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闲堂文库》   回二闲堂  回目录




告别博客



作者:唐逸


我没有浏览网络的习惯。好心的年轻朋友替我开设博客,甚至替我管理(输入我的旧文章),用不着我去看,我只是偶尔输入一两篇短文而已。但我终觉这种形式并不适合我,因为字数有限制,读者要求“好玩”,而我只会讨论“费脑子”的“严肃问题”。比如近来有两件事引发我的点滴“严肃思考”。其一,偶尔在电视上看到美国华裔花样滑冰女冠军作为美国文化大使接受采访,她的谈话和思维与同龄中国女子颇不同。例如她谈到希望与中国年轻人交流关于勤奋、自律、责任这些普适的价值。恕我孤陋寡闻,我确实没听到这类话从二十岁的中国人口中说出过。其二,我侄女将一个二十多岁的英国女子的汉语博客文章寄给我看,她的词汇虽有限,但用词之允恰,行文之自如,思维之独立,幽默之得体,也与中国年轻人不同。恕我孤陋寡闻(又是孤陋寡闻!),我也确实没见过二十岁的中国人写出过如此既富常识又不跟潮,通过自学和自省,无论在什么地方都能“找到北”的文章。

这两件事对于我来说都是值得自省,甚至引起危机感的,因为使我看出,当我们的教育正在复制一代一代的“中国人”,制度不断复制“国情”和“特色”的时候,人家的年轻人却在另一种教育环境中成长了。那个环境并不完美,有很多不公平的事情,有贫富悬殊,甚至有“霸权”,但教育不是控制在权威或商业手里,教书和上学不被当作谋财之道,知识不受监查和删改,言论和媒体不受遏制等等。学校的训练颇严格而遵守合乎逻辑的方法,目的在于养成独立自学和有效思维的能力。这样出来的人,无论到什么地方,都不会按照社会在他/她脑子里设定的思维定势去跟从,而是有着观察现象的眼睛,发现问题和矛盾的头脑,必备的历史和科学知识,厘清概念的逻辑技术,清晰思维和表达的语言能力,对人性根本价值的尊重因而有豁达的胸襟,等等。

当然,如此概括难免失之类型化,实际上人有种种差别,不可一概而论。但总的来说,两种教育体制造就出来的人有明显的类型差别,大概难以否认吧。从小地方也能看出教育结果的差异。有人问这位英国女士何以汉语学得这么好。她的回答也很简单:无非是多看多听,把不懂的词语记下来,每天背熟二十来个生词。这个回答确实很简单,没有什么奥妙。然而这里面却蕴涵真理,值得深思。第一,每天坚持背熟二十来个生词,这需要坚强的毅力和严肃认真的精神。我们可以扪心自问,我坚持过几天?我为什么没有这种毅力和认真的精神?我的汉语不通,英语也学不好,为什么?第二,多看多听,这蕴涵主动追求知识的精神,也是学语言的最佳方法。如果不是充满好奇心和渴求知识,只为“应试”“挣钱”“升级”,会这么主动张大眼睛去看、伸直耳朵去听吗?而且,由于语言是人类意识的形式,沉浸在外语的流动中(也就是沉浸在另一种意识形式的流动中)实在是最佳的学习方法。只有通过经常的看和听,使你的意识叠合于另一种流动形式和节律,才能真正掌握那种语言。总之,一位十几岁的英国人在英国学校学习几年汉语(而不是受惠于中国的“对外汉语教学”),就能不仅说得一口流利的汉语,而且能比受过“高等教育”的中国人写出更清新畅达、善于思索、曲尽其意的汉语文章,难道不令我们深思么?如果连深思也不能,那就更应自问:是什么教育使我失去有效思维能力的?失去求知的好奇心和热情的?难道我们只会像电视上那样跟在“名人”脚跟后面傻笑傻玩儿吗?教育低智化是一个必须直面迎对的严肃问题,绝不是拍案而起痛骂别人就可以遮掩过去的。

“要知道,一旦外国人学会了汉语,那汉语就不再属于中国人了。”恐怕是的,因为在这个国度里,已经没有多少人为汉语付出深深的爱,心慕而手追之了。



《二闲堂文库》   回二闲堂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