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闲堂文库》   回二闲堂  回目录



“美国间谍”翻译的《人间词话》


作者:李杜


最近在读《人间词话》的英译本。译者是美国汉学家李又安(A.A.Ricket)。读英译的目的,是强迫自己细致地读中国典籍。我的底子太薄,读中文典籍,吃力且不讨好。于是对照英译,以图找出英译破绽,倒也意兴盎然。

译者李又安值得一提。一九四八年,李又安和丈夫李克来到清华大学,研究中文。一九五一年被捕,套用二OO九年最时髦的词,就是“被”间谍了。服刑四年后,夫妻俩被双双驱逐出境。李又安后来一直在美国大学研究王国维。

《人间词话》英译序言里,李又安感谢钱锺书夫妇,及周汝昌和吴兴华教授,“感谢他们于一九五一年到一九五二年花大量时间为我通读初始译稿。”这句感谢,想必是很多年以后。不然,人证俱在,老先生们不知要吃多少苦头。

一九五七年,李又安夫妇在美国写下入狱的经历,出版自传 Prisoners of Liberation。描述自己从反共到理解中共的思想历程。尽管书名极具讽刺意味,“解放的囚徒”,影射中国解放了,自己却坐了牢。一九五八年,宣传部门如获至宝,群众出版社出版了青珂的译本,可见当时我国认可此书的正面性,书名却译为,“两个美国间谍的自述”。做了四年中国的牢,居然为中国说话,居然被当作反面教材。如果有资格,我想代表中国人民,向这两位热爱中国和中国文化的汉学家,深深地道歉。

二OO九年的元月的《博览群书》,有一篇文章,作者毕苑,提及《两个美国间谍的自述》,作者并不知道李又安的汉学家身份,读来依然令人心情沉重。

我读过汪曾祺的散文,一九八七年的“美国家书”,谈及他赴美参与聂华苓的“国际写作计划”,游览费城,便住在李克和李又安家里。“李克、李又安是很好的美国人。他们家的房子是老式的,已经有一百多年历史,干净得不得了……李又安得了肺癌,声音都变得尖细而弱了。她原计划今年到中国,因为身体不好,未成行。她想明年到中国去,我看够呛。”

我不知道李又安何时去世,应该是汪曾祺走后不久罢。我读她的译文,如沐春风。在翻译“太白以气象胜。‘西风残照,汉家陵阙。’寥寥八字,遂关千古登临之口。”这一句时,“西风残照,汉家陵阙。”居然也只用八个英文单词:

  west wind, evening glow
  On tombs of Han.


这字斟句酌的八个单词后面,一位皓首穷经的美国老太太,抬起了一双温暖的眼睛。

我不敢直面她的目光。


摘自《新东方李杜的博客》


参见:毕苑:两个美国间谍自述: 在华服刑四年



《二闲堂文库》   回二闲堂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