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闲堂文库》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




 

维一按:前次回京,沈兄送我他刚刚出版的关于朝鲜战争的专著。此次回京
的最后一天,旧友在“烤肉宛”重聚,他又送我关于苏联档案的新书,可见
用功之勤。今日在网上看到这篇他工作的副产品,附在这里,以志存念。




溥仪一行是怎样从苏联回国的——来自俄国解密档案中的历史证据

作者:沈志华

  中国末代皇帝爱新觉罗·溥仪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被苏联军队俘
虏,并解往苏联。关押期间,溥仪曾作为证人出席日本东京的远东国际军事法
庭作证。1950年7月经中苏政府协商,溥仪及其亲属和原伪满洲国政府高
级官员、将领共58人被移交中国政府。

  溥仪的亲属和随从曾著述了他们被捕和在苏联关押期间的详细情况。日本
天皇宣布投降之后,溥仪一行按照日本军人的安排,打算从长春经沈阳逃亡日
本。1945年8月16日,当溥仪等人乘坐的飞机在沈阳降落,准备换机时
,被刚刚占领沈阳机场的苏联伞兵部队抓获,随后即被送往苏联赤塔“莫洛科
夫卡疗养院”看押。不久,在东北被俘的一些原伪满洲国政府高级官员、将领
也被送往此地。同年9月,溥仪等人被转送到伯力(哈巴罗夫斯克),先是单
独关押在郊区的“红河子别墅”,以后被转送到市内看守所,与日本战犯关押
在一起。溥仪等人被关押期间,主要是为苏联有关方面写为东京审判作准备的
材料。1946年8月,溥仪在东京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日本战犯时出庭作
证。据溥仪的弟弟溥杰回忆,溥仪当时担心以后会落到蒋介石政府手中,遭到
陈公博、周佛海那样的下场,所以三番五次给斯大林写信,要求留在苏联。至
于其他人,有的想投靠国民党,有的想投靠美国,也有的想返回日本。最后,
苏联政府决定将溥仪等人,连同一些作为战犯的日本人和蒙古人,移交新中国
政府。

  这里选编了一些有关溥仪等人在苏联关押期间的俄国档案文献,主要内容
涉及溥仪请求留居苏联给斯大林的信,伪满总理大臣张景惠等人给毛泽东的信
,苏联内务部关于如何处理溥仪等人及其财产的报告,苏联政府关于向中国政
府移交溥仪等人和其他战犯的决定等等。这些原始档案均复印或手抄自俄罗斯
联邦国家档案馆(ГАРФ)和俄罗斯现代史文献保管研究中心(РЦХИДНИ)。
原档案馆藏号附于文献之后(复印时个别馆藏号有缺失)。这批档案复印件现
保存在北京大学现代史料研究中心和北京东城东方历史学会,供学者自由查阅。
文献编号(SD*****)为档案复印件收藏者为保管和查找方便而作。为了便于
阅读,编者在校对时对译文做了必要的注释和说明。

  这组档案文献由沈志华、王晓东收集和整理,王英杰、刘名子翻译,沈志
华、方琼校对和编辑。

  沈志华
  2002年2月


  SD09109
  克鲁格洛夫关于溥仪请求留在苏联生活给斯大林等人的报告
  (1947年12月30日)

  斯大林同志,
  莫洛托夫同志,
  贝利亚同志:

  被关押在哈巴罗夫斯克市内务部第45号特别监狱里的被扣留人员、原伪
满皇帝溥仪递交了给苏联政府的呈文,请求让他留在苏联生活。

  溥仪在呈文中表达了他对苏联政府的感激之情,感谢让他做为苏联公诉的
证人出庭东京审判,从而为他提供了“一洗十余年来之积恨耻辱”的机会。溥
仪在呈文中写道:将来“对于苏中两国人民之永远亲爱、永久团结、永久幸福
事项,愿尽余全心全力”。

  与溥仪给苏联政府的呈文一起,还收到了他两个侄子给苏联政府的呈文。
他的两个侄子:爱新觉罗·毓章(1922年生),爱新觉罗·毓彦(191
9年生),都关押在内务部第45号特别监狱中。他二人原来都生活在溥仪的
宫廷里。毓章和毓彦在声明中请求留在苏联生活,以便“有机会学习新的科学
成就并同溥仪一起工作”。

  溥仪呈文的照像复制件和呈文的俄文译文附后。
  呈文原件存在苏联内务部。
  苏联内务部长С.克鲁格洛夫(签名)
  1947年12月30日

  附件:
  请愿书[1]

  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政府

  余兹再三以最大诚意与热烈之希望,恳请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政府
。俾遂余能长期居住于苏维埃联邦内,得以研究新学识。此余唯一之夙愿,故
不顾繁渎,更申言之。余今年已四十有一矣,回忆幼时,曾为中国之皇帝,后
又被迫为满洲之傀儡皇帝,统计余之生平,皆在腐败官吏、野心军阀,以及帝
国主义者之包围压迫下。身受其蹂躏,榨取者亦既半身矣,完全陷在黑暗悲惨
之环境内,真乃呼吁无门,离脱无术也。兹幸在一九四五年因苏联邦之仗意〔
义〕出师,一举而击破根深蒂固之日本关东军,不独解放全东三省之人民,即
余亦因此而得脱去日本军阀之桎梏,此余精神上之生命复活也。

  迨至一九四六年蒙苏联邦当局允许余赴东京而为对裁判日本战争犯罪人法
庭之证人,因得一洗十余年来之积恨可耻,此更余所引为意外之欢喜及幸福者
也。此皆苏联邦之所赐也。

  故余对于既拯救余之生命并允许余为精神上之刷洗两事,实为余极端感激
而不能志者。是以此后余愿以一介人民之资格,愿对于苏中两国人民之永远亲
爱,永久团结,永久幸福事项,愿尽余全心全力,而努力前进。此即余感谢苏
联并愿酬报苏联之处者也。

  以上乃余之至诚决意,是以再三申请,敬候核夺焉。余并经此重表余至大
之谢意,并敬祝斯大林大元帅之福祉并健康。

  并敬祝
  全苏维埃联邦人民之福祉及永久之繁荣.
  一九四七年十二月九日
  溥仪

  ГАРФ,особаяпапкаИ.В.Сталина,д.171,лл.523-52
8.


  SD09106
  克鲁格洛夫关于原伪满洲国官员集体声明呈斯大林等人的报告
  (1949年5月31日)

  斯大林同志,莫洛托夫同志,贝利亚同志,马林科夫同志,维辛斯基同志
:

  在哈巴罗夫斯克市苏联内务部的特别监狱里关押着被扣留的原伪满政府部
长和将军们,他们递交了一份呈中国共产党主席毛泽东的声明。

  他们在声明中表达了对苏联的敬意,感谢苏联宽待他们这些俘虏。

  被扣留的原伪满的部长和将军们同意任弼时在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第一
次大会上的讲话,该讲话提出了建立中国……[2]的任务。[3]他们发誓,如
允许他们回国,他们将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在建设中国新民主主义的国家
中尽自己所有的公民义务。

  提到自己过去的行为,这些被扣留的人在声明中指出,以往14年他们在
满洲国的工作是为叛国者服务的,承认自己是日本军国主义分子的玩物。

  内务部呈上原伪满36名部长和将军声明的俄文译文,请你们审阅。

  声明原件存苏联内务部。
  苏联内务部长С.克鲁格洛夫

  附件:

  中国,北京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
  毛泽东先生:

  1945年8月,苏联军队解放了满洲。同时,我们——张景惠和其他人
,与日本军官一起来到苏联俟罪。

  在3年另8个月的时间里,我们受到了苏联的宽容对待,没受任何歧视。
在这里,我们第一次相信了,苏联是实现了普遍平等的国家,不以社会出身、
民族和种族为转移。由于这一原则,苏联博得了全人类的爱戴。这一原则是消
灭帝国主义战争和建立全世界和平的正确途径。

  通过联共(布)的历史看出,苏联在十月革命之后所取得的成绩使它能够
战胜武装干涉,粉碎法西斯德国和军国主义日本。

  英明的苏联领导人列宁-斯大林,列宁主义和斯大林宪法为广大群众的幸
福奠定了基础。劳动群众和农民满怀无限的忠诚,保护和支持共产党,每一个
人,无论男人还是妇女,都不遗余力地工作,沿着共产党所指引的大道前进。

  我们是苏联战后完成五年计划所取得惊人成就的见证人。这些成就令我们
肃然起敬。国民党在中国革命之后30多年所取得的结果都不能同苏联的这些
成就相比。

  张景惠和与他在一起的人们,心中热血还未冷却,对祖国还依然有爱慕之
情。我们在冷静地思索自己过去的错误。我们懂得,在满洲国工作的14年时
间里,我们是在为下流的走狗——叛国者们效劳,尽管我们热爱自己的国家;
我们知道,我们为虎作伥,给自己的人民带来了不可思议的灾难;我们明白,
纠正自己的错误已不可能。在国民党统治时期,我们在长达20年的政治军事
活动中,犹如盲人骑瞎马,误入歧途,而自己反以为正确。

  现在我们的祖国正处在内战的硝烟之中。我们仰望南去飘往中国的白云,
想到不能与中国人在一起,不禁潸然泪下。

  从1948年12月开始,苏联报纸不断报道,满洲,然后是华北,相继
完全解放。

  中国如此之快取得胜利的原因,当然在于中国共产党的政策符合中国人民
群众的心愿,所以人民到处欢迎解放军,到处支持解放军。现在可以指望将很
快解放全中国。

  我们阅读了您4月1日给傅作义将军的回电,[4]您在电报中指出有罪和
无罪的界限,指出了该走哪条路,给了我们完全自新的机会。

  我们认为,在和平代表大会之后,中国会在极短的期限里顺利地实现全国
和平。这将是我国人民的幸福!

  不久前我们阅读了委员会委员[5]任弼时在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第一次
代表大会上的讲话,其中他指出了中国青年所面临的任务和青年工作的方向。
任弼时讲,为了使中国完全独立,必须使中国由一个农业国变为一个工业国。
只有那时才能摆脱帝国主义国家经济侵略的魔爪,才能实现经济独立。这就是
说,中国必须走十月革命之后苏联人民在列宁领导下所走过的道路。

  现在中国的民族……[6]正在逐步恢复,通过实现几个五年计划,便可顺
利地达到让中国人过上富裕日子的目的。中国人民面前确实展现出幸福和繁荣
的前景。

  我们,张景惠和其他人,尽管在祖国大门之外,但也不能不为中国的光辉
前景感到欣喜。我们对带领中国共产党前进的中共中央主席表示深深的感激和
祟高的敬意。

  如果给我们提供回国的机会并保留我们的生命,我们发誓,我们将在中国
共产党领导下,在建设新民主主义国家中尽我们的公民义务。

  同时我们祝你取得更伟大的胜利——向首都南京进军!

  1949年5月4日

  1.张景惠,原伪满洲国总理,元帅;

  2.熙洽,原宫内府大臣;

  3.南欣(НАМСИН),[7]元帅,原护玺大臣。

  4.邢士廉,上将,原伪满军事部大臣;

  5.于镜涛,原伪满劳动部大臣;

  6.金名世,原伪满厚生部大臣;

  7.卢元善,原伪满教育部大臣;

  8.阮振铎,原伪满外交部大臣;

  9.阎传绂,原伪满司法部大臣;

  10.于静远,原伪满经济部大臣;

  11.黄富俊,原伪满兴农部大臣;

  12.谷次亨,原伪满交通部大臣;

  13.博尔丘基特·瓦特马拉祖泰(БОРЧУГИТВАТМАЛАФ
ТАЙ),上将,蒙政部大臣;

  14.佟衡,上将,原伪满总参谋长。

  15.张文强(ЧЖАНВИН—ЧЖАН),少将,宪兵训练学校校长
;

  16.王之佑,上将,奉天军区司令官;

  17.曹玉仁(САОЮЙ—ЖЭНЬ),少将,吉林军区参谋长;

  18.刘利林(ЛЮРЫН—ЛЫЬ),少将,通信队队长;

  19.向全(СЯНЬЦАОНЬ),少将,吉林军区卫生局;

  20.王光宁(ВАНГУАН—НИЬ),少将,吉林军区法庭庭长。

  21.乔北汉(ЧЗАОПЕ—ХАН),中将,齐齐哈尔军区司令;

  22.任广土(ЖАНЬГУАН—ТУ),少将,齐齐哈尔军区参谋长
;

  23.李广龙,中将,哈尔滨军区司令员;

  24.韩乾祖(ХАНЧЭН—ЦЗУ),少将,牡丹江军区兽医局局长
;

  25.周大鲁,中将,通化军区司令;

  26.赵白(ЧЖАОВЭЙ),少将,通化军区参谋长;

  27.甘珠尔扎布,中将,通辽军区司令员;

  28.郭文林,中将,海拉尔军区司令员;

  29.真珠尔扎布,少将,海拉尔军区参谋长;

  30.郝文森(НАОВИН—СЭНЬ),少将,伪满洲国江河舰队司
令员;

  31.赵景强(ЧЖАОЦЗИН—ЧАН),少将,XX区舰队司令;

  32.吴国贵(УГО—ГУЙ),少将,伪满海军学校校长;

  33.张英伏(ЧЖАНИНЬ—ФУ),少将,第二步兵旅旅长;

  34.刘斌(ЛЮБИНЬ),少将,第三步兵旅旅长;

  35.杜蒙仁(ДУМУН—ЖАНЬ),少将,第十三步兵旅旅长;

  36.刘孝亮(ЛЮСЯНЬ—ЛЯН),少将,第十七步兵旅旅长。

  ГАРФ,особаяпапкаИ.В.Сталина,д.235,лл.46-52.


  SD09113
  克鲁格洛夫关于溥仪要求留在苏联问题给斯大林等人的请示
  (1949年9月9日)

  斯大林同志,莫洛托夫同志,贝利亚同志,马林科夫同志:

  苏联内务部兹呈上原伪满皇帝溥仪1949年7月29日声明的译文。

  溥仪在其声明中感谢苏联政府对他的宽大和把中国人民从日本桎梏下解放
出来。溥仪要求允许他长期生活在苏联,在苏联他想“为苏联的发展和繁荣像
苏联人那样工作”。

  溥仪声明原件存苏联内务部。

  特此报告,请你们定夺。

  苏联内务部长С.克鲁格洛夫
  9月9日

  ГАРФ,ф.P-940Ⅰ,оп.2,д.236,л.179.


  SD09111
  克鲁格洛夫关于溥仪要求留在苏联问题给斯大林等人的报告
  (1949年9月20日)

  斯大林同志
  莫洛托夫同志
  贝利亚同志
  马林科夫同志:

  苏联内务部兹呈上原伪满皇帝溥仪1949年7月29日声明的俄文译文
和声明复印件。

  溥仪在声明中感谢苏联政府的宽大对待,感谢苏联把中国人民从日本桎梏
下解救出来。溥仪同时请求允许他长期生活在苏联。他请求留下来的动机是为
苏联的进一步繁荣昌盛工作和劳动。

  溥仪关于这一问题的类似声明,苏联内务部已在1946年1月11日…
…[8](№78/К)中向您报告过。

  苏联内务部长С.克鲁格洛夫

  附件:
  申请书[9]

  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
  克里穆(姆)林宫莫斯科
  内阁总理斯大林大元帅阁下

  我觉得非常光荣的(地)给您写这封信,同时我为阁下在内外一切国务极
繁忙之际,是非常抱歉的。但是我衷心对您素日的爱慕和我至深感之意,并且
我最希望居住苏联邦,所以我再三向您表示我的心怀。

  我以前在满洲时代在日本军阀层层监视之下,我不能同人民自由联络,即
个人之生活亦是受他们的限制。因此我对于苏联邦的真实情形是不可能知的。
所知道是片面的虚伪宣传。一到苏联邦之后,我方知道苏联真实的面貌,因此
更明白日本人对人民和我作如何的斯(欺)蒙。

  我在满洲明为皇帝而其实是日本关东军的俘虏。当我回忆到1945年苏
联邦为拯救全世界人类开始向日本帝国主义进举的第一天,日本军阀即强迫我
往通化。彼时我虽不知苏联为何种国家,但是我的心中想虽然是所谓的“我的
帝国”即因此而崩坏,亦是我愿意的事情,因为谁能驱逐了日本的关东军谁就
是人民和我的朋友。日本军阀更强迫我赴日本,不意在奉天为苏军所解救。先
至赤塔后移往伯力备受苏军当局内务局长及所长以下全员种种厚待。一切皆甚
安适。彼时我方开始读苏联各种书报,在我四十年第一次读您的蓍作列宁主义
问题和共产党历史等书。我方认识苏联邦真是全世界上最民主最进步的国家,
而且是各劳动人民和全世界被压迫民族的救星和柱石。

  我对于保卫祖国战争一书极启发我的见识。您的英明的预先判断德国希特
拉匪邦的必然崩溃,更见您从容地指挥一切军务国务的事实,更挽救了全世界
人类免受德国和日本法西斯匪徒覆吞的危险。苏联政府更宣布废止死刑这是维
护人道上开世界上空前的前继(纪)元。在战后树立五年计划与诸般复兴世业
几超过战前水平,又屡次降低物价,苏联人民在物质上的丰裕生活更是蒸蒸日
上,全人民享受着真正自由民族平等幸福的权力。各种不同民族在苏联邦内如
同一富裕的大家庭,并且苏联邦对于全世界各劳动人民和各弱小民族的同情和
援助并种种不能列举的功绩,早印在全世界上各劳动人民和受压迫民族每个人
的心里。兹举一例,中国人民依共产主义方得到今日之民族解放自由极(及)
独立,即亦满洲人民和我个人而论,如不蒙您的援救早为日本军阀所覆吞,又
蒙苏联政府允许我赴日本在国际军事法庭做证言人,说明满洲人民十三年中所
受之种种痛苦和耻辱,所以我对于政府和您的衷心感谢和钦佩那是极当然的,
真是说不尽的。在前曾提出请求愿留居苏联邦,虽尚未蒙答复,可是我自己认
为同苏联人一样的关怀和尽心苏联的发达和兴盛,并且我愿意同苏联人一样的
工作和努力,以报答您的厚恩。因此我衷心盼望您允许我居住苏联邦内。

  现在我向您再郑重表示最大的感谢和敬意,并愿您长寿。为了全世界劳动
人民的幸福和全苏联的人民的福祉。

  我敬祝全苏联人民的永久幸福和兴盛,并敬祝您永久健康和幸福。

  1949年7月29日
  溥仪于伯力市

  ГАРФ,ф.P-940Ⅰ,оп.2,д.236,лл.174-
178


  SD09117
  苏联内务部关于对溥仪等人及其贵重物品
  处置意见呈斯大林等人的请示
  (1950年3月3日)

  斯大林、莫洛托夫、贝利亚、马林科夫、维辛斯基:

  1945年苏联部队在满洲扣留了原伪满洲国皇帝溥仪。

  与溥仪一起被扣留的还有他的8名家属和亲友,14名以总理大臣张景惠
为首的原伪满政府的部长,23名中国将军和12名外交部官员,共58人。

  这些被扣留的人关押在哈巴罗夫斯克市内务部集中营。

  1946年5月10日溥仪给苏联政府递交了一份声明,要求接受属于他
个人的贵重物品,目的是“……把它们作为恢复和发展苏联国民经济的战后基
金”。溥仪声明的译文,苏联内务部已于1946年6月12日呈报给您。

  这些贵重物品(按“首饰、钟表、贵重金属和宝石贸易经理部”1946
年收购价格值47.3万卢布)以及属于原伪满政府部长和官员的贵重物品(
按上述估价值47.6万卢布)现存苏联内务部。

  上述物品包括金银制品(镯子,坠子,项链,戒指,表,餐具和茶具等)
,珠宝,部分镶嵌宝石、珍珠和人造宝石制品。

  苏联内务部建议妥善的处理办法是:

  1、委托苏联外交部(维辛斯基同志)把上述被扣留的中国人员情况通报
给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

  人民政府,并查明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否关心把这些人转交给中国政权;

  2、在得到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同意之后,立即把这58名被扣
留的中国人,按所附名

  单连同属于他们的贵重物品转交中国政府管辖。

  请您批示。

  苏联内务部长С.克鲁格洛夫(签名)

  ГАРФ,ф.P-940Ⅰ


  SD12474
  联共(布)中央政治局关于德日战俘问题的决议
  (1950年3月17日)
  联共(布)中央政治局1950年3月17日决议第73号记录摘录

  第257条——关于德国和日本战俘的问题。

  1、批准由苏联外交部和苏联内务部提交的苏联部长会议关于德国和日本
战俘问题的决议草案,以及塔斯社关于遣返战俘工作结束的通报草案(见附件
)。

  政治局第73号记录第257条附件
  绝密
  苏联部长会议决议第4号附件
  应移交给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的
  原日本军队的战俘(将军)的名单

  序号姓名出生军衔

  1、原广濑(Хара Хироси)1894年少将

  2、佐佐木(Сасаки Тоити)1886年 中将

  3、佐藤好夫(Сайто Иосио)1890年少将

  4、竹本正次(Сиодзи Тацуми)1893年少将

  5、上坂田完佐仪(Уэсака Масару)1892年少将

  6、铃木平井原(Судзуки Хираку)1890年中将

  7、岸信片町(Кисикава Кэнити)1888年中将

  8、佐佐雄末(Сасса Синносукэ)1893年中将

  9、下高雄(Симоэда Тацуо)1892年少将

  10、志野平仪(Сея Хираку)  1889年中将

  11、荒松高兰(Арима Тарао) 1890年少将

  12、永野志田贺(Нагасима Цутому)1888年少将

  13、藤田重政武(Фудзита Сигэру)1889年中将

  14、坂田劳须清(Сако Реосукэ)1892年少将

  15、竹内泽黑池(Такебэ Рокузоо)1893年满洲国
总务大臣

  16、古井田勇(Фуруми Тадаюки)1900年满洲国总
务署执事助理

  17、森泷志贺藤(Иимори Сигато)1906年长春高等
法院法官

  审核确认无误:赫里亚普金

  政治局第73号记录第257条附件

  草案

  塔斯社关于结束从苏联遣返日本战俘工作的通报

  1949年5月20日,苏联部长会议遣返事务全权代表的声明通报说,
临近1949年5月,绝大多数日本战俘已经被从苏联遣返回日本,除了因为
犯有战争罪刑处于被调查的那些战俘之外,剩余的95000名战俘应该在1
949年内遣返完毕。

  塔斯社被授权通报,目前,苏联机关已经结束了苏联部长会议遣返事务全
权代表1949年5月20日声明提到的那些日本战俘的遣返工作。1487
名日本战俘、被判决有罪的人和因为犯有战争罪刑处于被调查的那些战俘没有
被遣返,6名日本战俘应该在结束治疗后被遣返回国,还有971名日本战俘
因为犯有反对中国人民的重大罪刑,这些战犯将被移交给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
人民政府进行处理。

  自日本投降以来,从苏联向日本遣返了总共510417名战俘,这个数
字不包括在军事行动地区当场释放的70880名战俘。

  РЦХИДНИ,ф.17,оп.3,д.1080,лл.56,189
,191


  SD09118
  苏联外交部和内务部关于溥仪等人及其贵重物品
  处置意见呈斯大林的请示
  (1950年3月9日)

  斯大林同志:

  在苏联内务部集中营关押的人当中有被扣留的原伪满皇帝爱新觉罗·溥仪
,他的家属和亲友,原伪满政府部长,中国将军和伪满政府外交部官员,共5
8人。

  苏联内务部保存着溥仪及其随员的个人贵重物品,主要是珠宝、金银、首
饰制品,根据1946年“首饰、钟表、贵重金属和宝石贸易经理部”的收购
价格,价值94.9万卢布。

  上述情况,苏联内务部已于1950年3月3日向您报告过。(№826
СС/К)

  苏联内务部和外交部认为妥善的处理办法是,把上述人员和属于他们个人
的贵重物品转交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处置。

  附部长会议决议草案。

  请您裁决。

  А.维辛斯基、С.克鲁格洛夫
  1950年3月9日

  附件
  苏联部长会议决议
  1950年3月日,莫斯科,克里姆林宫

  一、委托苏联外交部(维辛斯基同志)通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
,苏联政府准备把处于苏联的原满洲国皇帝溥仪,他的随员,原伪满洲国政府
的部长、将军和官员,共58人,在中国政府同意接收上述人员的情况下,按
所附名单,根据协商之后的程序和期限,交中国当局处理。

  在交接上述人员时,同时把在苏联内务部保管的溥仪及其下属人员的贵重
物品交给中国当局。

  二、责成苏联内务部(克鲁格洛夫同志)在确定了把上述被扣留的中国人
员及其财物移交中国当局的程序和期限之后,实施这一移交。

  ГАРФ,ф.P-940Ⅰ


  SD09121
  克鲁格洛夫和葛罗米柯关于中国
  政府准备接收溥仪问题给斯大林的请示
  (1950年7月6日)

  斯大林同志:

  苏联内务部和外交部已于1950年3月9日(№978/сск)向您
报告过,把内务部集中营所关押的被扣留人员——原伪满皇帝溥仪,他的家属
和亲友,原伪满洲国政府的部长们、中国将军们和原伪满政府官员们,共58
人,以及属于溥仪及其随员的个人财宝(价值94.9万卢布)移交给中华人
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是适宜的。

  今年7月1日,周恩来在同苏联驻华大使罗申同志会谈时宣布,中国政府
准备接收溥仪,如果苏联政府能为此抽出时间的话。

  苏联内务部和外交部认为,应该通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苏联政府准备
把溥仪及其随员移交中国,因此请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通报自己关于把这些人
移交中国当局的地点、时间和考虑。

  附苏联部长会议决定草案。

  请您批示。

  克鲁格洛夫、葛罗米柯

  附件
  苏联部长会议决议
  1950年7月14日

  莫斯科克里姆林宫

  一、委托外交部(葛罗米柯同志)通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苏
联政府准备将正在苏联的前满洲国皇帝溥仪、他的侍从、前满洲国政府的部长
、将军和官员共58人交由中国当局支配,并协商将他们移交中国当局的地点
和时间。同时通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属于溥仪及其随从人员的价值94.
9万卢布的各种珠宝首饰也将移交中国当局。

  二、责成苏联内务部(克鲁格洛夫同志)向中国当局移交上述被扣留的中
国人及属于他们的珍贵物品。

  ГАРФ,ф.P-940Ⅰ,оп.2,д.269,лл.356-
358.


  SD09123
  维辛斯基和谢罗夫关于移交24名中国人的决议给斯大林的请示
  (1950年7月26日以前)
  绝密
  第九号

  致约·维·斯大林同志:

  在被侦讯的日本战俘和被扣押在内务部哈巴罗夫斯克集中营的人中,有2
4名中国国籍的蒙古人,对他们的侦讯结果是,没有获得追究其刑事责任所需
的足够材料。

  苏联内务部和苏联外交部认为,将这24名蒙古人移交中华人民共和国中
央人民政府管辖是适宜的。

  部长会议决议草案和蒙古人的名单附后。

  请您决定。

  安·维辛斯基
  伊·谢罗夫

  附件:
  苏联部长会议决议
  1950年7月__
  莫斯科克里姆林宫

  一、委托苏联外交部(维辛斯基同志)通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
,苏联政府准备将扣押在苏联境内的24名中国国籍的蒙古人移交中国当局管
辖。根据后附的名单,在中国政府同意接收名单上人员的情况下,协商将他们
移交中国当局的办法和日期。

  二、责成苏联内务部(谢罗夫同志)在上述蒙古人移交中国当局的办法和
日期确定之后,组织实施移交工作。

  ГАРФ,ф.P-940Ⅰ,оп.2,д.269,лл.375-
376.


  SD09125
  克鲁格洛夫关于向中国当局移交战俘情况致斯大林等人的报告
  (1950年8月23日)
  致斯大林、莫洛托夫、贝利亚、
  马林科夫、米高扬、卡冈诺维奇、
  布尔加宁、维辛斯基

  苏联内务部就苏联部长会议关于将关押在内务部集中营、对中国人民犯下
了罪行的日本战俘移交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的1950年3月17日
第1109-397СС号决议;关于将前满洲国皇帝溥仪及其侍从人员、前
满洲国部长、将军和官吏,以及溥仪及其侍从人员的贵重财物移交中国当局的
1950年7月14日第3143-1302СС号决议执行情况报告如下:

  今年7月18日,在绥芬河车站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代表鲁西(Лу 
Си)移交了969名日本战俘,其中有17名将军。这是按交接文书和名单
进行移交的,并附有每个人的侦讯材料。有2名应移交的日本战俘由于重病不
治死于哈巴罗夫斯克专科医院里。

  今年8月3日,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同一代表移交了前满洲国皇帝爱
新觉罗·溥仪及其侍从人员、前满洲国政府部长、将军和官吏共计58人及属
于他们的私人物品。

  在移交爱新觉罗·溥仪及其侍从人员和属于他们的财物时,以及在移交日
本战俘时,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代表鲁西没有提出任何要求。

  在溥仪及其随从人员从哈巴罗夫斯克起程之前,曾收到谍报,说溥仪担心
自己的命运,表现得十分神经质,并表达了想要自杀的念头。这是他的弟弟爱
新觉罗·溥杰怂恿他这么干的。

  鉴于这种情况,将溥仪与其亲属、其余战俘和拘押者隔离开来,并在加强
监视下送到向中国当局的移交地。

  在到达绥芬河车站时,溥仪写了以下内容的感谢信:

  “在苏联逗留期间,我受到了苏联政府方面以及斯大林大元帅本人的关怀
。

  现在,在我即将离开苏联领土的时候,我对你们对我表现出的良好态度,
表示最大的敬意和感谢。

  祝愿苏联人民永远繁荣昌盛,祝愿斯大林大元帅健康长寿。

  爱新觉罗·溥仪”
  溥仪感谢信的中文原件,保存在苏联内务部里。
  苏联内务部部长С.克鲁格洛夫
  1950年8月23日

  ГАРФ,ф.P-940Ⅰ,оп.2,д.269,лл.399-
401.

  [1]此件为溥仪呈交苏联内务部的中文原文复制件。
  [2]原文复印件此处字迹不清。
  [3]1949年4月12日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第一次代表大会召开,
任弼时代表中共中央做政治报告。报告指出,迫切需要建立“统一的全国性的
包括一切进步青年的积极分子的”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它的社会基础“应当比
过去的共产主义青年团更为广泛”。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任弼时年谱》
,中央文献出版社1993年,第592页。
  [4]毛泽东给傅作义复电的时间是4月2日,电报指出:国民党政府的文
武官员,只要“认清是非,翻然悔悟”,“不问何人,我们均表欢迎”。中共
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893-1949)》下卷,人民出版
社、中央文献出版社1993年,第471-472页。
  [5]原文如此。当时任弼时的职务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
记。在1949年4月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第一次代表大会上被推选为名誉
主席。
  [6]原文复印件此处字迹不清。
  [7]凡译名后附俄文者为音译,使用时请核对。
  [8]原文此处漏缺。
  [9]此件为溥仪呈交苏联内务部的中文原文复制件。

《二闲堂文库》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致邮: 二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