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闲堂文库》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




 

民国第一保镖和民国第一刺客



作者:生不逢时


两个月前读到一则新闻: 已故“中华第一保镖”杜心五真假孙子官司,一月五日在湖南长沙市尘埃落定。《杜心五自然门武功集粹》一书作者、湖南慈利人杜飞虎被法院认定假冒杜心五孙子,并被判决承担相应赔偿责任。

杜一八六九年出生在湘西张家界,又名心武。那里匪患无穷(贺龙即是),民风强悍,老百姓多有习武的传统。他从小师从川人徐矮子,得自然门法真传。后云游杭州及青海新疆等边陲之地,遍访名师,从此天下无敌。杜早年做过镖师,保护商家,威震四方,土匪闻之丧胆,被誉为“南北大侠”。

百年前他去日本留学,习农业。经湖南桃源人宋教仁介绍,成为同盟会首批会员,任孙中山先生保镖。通常几十人近不了他的身,之前他在北京时某天在茶馆听戏,见流氓欺负一位和尚,杜路见不平,出门将几十个流氓打得爬在地上。宋教仁被刺,杜不在身边,他为此自责并一度出家。袁世凯这一枪,将两党制打的粉碎,也使得中国在自由民主的道路上走了近百年的弯路。最近读到一些为袁翻案的文章觉得实在可笑,那帮人真是糊涂得可以。怪不得数年前一位模特儿以为宋教仁是宋氏三姐妹的父亲。(本人在唐人街见过转载国内杂志文章,居然是这么写的,荒唐之至)

四年前国内拍了部电影(中华第一保镖—杜心五),杜名声大振。

笔者先人跟杜是老朋友,并一度随杜练功,每天用双手朝米捅里插,弄的血肉模糊,(据说功炼成以后,掏敌人的心肺不成问题)。听杜说有功夫的人,死时会很痛苦,终于知难而退,这还算是好的,炼自然门,全身要绑上比自己身体还要重的沙袋走梅花桩。功成则身轻如燕,可在壁上行走。可惜杜看上的一位身体素质好的人不想习武,其他人又吃不了那个苦,最重要的是缺乏悟性,以致这一流派失传。

杜有一次遇见他以前的师弟,对方想试试杜的功力有无长进,将杜双手反绑,两人进入一间黑暗大屋,师弟遍寻不获,冷不防被人从头上点了一下,大惊。开门一看,杜全身吊在粱上,用脚踢的。

像杜这种功夫,旁人根本打不到他,就像对着一个球来打,永远击不中要害。

杜的拿手好戏是(轻)内功,一次他将一口大铁锅摆在外面,双脚踩在锅边,他一边练功,铁锅像陀螺一样飞转,好似没有重量一般。

军统特务头子戴笠曾经想为宋子文物色一位保镖,杜不愿意,装成没有什么本事的样子,来人一看杜是这么个貌不惊人的瘦小之人,回去跟戴一说,也就算了。

有一次在上海一旅社,武坛闻人柳松年一大早就在天井里练功,相当嚣张。门房知道杜功夫了得,问柳怎么样,杜抽着水烟袋,不紧不慢地说,不怎么样嘛。柳听见后,见是个弱不禁风的老头子,口出狂言,暴跳如雷,一定要同杜比试比试,门房想看热闹,鼓动杜下来试试。

杜提着水烟袋,慢慢下得楼来,立在天井正中。柳问:谁先来,杜说,让你这位年轻人先罢,柳一听,大叫一声,全身一蹲,双肘同时击地,数块半尺厚的大青石立刻粉碎,一脚横扫过去,众人还没有看清楚,柳立刻倒在一丈开外。原来杜只用烟袋铜头轻轻一点,借力打力。四两拨千斤,可以看出杜的功力高强。柳立马下跪道,小人有眼无珠,不识泰山。杜也大方,没说什么,笑了一下,上楼继续抽烟去也。他只不过要挫一下柳的锐气罢了。

五三年杜去世前,笔者长辈前去送终,见其异常痛苦,一米六几的身体收缩成一米四几,回想起杜师以前的忠告,不禁哑然。

说起刺客,杀死个把人不是什么难事,神枪手世界上多的是,过去枪毙人,只要给当兵的塞点袁大头,枪一响人必倒,枪子定从颈旁穿过,一点皮肉伤而已,许多共产党员就是这么活下来的。

难度大是打活动物体。既要将其轻伤,又不能伤及无辜,更是难上加难。

这个记录终于几天前在台湾给人打破了,尽管此人的来路不明,可是水平是明摆在那儿,如果他手法差一点,打中司机,吉普车冲入人群,造成的死伤没法估计,总统副总统将有危险。如果他的枪偏高一点,也是凶多吉少。台湾再来一次二二八都有可能。

陈总统必定非常感激这位杀手的专业水准。更重要的是,这一枪改写了中华民国四年的历史,打得国共两党胆战心惊,害得中共今后四年还得继续和陈水扁政府打交道,这次中共比起四年前来似乎学乖了许多,反应不像上次那么强烈,背后准备对策却是忙得手忙脚乱。两次乐观估计错误应该使中共今后变得实际一些。

高兴的是赌博组头,赚得盆满缸满,恨得要死的是普通赌徒,输得一干二净。

这位无名杀手是谁也许永远是个迷,出于何种目的也搞不清楚,但是造成的结果对民国的冲击史无前例。

此事件对今后的影响现在还说不准。不过称此杀手为民国第一刺客绝对当之。


《二闲堂文库》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