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闲堂文库》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




 

历经千年依然不坏 唐僧头盖骨成都首露真容



作者:兰俊


     天府早报报道,昨(13)日,记者避开成都文殊院如织香客,绕过几处幽深院落,在古朴雅静的方丈室,4名身着黄衫的僧人捧出一樽镏金舍利塔,一块珍藏于文殊院的唐僧头顶骨首次露出真容,记者幸运地成为唐僧顶骨在外界的第一名亲眼目睹者。


唐僧顶骨·现场篇


文殊院藏镇寺宝记者寺里觅踪迹

  文殊院为著名的佛教寺院。它的前身是隋代的信相寺,后毁于兵灾。相传清代康熙年间有慈笃禅师夜放红光,红光中有文殊菩萨像,便于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集资重建庙宇,改称文殊院。康熙御笔“空林”二字,钦赐“敕赐空林”御印一方。

  院内珍藏有许多珍贵文物和佛经、文献上万册,如院僧先宗等3人于每日清晨刺舌蘸血书写的“舌血经书”;明神宗的田妃绣出千佛袈裟;清杨遇春长女以自己头发绣制的水月观音。“这也是宝贝!”昨日下午,文殊院方丈宗性大和尚手指方丈室内高悬的“开甘露门”牌匾说道,牌匾上4字为康熙17子果亲王所题,题写的原件至今还保存在院内。

  为什么在相当长的历史年月里,外界对文殊院供奉唐僧顶骨从不知晓?“因为玄奘大师的顶骨是圣物,不能随便展示。”文殊院方丈宗性大和尚说。


僧人捧出舍利塔红色衬垫呈头骨

  昨日下午,文殊院。宗性大和尚端坐在方丈室中,指着一侧的内室房门,示意唐僧顶骨将由那里捧出。宗性大和尚言明,从未有外人涉足供奉地点,唐僧顶骨只能在方丈室里观看。

  等待片刻,4名身着黄衫的僧人从侧门鱼贯而入,走在最前面的僧人捧着一樽金光闪闪的尖塔。他小心翼翼地将塔轻轻放在方丈室正中的宽大木桌上。

  “顶骨就供奉在里面!”宗性大和尚说,塔是镏金舍利塔,塔基为珍贵的红木制作。塔下部有一圆孔,从那里可以十分清楚地看到塔中顶骨。

  舍利塔外还罩了层圆形玻璃罩,金光投射而出,黄灿灿地铺满桌面。黄衫僧人闪开一丝间隙,以目光示意记者靠近,而闪出的缝隙刚好容身记者走进细看。虽然方丈室高悬灯盏,宽敞的房间里还是显得灯光偏淡,而投下的灯光在玻璃罩上泛出一圈炫光,更加无法对唐僧顶骨分辨真切。

  经宗性大和尚同意,记者小心翼翼地取下玻璃罩,发现塔身圆孔仅有5分硬币大小,同样镶嵌着一层玻璃,将唐僧顶骨密闭在舍利塔中。宗性大和尚说,自唐僧顶骨供奉到舍利塔中,玻璃罩还从未移开过塔身。

  凑近塔身圆孔向里望,看见的唐僧顶骨略呈圆拱形,比一节拇指稍小,颜色暗黄中稍微偏白,由一根细线固定于红色衬垫。红色衬垫质地细腻,泛出柔和的红光。本报摄影记者弯腰凝神屏气,镜头贴近圆孔,用了整整4秒钟时间,才完成对唐僧顶骨图片的曝光。经历1340年后,唐僧顶骨首次被新闻图片定格在历史性的一瞬间。


  千年骨4秒定格供奉地机关重重

  不过1分钟,宗性大和尚便吩咐那4名黄衫僧人将舍利塔捧回供奉处。宗性大和尚笑说,就这短短的1分钟,已经是破天荒地将唐僧顶骨向外界展示。之后,它又将深藏,并处于专人严密看护之中。今后“原则上不会对游人开放,最多考虑定期展示”。而即便有这样的展示机会,舍利塔也由文殊院僧众严密监管,游人也不可能如此近距离观看。

  宗性大和尚讲解,唐僧顶骨原来一直供奉在一只玉盒中,时间长达20多年。这樽镏金舍利塔是去年专门从香港定制回来的。

  除供奉着文殊院镇寺之宝外,文殊院还珍藏着许多文物。宗性大和尚说,纵然不算供奉地点机关重重,只需将门一关,任何人也难从中找到进出通道。


  唐僧顶骨·揭秘篇

  高宗六年唐僧圆寂奉旨葬在陕西樊川

  唐僧顶骨是怎样流传至今?宗性大和尚介绍说,唐僧生于600年,13岁在洛阳净士寺出家,16岁到21岁在成都生活、受戒,成为一名正式的出家人。21岁后,唐僧离开成都,从湖北绕道长安,之后由长安到印度求学,历时17年。

  唐僧晚年一直在长安译经,当时有很多成都出家人参与其中。唐高宗麟德六年(664年),唐僧圆寂。唐高宗惊悉,忧伤难抑,三天不上朝,认为大唐痛失国宝,赐葬在陕西铜川玉华宫。唐高宗每日早朝都能看见唐僧墓地,悲伤难愈。三年后,大臣担心皇帝悲伤过度,建议赐迁墓地到白鹿原,后来奉旨葬在陕西樊川平原的兴教寺。


  兵灾毁了舍利塔辗转千里到南京

  唐僖宗广明元年(880年)黄巢起义,兴教寺的三藏舍利塔被毁,唐僧顶骨暴露出来。此时恰逢一出家人发现,心中无限伤感。他收拾好顶骨,背至终南山紫阁寺中,建一塔供奉顶骨,并刻下碑文说明其中原委。此后一段时间,唐僧顶骨一直供奉在这里。

  南宋《建康志》卷四十六记载:“端拱元年,僧可政王终南山,得唐三藏大遍觉玄奘顶骨,为建塔归于寺。”元《金陵志》记载:“塔在寺之东,即葬唐三藏大遍觉玄奘法师顶骨所,金陵可政和尚于宋端拱元年得之于长安终南山紫阁寺。”其紫阁寺一句,确切表明南京所藏玄奘顶骨,来源于终南山紫阁寺。

  北宋太宗端拱元年(988年),南京天禧寺住持演化可政大师朝山时,又在毁于战祸的紫阁寺内发现玄奘顶骨。他看了碑文得知是唐僧顶骨当即哭倒,于是又将顶骨与碑千里迢迢地一同背回南京,葬于天禧寺内。

  到了明朝洪武十九年(一三八六年),唐僧顶骨被迁葬在天禧寺之南,并建三藏塔供奉。明成祖永乐六年(一四O八年)天禧寺毁于大火,明成祖再建大报恩寺,并继续供奉玄奘顶骨。

  清朝末年,大报恩寺又毁于太平天国战祸,因三藏塔建有地宫,并未全毁,但自此,玄奘顶骨便埋没了一百多年,在历史烟云中鲜为人知。


  疑问:唐僧头盖骨何以历经艰险到成都

  唐僧顶骨怎样来到文殊院?世界其他地方还有没有唐僧顶骨存在?文殊院方丈宗性大和尚接受采访,首次披露了唐僧顶骨是如何保留至今,以及唐僧的八块顶骨在印度那烂陀寺、日本琦玉县的慈恩院和奈良市的药师寺,以及中国南京的灵谷寺和玄武湖山塔、成都文殊院、台湾新竹的玄奘寺等鲜为人知的史实。

  第一章日本人南京挖地宫意外发现唐僧头骨

  供奉玄奘顶骨的大报恩寺在清末毁于战火后,玄奘顶骨便一直不知所踪。一九四二年二月二十三日,当时笃信佛教的日军队长高森隆介在南京中华门外雨花台旁建神社时,无意中挖掘到地宫,并从中找到一只锦盒,里面密藏着唐僧顶骨。消息公布后,被世人质疑:唐僧圆寂于长安,怎么会在南京发现他的顶骨?

  在挖掘地发现的石函内,有众多佛像、佛器及珠宝,石函两侧刻有记载唐僧顶骨迁移的渊源文字,与文献所记载一模一样。

  石函一侧有铭文:“大唐三藏大遍觉法师玄奘顶骨,早因黄巢废塔,今长干演化大师可政于长安传得,于此葬之。天圣丁卯二月五日同缘弟子唐文遇、弟文德、文庆、弟子丁洪审、弟子刘文进、弟子张霭。”

  另一侧的铭文为:“玄奘法师顶骨塔,初在天禧寺之东岗,大明洪武十九年受菩萨戒弟子广福……普觉迁于寺之南岗三塔之上……”这些在《建康志》、《新金陵志》上都有记载。人们这才确信,锦盒里保存的真的是唐僧顶骨。石函出土后,陪葬品被哄抢一空,日寇将唐僧顶骨打碎成多份掠至日本。

  第二章唐僧顶骨存有十份 成都分得其中一份

  唐僧顶骨重现于世,却又落入日本人手里,国内要求归还的呼声日益高涨。上世纪四十年代初,经汪精卫伪政府交涉,日方私自留下其中一份,剩下的归还中国。

  根据文献记载,唐僧顶骨在我国共有六份,分配到全国五个城市。其中广州分得一份、天津一份、北京一份、南京二份。因成都是唐僧的受戒地,故分得一份。

  南京分得的二份分别供奉在玄武湖和保存在南京博物馆。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中山陵旁的灵谷寺开放,将保存在南京博物馆的顶骨移至灵谷寺供奉。为了妥善保存顶骨,寺方特别将顶骨置于真空玻璃器皿中,外罩佛教协会赠送的十三层檐(楠)木塔。由于这座木塔原是北京广济寺供奉佛牙所用,所以又名佛牙塔。

  一九五五年,以郭沫若为团长的文化访问团出访印度,将天津的那份顶骨送给了印度,至今供奉在印度那烂陀寺;日本私自留下的一份顶骨,后来分成三份。在一九五三年秋天,由章嘉大师、印顺老法师及李天春居士向日本争取,其中一份才归至台湾日月潭修建的玄奘寺供奉。日本留下的两份分别供奉在奈良市的药师寺和琦玉县的慈恩院。

  第三章文革时期保护头骨方丈将其缠在腰间

  一九九九年,供奉在南京灵谷寺的顶骨又分了一份给台湾,供奉在台湾新建的玄奘大学。赠送台湾玄奘大学的顶骨,长2.8厘米、宽1.79厘米、厚1.42厘米。

  世事变迁,北京分得的那份顶骨在“文革”中散失,广州分得的顶骨也最终不知去向。

  成都分得的顶骨最初供奉在成都南郊近慈寺。建国后,川北行署领导张秀熟与四川大学教授蒙文通怕顶骨散失,写下公函派工作人员将顶骨保存到博物馆。一九六二年,成都大慈寺开放,又将顶骨供奉寺中。一九六六年,顶骨移送到成都文殊院。文革中,文殊院前任方丈宽霖法师为保护顶骨终日将其缠在腰间,这才使顶骨度过特殊时期,至今无损。

  宗性大和尚说,现在世界上共存在8份唐僧顶骨。其中成都一份、南京二份、台湾二份,以及印度一份、日本二份。最近总数可能再增加一份,即西安从南京分得一份。


(天府早报记者兰俊摄影蒙明国) 摘自《天府早报》


《二闲堂文库》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