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闲堂文库》   回二闲堂  回目录




 

让历史告诉现在与未来





名摄影家李振盛在“中国未来挑战”论坛演讲


二月二日晚,摄影家李振盛在出席在波士顿塔夫兹大学举办的“中国未来挑战”论坛。今年正逢文革四十周年纪念,李振盛以他的畅销书《红色新闻战士》为题,向观众展示了一批四十年来首次曝光的文革照片。到场的听众有塔夫兹大学、北京大学、香港大学的学生近百人。

四十年前,李振盛是黑龙江日报的摄影记者。在拍摄必须要的文革宣传照片外,他冒险记录了文革中的黑暗场面,并把拍下的底片藏在家中的地板下。一九八八年,他第一次公开展示了三万多张照片中的二十张,震动全国。不久,开达新闻图片社(ContactPress Images)总裁Robert Pledge发现了他,但由于第二年的天安门事件,他们合作中断。二OO一年他们再续前缘,经过三年的整理,在三万多张照片中挑选出近三百张,加上李振盛的回忆录,出版了《红色新闻战士》一书。目前,此书已被译成多国语言,畅销世界。他的文革图片展也同时在全世界巡回展出,引起轰动。

照片中年轻的李振盛戴着红色的袖章,双臂交叉。李振盛说,当时看到凡是戴红卫兵袖章的人,都可以自由拍照,于是他也赶紧弄个袖章戴上。

一张令人震惊的照片

一张照片中,一个穿着破烂的农民站在广场的众人面前,腰弯成近九十度,下面的人高举着拳头。李振盛说:那是文革的前奏“四清运动”,在这场运动中许多老实巴交的农民被打成“漏网富农”。拍这张照时他才23岁,当时觉得富农怎么会穿得那么破,就把照片的焦点对到了那人袖子上的一块破烂处。不过随后又想:一定是阶级敌人狡猾,批斗会故意穿破的。批斗会结束后,他跟踪那人回家,看到的是,那人家里一样的穷。

文革开始后,许多人的罪名更荒唐。一张照片上,原黑龙江省长李范五站在凳子上,胸前挂著名字被打叉的牌子。他的罪名是政治野心家,因为发型像毛主席。李振盛把李范五照成侧面,背景是主席台上毛的挂像,正好比较两人的发型。接下来的照片就是红卫兵给李范五剃“鬼头”。下一张照片,李范五还站在原处,一堆头发散落在肩上,发型已经不是毛的了,可是他的罪名没有减轻一点。

有一张令人震惊的照片。两个年轻人被押着,脖子上挂着牌子,牌子上写着被打叉的名字。李振盛解释说:他们俩是工程师,在厂里发行了一份名为“向北方”的小报。这个小报的名字给他们定了死罪,北方是苏修帝国!不“向延安”,却要“向北方”,他们俩就成了“反革命集团主犯,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照片中的一个工程师倔强的昂着头,闭着眼。李振盛说:这个人在听到判决后,仰天长叹:“这个世道太黑暗了!”直到死,眼睛再没有张开,睁眼闭眼都是一样的黑。

* 哭笑不得

一个小女孩在广场中间,笑嘻嘻的在跳舞,旁边围坐着一片军人。李振盛说:这个五岁的孩子会唱儿歌、会跳忠字舞,就成了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的代表。大人们在以她为榜样的同时,还要进行自我批评,找差距。

天安门广场,黑压压的一片人。中间的几个红卫兵手拿小红书和笔,笑着在比较什么东西。李振盛解释,这张照片是毛检阅红卫兵的车刚从他们面前开过,这些年轻人在小红书上写上,这是他们一生中“最、最、最”快乐的时刻。他们在比赛,看谁写的“最”最多,谁就最忠心毛。中间的一个女红卫兵笑得最开,她大概写了不下二十个最。观众听后真是哭笑不得。

* 为了历史悲剧不再重演

有观众问李振盛,这些照片现在大白天下,心里有什么感觉。李振盛说:“他的心里象打翻了五味瓶一样。高兴的是,一个真实的文化大革命终于展现在世人面前,痛心的是,这本书在中国还是禁书,广大的中国人还是无法知道文革真相。”他表示,他的文革图片将继续在全世界巡回回展出,至少再展十年。

李振盛表示,他现在常常忏悔,在那段历史时期,他和许多人一样,为了活命做了很多违心的事。很多时候为了达到宣传效果,要篡改照片,现在看来都是违犯职业道德的事。 当被问到为什么这段四十年前在中国发生的事会引起国际上如此兴趣时,李振盛表示,人类都不希望发生人为的大灾难。人们对这个感兴趣,并不是在嘲弄中国,他们也在很沉痛的思索为什么发生了?为了历史悲剧不再重演,人们才对这个事情感兴趣。



《二闲堂文库》   回二闲堂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