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闲堂文库》      回二闲堂  回目录


     
华新民保护四合院屡败屡战



作者:纪硕鸣


亚洲週刊纪硕鸣/为了保护自己家的北京四合院,生於北京的法国女子华新民以法律和社会力量与政府较量,她的祖父和父亲曾为北京的整治和建设付出一生精力,她家拥有产权的四合院却被拆,诉讼过程中发现北京法院被政治操控的黑幕。

四合院是北京古城的象徵、北京文化的标。不过,在旧城改造、时代转换的过程中,北京高楼拔地而起的代价是四合院整片被推倒。为了可以留下更多的四合院,生於北京的法国女子华新民站在捍卫北京四合院的第一线,在与开发商、地方政府整整十年的周旋和博弈中,她曾经无数次踏足北京市政府的有关部门,上书市政府主要领导,也身用血肉之躯阻挡推土机。不过,北京的四合院还是不断地消失,最後,华新民家族几代人居住过的四合院也遭遇清拆的厄运,她不得不为维护自家的权益拿起法律的武器。

华新民想得很简单,个人的力量有限,血肉之躯难以阻挡推土机,她希望借助法律和社会的力量,为众多面临清拆的北京四合院讨回生存权。华新民以自家在元代胡同的居住权被侵犯告上法庭,希望以此案例阻止政府破坏北京文化的行为。华新民说:「政府部门没有文化理念,想拆就拆,今天拆四合院,明天就会拆故宫,还可以拆长城。」华新民对北京城的深厚情感,反映的是华家几代人对京城文化的热爱。

华新民出生在北京的胡同,在这度过了童年。虽然有一张欧洲人的脸,她和中国儿童一样戴红领巾,还是学校的乒乓球冠军。中国文革期间,华新民和家人一度离开北京来到法国,但九十年代又回到了北京,数年之後,忽然间发现周围的四合院开始变成大片的废墟。她挺身而出去保护,直至她们那座充满文化气息的四合院亦惨遭恶运。

华新民的祖父华南圭是着名土木工程界的前辈,一九零三年官派到法国公益工程大学学习土木工程,是中国几条重要铁路的建设和管理者,是最早提出修建官厅水库和整治永定河及北京五环路最早的设计者,也是北京中山公园和天津北宁公园的主持设计人之一。九十年前,他娶了一位波兰女子做太太,并为家人在北京亲自设计建造了一幢八角洋房和一座美丽的花园院落无量大人胡同十九号,後改称红星胡同五十三号。


几代人对北京爱得深

据记载,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无量大人胡同开了两个文化沙龙,一个在华家,一个在梅兰芳家,许多中西文化交往的故事在这发生。华南圭的儿子华揽洪,是有法国最佳学历的建筑师,也曾为北京和天津的建设呕心沥血。自民国初年至六十年代,华家父子的案头上摆满了中国铁路、海港、水库、道路、民居、公园等各种设计方案,许多工程师和建筑师都曾在这与华家父子讨论。许多到过华家的人描述无量大人胡同一棵经历过几个朝代的古树、一座冬暖夏凉的四合院。而现在,它们都已经化成废墟一片,如烟的往事,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北京以前还有一环,一环是华新民的祖父华南圭设计建造的。祖父当年认为国民党腐败,对共产党抱很大希望。一九四八年共产党派一个地下党员拍门找华南圭,希望他为新政权工作,後来还当上了人大代表。华新民说:「祖父做了很多提案,很多建议被采纳了。自一九一零年祖父从法国回来,整个心都在中国建设上,但现在,我们的根都被拔了。」讲到被拆的旧居,华新民不禁哽起来。

华新民向北京法院递上两份诉状,一份诉状请求判令被告撤销给华富金宝房地产开发公司的「建设用地规划许可」。理由是,该块土地经划拨,华富金宝欲进行的项目是经营性质的房地产开发专案,即写字楼和酒店,不在国土资源部的「划拨用地目录」之列。更因为华家的两处私宅都处於此许可所涉及的土地上,此许可便侵犯了华家的土地财产权,所以提起诉讼。

华新民指出,该项目也违反了由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的「北京城市总体规划」中要求的「旧城整体保护」、「保护北京特有的『胡同四合院』传统的建筑形态」、「保护旧城传统建筑色彩和形态特徵。保护旧城内青灰色民居烘托红墙、黄瓦的宫殿建筑群的传统色调。旧城内新建建筑的形态与色彩应与旧城整体风貌相协调」等条款。另一份诉状请求撤销北京市规划委员会发放的建设工程规划许可。理由是,华富金宝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发的项目,华家至今仍然是合法的房地权利的拥有人;该项目建筑的规划设计内容不符合规定等。


不能委律师自己出马

华新民翻阅了大量的资料,查找法律依据,在法国的九十四岁高龄的父亲全权委了她,华新民找来律师,但法院认为没有转委的权利,管这样,一些律师都鼓励华新民,认为她准备的理据清晰,据充分,打赢官司是没有问题的。於是,华新民自己写诉状、代理词,自己走上法庭与政府及发展商打官司。她肩负的不仅是华家的私有财产权,更是北京人对逝去的京城文化的怀念。

二零零六年四月,华新民输掉了要求撤掉「建设用地规划许可」的官司,法院并不采纳华新民的诉求,她立即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又「败」下来。

第二个官司更出乎华新民的意料。去年十一月七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华新民父亲华揽洪诉北京市规划委工程(即香港赛马会北京会所工程)许可案,华新民全权代理父亲出庭,在庭上辩论了三个小时後休庭。二十日再开庭,华新民以为法官会主持正义作出判决,想不到法官却宣读了一份驳回了华揽洪起诉权的「行政裁定书」,理由是未提交能够明华家产权的有效法律凭。华新民表示震惊,「我们已经向法院提交的不单有民国时期的房地契,还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房地产所有,还有我父亲一九六三年继承我家房地产出租部分的『房地登记明书』,以此表示我们是有关土地上的利害关人」,当初法院之所以受理诉讼,也正因为这些有效的法律凭。

看着法官穿着黑袍子、一本正经去念完荒唐的判决,华新民说「司法不独立,法院本来就属政府,财政也归政府,我们行政诉讼告政府,如果是无关痛,可能会赢,但涉及地方利益时,保护政府是必然的。」

为保留北京古文化站在法庭上,却得不到法律的保护,华新民认为那已经不是一个文化的问题,而是法治、制度建设的问题。华新民说:「我觉得我不是败在法律面前,中国法律都有条文明确规定,我是败在权势面前,他们可以视法律条文如无物,法官只维护政府的利益。」即使如此,华新民誓言不会放弃,她会坚持上诉、申诉,争取舆论的支持,唤起更多人的觉醒。




《二闲堂文库》      回二闲堂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