的文章。人尿治病或者“大补” 显然毫无科学根据。首先让我们看看人尿里有些什么成分,尿主要是水分,含少量无机盐,所以有点咸味。病人的尿里可能还有些异常成分,象肾脏病病人的尿里有蛋白质,糖尿病有糖。此外,尿里可能含有极微量的性激素和肾上腺皮质激素或其他成分的代谢物,英国一位研究中国科技史的名人曾说,中药秋石(尿桶沉积物)含性激素,所以中国人知道激素比西方早,其实毫无道理。前些年有些地方公厕里放着很多尿桶收集小便,据说是用来提取治疗心肌梗塞的溶拴药——尿激酶,不过我不知道是否真的。不过尿激酶是否有临床应用价值也是问题,何况那时早已有尿激酶不能比拟的确实有效的溶栓药物。尿里的上述物质含量甚微,不可能起任何作用。

  童子尿也没有什么不同。在有些人的想象中,儿童朝气蓬勃,童贞身体里一定保有什么“元气”,相信童男童女的“元气”有补的作用,因此认为“童子尿煮蛋大补”。这和相信羊胎、鹿胎、鸡胚蛋滋补一样也是迷信。“进补”是东方的一种传统文化,有其历史渊源。古代帝王权倾天下,虽穷奢极欲享尽荣华,但仍为衰老病死所苦,因而追求长生不老、青春欢乐常驻。道家炼不老之药,可能是补文化发达的根源。其实医学上并不存在补药,在西方国家也有“保健品”行当把维生素等当补药,但如果身体不缺哪种维生素,吃多了也无益,有些还可能有害。我国家喻户晓的传统补品,如银耳、燕窝、鹿茸、阿胶、人参,都没有临床和实验研究证明有“滋补作用”,从科学道理上来说根本就没有作用。所以,一位著名的生化营养学家说,“嗜用补品是一种缺乏营养常识的浪费行为”。甚至清朝名将左宗棠也不相信补品,近一百五十年前他在家书中说:“滋补究是无益,总要自己加意葆练。”不过,“童子尿煮蛋”对遭受饥荒,患营养不良的人倒是真有“大补”作用,那是因为鸡蛋。

  那么,东阳的“童子尿煮蛋”为什么会流行到这种程度呢?这是社会心理的因素起作用,是大众不加分析地轻信,深信不疑地争相模仿的社会性行为。当然也与我们的传统和思维方式有关系。我国古代一则寓言说明这个倾向:某人吐了一口痰好像鹅毛绒,于是传开来说,这人吐了一根鹅毛,一传十、十传百,辗转相传,最后人们奔走相告:有人吐出一只大白鹅!这个寓言故事虽然有些夸张,但在我们生活中类似的真实事件并不缺少,这既由于个人的“偏听偏信”和“轻信无知”,但实则是群体心理机制使然。

  法国著名社会心理学家勒庞(1841-1931)说:人象动物一样有着模仿的天性,才使时尚的力量如此强大。群体缺乏理性推理能力,也没有任何批判精神。各种观念、感情、情绪和信念,在群众中都具有病菌一样强大的传染力,它不但迫使个人接受某些意见,而且也能让他接受一些感情模式。“文化大革命”红卫兵的疯狂和社会大众一度对“气功”的痴迷,就是典型的群体心理的表现。追星族听流行歌手演唱的狂热场面;轻信谣传追求治病验方、仙水,以及当前广东流行一种“非典型性肺炎”,许多地方抢购白醋和板蓝根等事件,同“童子尿煮蛋”流行都是一个道理。

  也许有人说,我自己就吃过“童子尿煮蛋”或者某种补药,觉得很有效。但是,评价一种药物或补品有没有效,要进行严格的对照临床试验,不是什么医院或医生都能做得好的,更不是一般人凭着感觉能判断出的。有些人吃了补药以后,自觉精神好了,或者病好了,这里面原因很多,最可能的是心理暗示造成的安慰作用——信则灵。所以,现在有些人利用传统文化和大众心理,不断策划一个又一个的新老补药或保健品,利用广告宣传鼓动和社会从众心理,“弄假成真”,大发其财。


  附注:

  一位并不相识的北京一份科普刊物的编辑,电话要我写一篇介绍“童子尿煮鸡蛋”的稿子,我说这是无稽之谈,连批评的稿子都不值得写。他说现在有些报道说,有的地方这东西很流行,应当介绍一下。于是他就把这篇报道发给我,同时还给我一个写稿要点,看来他可能相信“童子尿”的。我觉得科普工作任重道远,就写下这篇短文。不过我并不指望我的文章会有多大作用,除非那里的人“迷信”我,或者迷信刊登这篇短文的这个刊物。

  (姑隐编辑的姓名和刊物名称。)

  Subject:《健康XX》的XXX请教祖教授

  祖教授,

  您好!

  我附给您的资料如下《北京晚报》(2003-3-8 14:44:09)

  童子尿煮蛋大补?为接尿小学里端盆排队走后门

  北京晚报(2003-03-08 14:44:09)

  浙江东阳盛行用童子尿煮鸡蛋,一些人认为它可以大补。为接童子尿,现在东阳所有小学里都有人端着脸盆在排队,有的还要找校长和班主任走后门。

  童子尿只要男孩的。记者在浙江东阳市第二实验小学看到,每间男厕所里,便池旁边都放着几个脸盆,有的班在小套间里也放上个脸盆水桶,下了课,男同学都在小套间的桶里小便。据该校校长介绍,他们学校算管理严的,“接尿从正月十六开学第一天就开始了,许多人把脸盆放在男厕便池里。有的教师甚至放了个桶在教室里,搞得臭烘烘的……后来我不让他们进来,有人就到处找关系……”

  由于童子尿来之不易,尿蛋于是有了一定身价。用于待客或赠友,往往广受欢迎,客人感觉荣幸,主人颜面有光。

  1、在中医上“童子尿”到底有没有严格的定义。
  2、据有关资料显示“童子尿”在中医上有一定的药用价值,请您用科学浅近的语言把其药理讲解一下。
  3、“童子尿”是不是只有男孩子的才有药用价值?为什么?
  4、“童子尿”在服用前是否要进行特殊的加工处理?
  5、“童子尿”有没有适应症,是不是每个年龄段的人不分性别都适用?
  6、用“童子尿”煮的鸡蛋是否有药用价值?
  7、请您讲一讲服用“童子尿”、“药蛋”的毒副作用,以正确引导广大读者。

  请祖教授结合上述文字和问题,在近两天内写一篇一千两百左右的科普文章,谢谢帮助!

  致礼!

  XXX

  2003-03-10


《二闲堂文库》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