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闲堂文库》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




 

SARS将常留人间?

作者:王海川(编译)


尽管全球都在对非典型肺炎(SARS)采取防治措施,美国传染病专家认为,这种病毒很可能成为永久性威胁,无限期肆虐人间,至于这种新型传染病是一再引起危机还是偶然爆发则很难预料。

华盛顿邮报二十一日发表文章说,科学界正在形成共识:彻底消除新型肺感染的窗口正在关上,因为SARS病毒已经在很多地方扎根。

文章说,控制任何一种呼吸系统传染的疾病都很困难。因此,在任何情况下要在中国控制SARS也都是不可能的。但由于中国政府掩盖SARS时间长达几个月,任何在发病初期控制它的机会已经失去。

有些专家说,在有人感染的地方,SARS看来不大可能消失。美国全国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的法乌西(Anthony S. Fauci)说,它可能升级、升级、再升级。它有时会快速爆发。它也可能由于公共卫生措施而停留在这个水平并逐渐退潮。它也可能目前就在退潮,但就像我们看到的流感一样,在下个季节它可能以更凶猛的势头卷土重来。

研究人员已经采取早期步骤开发SARS疫苗,但新式武器最快可能需要几年才能发展出来,即使广泛接种疫苗也未必能消灭SARS。

尽管各国合作对抗很多种传染病,但被消灭的传染病还只有天花。大规模接种疫苗之所以能够消灭天花因为这是只有人类才会感染的疾病。关于SARS一个没有得到解决的问题是它是否潜藏在动物身上。

明尼苏达大学传染病研究和政策中心主任奥斯特罗姆(Michael T. Osterholm)说,它肯定要留下来。但还不清楚的是这种传染病将继续蔓延并成为全球公共卫生紧急问题,还是成为人类一种疾病,年复一年地偶然爆发。奥斯特罗姆说,问题在于“它是一种公共卫生骚扰、公共卫生问题还是公共卫生危机?”他说,“我们无法控制世界上的肺结核。那显然不像这种病容易传染。”

从长期来说,SARS可能对某些国家伤害更大。例如,中国可能继续是受害最严重的国家,而美国可能继续看到少数病例。

亚特兰大全国传染病中心的修斯(James Hughes )说,“目前我很难看到如何在中国或者香港这些地方消灭它。我认为说它要留下来是明智的。” 受“非典”影响,香港市民在“复活节”假期减少外出旅游选择留港消费。图为市民在商场玩游戏。(中新社) 不管SARS以何种形式发展,这种新疾病都显示了现代医药抵抗新病菌的威力,也暴露了面对自然产生的新病原即使今天的科学仍有很大局限性。

哥伦比亚大学莫斯( Steven S. Morse)说,各种技术对这次疫情的快速反应给人深刻印象,但SARS也在继续蔓延。

由于SARS去年十一月在广东省首先出现,二月末开始扩散到国际上,这种疾病已经蔓延到地球各个角落。到上个星期六,世界卫生组织说二十五个国家至少报告三千五百例SARS。数百人住院治疗,数千人被隔离,至少一百八十二人死亡。在美国,政府官员正在三十四个州调查二百多病例。

SARS在全球快速传染,因为它是几十年来可以通过喷嚏和咳嗽等方式传染的第一种危险疾病。此外,由于洲际空中旅行,被感染者以创记录的速度把病毒带到国际社会。

已经对于一种新型流感病毒可能出现而保持警惕世界卫生组织以前所未有的紧迫性做出反应。它发出全球警告,动员全世界最好的科学家和大力发动控制力量。由于担心生物恐怖主义,美国等国已经准备好迅速确定和分离病例,这是遏制初期疫情的关键。

美国的反应扑灭了某些早期热点,快速确定了病毒根源,对中国政府施加压力应付即将出现的爆发。但是,SARS继续从一个国家传染到另一个国家,可疑病例在几个星期之内达到几百个,甚至几千个。传染病一旦广泛扩散,要消灭它几乎不可能。

莫斯说,如果SARS是来自另外一种自然来源,例如某个物种,它就很可能过一段时间再出现。即使没有动物载体,SARS也可能继续蔓延。


《二闲堂文库》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