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闲堂文库》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




 

日本战犯从投降到走上历史的断头台

作者:何民



  58年前,1945年8月15日上午12时后,日本广播电台播放出事先录制的裕仁天皇的《终战诏书》,9月2日,日本代表在“密苏里”号战舰上签署了投降书,第二次世界大战正式结束,中国人民终于战胜了日本侵略者,迎来了期望已久的和平……

  1945年7月26日夜9时20分,美、英、苏、中四国发布《波茨坦公告》,要求日本“立即宣布所有日本武装部队无条件投降,”,但是被日本蛮横拒绝;8月6日,第一颗原子弹毁灭了广岛;8月9日零时,苏联向日本宣战,当日,美国的第二颗原子弹又投到了长崎。

  8月10日凌晨2点30分,面对“降”、“战”两派的激烈争斗,在大势已去无路可走之际,日本的最高领袖和统帅天皇裕仁不得不作出“圣断”:“只能咽下眼泪批准接受《波茨坦公告》。”与此同时,日本军内主战派的反叛也付之于行动。可是,在最后的关头,600万日本陆军的统帅,被当作大和魂和武士道象征的阿南陆相自杀,在“和”与“战”的天平上减去了一颗主战的重要法码。15日,天皇作出了第二次决断,裕仁的投降哀鸣之声终于播向世界,日本从战争恶梦中开始苏醒过来……

  1945年9月2日上午,在美国战列舰“密苏里”号上,一个伟大庄严的历史时刻到来:美、英、苏、中等国的受降代表、各国代表团、盟国的海陆空军将领、280位各国记者,在这里举行接受日本投降的“受降仪式”。8时整,军乐队奏乐;8时40分,参加仪式的人员走出舱室;8时45分,盟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将军带领尼米兹上将和海尔赛上将走上仪式的会场。场中间摆着一张长方形桌子,美方的麦克阿瑟等列在桌子的右首,桌后正面站列着中国代表徐永昌上将以及英国、苏联、澳大利亚、加拿大、法国等国的代表。在桌子对面甲板上,在众目睽睽之下站立着重光癸带领的3名陆军、3名海军和3名政府官员组成的日本国投降代表团。

  9时正,受降仪式开始。首先执行“羞辱5分钟”仪式,11个日本人面向胜利者在周围几百双严厉目光的注视下默然站立,短短的5分钟缓慢得像是过了一世纪,这是对战争罪犯的强烈的精神惩罚;5分钟后,麦帅发表简短的书面讲话,接着即令日本代表在投降书上签字。随后,麦克阿瑟代表盟国签字,尼米兹将军代表美国签字,中国、英国、苏联、澳大利亚、加拿大、法国、荷兰和新西兰的代表相继签字——第二次世界大战终于正式宣告结束,五十多年的世界和平时期终于到来。

  虽然战争结束,但是战争罪犯必须给予惩罚!1945年9月11日,占领日本的联合国军最高司令长官下达了第一批“对战犯嫌疑人的逮捕令”。接着,一批批日本战犯被关进监狱,受到审判,被送上历史的断头台,受到了正义的惩罚……然而,123名A级战犯嫌疑者中,最终被作为A级战犯起诉的只有28人。1948年11月12日,远东国际法庭判处东条英机、土肥原贤二、松井石根、武藤章、板垣征四郎、广田弘毅、木村兵太郎七名A级战犯死刑。

  日本战犯被判处死刑的,加上B、C两级战犯的913人,共为920人,分别在美国、英国、澳大利亚、荷兰、法国、菲律宾和中国管辖区被审判执刑;其中约三分之二是执行绞刑,约三分之一是执行枪毙。号称“马来之虎”的山下奉文就是在马来西亚马尼拉郊外的洛斯·巴尼约斯被执行绞刑。日本战犯的处决惩罚之日,就是被其侵略奴役的各国人民的大快人心之时;只遗憾的是,战犯们并没有受到全惩,他们一些人虽然伏法,但是潜藏的军国主义思想并没有随之埋进坟墓,昔日的战争幽灵仍然在今天游荡。


图一:收听投降诏书。


图二:收听投降诏书后的靖国神社。


图三:密苏里号上重光癸在投降书上签字。


图四:准备下山投降签字的山下奉文。


图五:等待投降签字的山下奉文。


图六:甲级战犯被带进军事法庭。


图七:伪满洲国皇帝溥仪出庭作证。


图八:战犯们等待宣判。


图九:1945年8月15日日本裕仁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


图十: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
后,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于8月16日在重庆向
全国军民发表广播讲话。


图十一:判处死刑的日本战犯被押赴刑场。


《二闲堂文库》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