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闲堂文库》      回二闲堂  回目录


     
重读《水浒全传》笔记——妇人篇、小人篇、鸟人篇



作者:老瓦


这几天在家抱病乔装卧龙,先找了几本休闲书籍混时间,看得我头昏昏,只能作罢。为了省得动脑筋,干脆把以前读过的旧书挑出来复习,《水浒全传》就是其中之一。我手上的版本是暗绿封皮的上海人民出版社一九七五年版,作者署名的是施耐菴、罗贯中,一百二十回上中下三册。

扉页过后,首先跃入眼帘的是毛主席语录:“水浒这部书,好就好在投降。做反面教材,使人民都知道投降派……宋江同高俅的斗争,是地主阶级内部这一派反对那一派的斗争。宋江投降了,就去打方腊。”紧接下一页是鲁迅论水浒:“因为不反对天子,所以大军一到,便受招安,替国家打别的强盗,终于是奴才。”然后就是五大页未署名的前言,第一句话是“水浒全传是一部不可多得的反面教材……”,最末一句是“……让我们把上层建筑领域的无产阶级战胜资产阶级、马克思主义战胜修正主义的斗争进行到底!”

关于水浒,自古以来有金圣叹的评注脚本,咖啡的评论也已经不少,朱老剑客廖康王占领touche悟空等等,还有转贴来的地下党,都说的有角度有深度,为了避免重复,我只侧重小结其中几个小人和妇人。现在我们都知道,水浒虽然是一部树立了诸多英雄好汉的传奇巨著,但它反映最直接最深刻的是宋代市井文化,而小人与妇人就是市井街坊当仁不让的主流角色,是他们的猥琐卑劣反衬了英雄好汉的高大伟岸。从这一点上看,水浒的成功,离不开这一群甘为人梯的小人妇人们的倾力奉献。


一、妇人篇

先说妇人。水浒第一个出场的妇女是禁军教头王进的母亲,但她只吃了一副中药病就好了,几乎没有对白。真正意义的水浒第一妇人是金老的女儿,十八九岁,也没有具体名字。她先被镇关西郑屠夫纳为小妾,却被大娘子赶出家门,末了还被追要典身钱,所以被迫在酒楼卖唱赎身,正恰好被救命恩人鲁达撞见。鲁提辖给了他们盘缠作路费回家,然后三拳打死镇关西,在逃避官府追捕途中阴错阳差又被金老搭救。原来金老父女回东京路上巧逢贵人,女儿嫁给了一名富裕财主赵员外,就是他出面把鲁达介绍到五台山出家。这名金老女儿出身不幸,但结局圆满,可以称作好女嫁对郎、孬女嫁错郎的正反双料典型。

下一个有血有肉的妇人是林冲娘子,肤容姣好,因被高俅之子高衙内看中,连累了夫君林冲的官场生涯,结果林冲被逼上梁山,娘子自缢身亡,她属于历代烈女的悲剧楷模。

第三位大书特书的妇人,非第二十回出场的宋三哥的情妹妹阎婆惜莫属。最初婆惜的老妈看中单身有闲一族的国家公务员宋江,转弯抹角托人安排女儿与他同居,书中写到:“初时宋江夜夜与婆惜一处歇卧,向后渐渐来得慢了。却是为何?原来宋江是个好汉,只爱学使枪棒,于女色上不十分要紧。”以前读书没留意,这次看的我差点喷饭,论好汉宋江排名第一,那主要靠他仗义疏才的美誉——不过CIA至今也没搞懂他的钱从哪里洗来的——但是论枪棒刀法,他在梁山也是百名开外的水平,以此作为不近女色的搪塞,让人觉得搞笑得可以。正值妙龄的婆惜追求赤裸的爱,主动喜欢上宋江的同事张文远,一来他齿白唇红,二来他竹丝兼通,而偏巧这个好汉宋黑子,不以这女色为念,做了顺水人情……他自肚里寻思道:“她若无心恋战,我没来由惹气做甚么?我只不上门便了。”整个一砣谦让三舍的软柿子。

这段情事到此本可以勾销了,如果不是晁盖从梁山捎来一封感谢信的话。当宋江被婆惜赚去再续前缘,同床异梦了一晚上,却无意把信封遗忘在床头,成了婆惜扣留的把柄。后来的结果都知道了,尖嘴的婆惜图利不饶人,得寸进尺,大吵大闹,终于惹怒宋江拔刀以向。按宋代妇女的七宗罪名,“饶舌”排在第四,婆惜善于闹架的本事足足贯穿了两个章回,先前每次宋江都唯唯喏喏,除了最后一刀的忍无可忍之外。从这点上看,不守妇道的婆惜本应主动缄默,却因为嘴碎而自讨灭亡,值得后人深刻反思。

阳谷县的王婆和潘金莲,可谓家喻户晓的女权先锋,这里就不多浪费笔墨了。一朵姓潘的金花不甘一辈子陪衬一堆姓武的牛粪,要追求自己的幸福人生,本来无可厚非,她错只错在走上杀夫的邪路。这里需要指出的是王婆的敬业水准,不亚于现今的跨国顶级战略咨询顾问,第二十四回她给西门庆上的“十分光”策划运作,可算是恋爱不求人的十大必杀技,不喜欢看杀人武斗的读者,单为王婆滴水不漏的谋略也应该精读《水浒》一遍。关于她俩的结局,潘金莲被武松刀剐前,衣服被挑破,属于多此一举;王婆被县官判骑木驴再遭阵法,看似非常的不人道——就算王婆参与了谋害武大郎,但她本身并非犯了淫妇之罪,这个判骑木驴一定属于地方衙门的滥用酷刑。

梁山三女杰的老大孙二娘出场的时候,眉横杀气,眼露凶光,辘轴般蠢分腰肢,棒槌似粗莽手脚。一心企图蒙倒武松做人肉包子,结果反被识破,水浒中的描述是“那妇人杀猪也似叫将起来”,还配了一首最不成体统的打油诗:

麻翻打虎人,馒头要发酵。
谁知真英雄,却会恶取笑。
牛肉卖不成,反做杀猪叫!

孙二娘同时被封了个最不优雅的绰号“母夜叉”,可谓万千缺点集一身的糟糠妇人。她唯一的积极意义,是与丈夫张青经营一家十字坡包子铺,逐渐成了各路英雄的集散点,也是发掘下线好汉的老鼠会机构。至于后来,卢俊义大战歙州时张青死于乱军,孙二娘命手下军人寻得尸首烧化,痛哭了一场,她自己则稍后死于方腊大将杜微的飞刀。从其简短的身世看,孙二娘在内吃得苦,在外混得粗,充分代言了独撑半边天的底层劳动妇女群体。

另一位杰出妇女顾大嫂,与孙二娘好似双胞胎姊妹,眉粗眼大,胖面肥腰,与丈夫孙新在十里牌开了一家酒铺子。为了援救她的结拜兄弟解珍解宝,顾大嫂不惜威胁自己的亲舅子朝廷命官孙立——书中是这样写的——顾大嫂道:“既是伯伯不肯,我们今日先和伯伯拼个你死我活。”说完从身边便掣出两把刀来……又道:“既是伯伯不肯去时,即便先送姆姆前行,我们自去下手。”逼得大丈夫孙立当场就范。由此来看,她不仅唬住了老公孙新,还镇住了老公大名鼎鼎的哥哥孙立,把夫婿全家里外吃尽,一锅端的。这样的泼耍事迹往后还层出不穷,皆因为顾大嫂命数极大,属于跟随宋江万里长征后的仅存女侠,结果自然是功德圆满。班师回京后她被封授东源县君,最后与丈夫孙新、大舅子孙立依旧返回老家登州,落得世人垂青的善终。

梁山三朵花中最后出场的女将一丈青扈三娘,天然美貌似海棠,抡两口日月双刀,更兼有阵前绳套捉人的绝技。她一出场就擒拿了矮脚虎王英,后来还与双鞭呼延灼有一场令人眼花缭乱的斗法。只可惜这等奇女子的命运都摆脱不了“下嫁”二字,当宋江主媒要她委身于王矮虎时,“一丈青见宋江义气深重,推却不得”,大义凛然地服从了组织的安排。即便这样的包办婚姻,也造就一对恩爱鸳鸯,出征方腊时,眼见王矮虎被郑彪戳下马,扈三娘拍马替夫君报仇,不幸也被铜砖打死。“可怜能战佳人,到此一场春梦”,扈三娘不折不扣地树立了一名职业妇女的高端形象。水浒中与她类似的素质佳人还有张清的夫人琼英,文武双全貌美如花,虽未受梁山册封,也是贞节孝义的女中枭雄。张清被厉天闰杀死于独松关后,琼英哀拗昏厥,后来苦守孤儿,待他成人打败金兀术,也立下岳母一样的历史功绩。

水浒中剩余的另几位妇人,与上述几位脸谱雷同,比如被雷横打死的白秀英,因多嘴遭殃;比如被杨雄怒杀的潘巧云,因偷情闯祸;比如卢俊义的浑家贾氏,暗中与管家李固私通,自然结局不得好死。总之大多数情况下,一旦出现女人名字,梁山好汉的命运多半急转直下,要么误打,要么暴杀,红颜祸水的老调翻来覆去重弹,乐此不彼,这是剥离现实的《水浒》的一大缺陷。当然最最冤枉的是秦明妻子,被宋江故意杀害以断却秦明回官府的后路,十几年前读水浒时我不甚留意,现在只能感慨唏嘘了。


二、小人篇

再说小人。水浒里第一个出场的坏人是高俅,但他一辈子恶贯满盈,罄竹难书,远远超越了传统定义上 “小人”的范畴;紧接另外两名替补小人王四和李吉,因为给史进传信的过节都被拦腰斩断,准确的说应属于死于非命的小鬼。这样的蚂蚁人生还包括后来的牛二、张都监的养女玉兰、蜈蚣岭的王道人等等,就像现代话剧中的匪兵甲、匪兵乙,其主要台词就是中弹时的一声大叫“啊……”,然后魂归西天,实在找不出闪亮的人性光辉来宣传,抑或阴暗的人性瑕疵来批判。

我觉得值得点名的第一个小人是打虎将李忠。曾经是九纹龙史进启蒙师傅的李忠,多年后再次与徒弟相逢时,已堕落到街头贩卖狗皮膏药的地步。两人与鲁达在酒馆喝酒,鲁提辖倡议为金老父女捐助时,史进贡献了十两银子,鲁达五两,李忠半天才摸出二两。书中的原话是,“鲁提辖看了见少,便道:“也是个不爽利的人。” ……结果鲁达把这二两银子丢还给了李忠,只把十五两银子与了金老,看得我乱笑一通。

在梁山混得声名的好汉,无外乎两大路数,要么武义高强,要么仗义疏财,林冲秦明属于前者,宋江柴进属于后者。而先资不足的李忠,武功很早就被徒弟超过,人品也不思上进,人生的道路当然越走越窄,属于侥幸混进梁山队伍的后进份子。征讨方腊途中,李忠一次阵前捡漏捅杀被张清石子打落下马的潘睿,小立战功。后来一次集体出哨,李忠与其他五名好汉被乱箭射杀在山谷,南柯一梦式地壮烈牺牲,称得上“活的渺小,死的光荣”。

第二名小人陆谦,曾经是林冲的开裆裤朋友,因迫于高衙内的行政命令,违心设计陷害挚友性命,最终企图将林冲烧死在草料场时,反被朋友结果了性命,属于愚忠愚奸的小人典型。第三名小人王伦,原先一落第秀才,最早“因鸟气,合着杜迁来梁山落草”,凭借一手诗书把几名业余武术爱好者镇服,左右经常簇拥两名大个子“摸着天”杜迁和“云里金刚”宋万,委实拔高了他的领导形象。这一介书生称王梁山,也可以说是自赵匡胤“杯酒释兵权”以来,文官当道在宋朝黑白社会的对称反映,以至王伦后来被林冲喋血,与宋氏江山先后被金辽蹂躏,基本属于自戕的宿命。

第四名小人白胜,夜间嗜赌博,白天补瞌睡,挣得个“白日鼠”的诨号。黄泥冈上扮演挑酒郎,协助智取了生辰纲,自己搅合分得一杯羹。当官府前来寻赃,白胜立马面如土色,不仅毫无大无畏的英雄气概,甚至摇身一变甫志高,把晁盖一帮同伙全部招供出来。但最为搞笑还在梁山聚义时,白胜居然被委以“军中走报机密步军头领”,典型的特殊人才被错用滥用,用非所长。最后出征方腊时,白胜在杭州死于瘟疫,了却其赌客一生。

随着故事的逐步展开,有资格当第五名小人的候选者层出不穷,经过权衡再三,我觉得金彪眼施恩比较当之无愧。从打虎英雄落魄到杀人死囚的武松,在狱牢里一连数日暗中被人送来大鱼大肉,尽管肚子吃得越来越舒畅,心头却越来越不亮堂。受到英雄“拒腐蚀永不沾”的口头迫胁后,时任小管营的施恩终于探头亮相,一眼看见武松便拜。作为监管犯人的看守员,施恩业余时间开了赌馆妓院,妄想醉生梦死地黑吃黑,不料被远道来的正宗黑客蒋门神暴打一顿,两个月起不得床。与大多数英雄相见的“久仰久仰、幸会幸会”不一样,施恩实在拿不出让武松欣赏的本事,所以干脆用鱼肉收买了人家一个嘴短,再借用武松的力量去复仇蒋门神。在施恩的眼里,尚未结交的朋友已成了被利诱的工具,也只有武松这种莽夫兼文盲才中他的酒肉算计。后来施恩随了武松落草二龙山,再后来随大部队一起归顺梁山,一辈子钻营搭车,在攻打常熟的时候因不识水性被溺,可惜身边再无救命稻草可抓,彻底应验了小人庸碌的本性。

第六名小人,第七名小人,第八名小人,……雷横、王英、石秀、阮小七、曹正……水浒中的小人超过妇人若干倍,可见在人口首次突破一亿大关的北宋末年,人口的净增长基本归咎于小人基数的暴涨,社会发展不畸形才怪。如果照这名单一个个排下去,至少有一百多位要写评语——才知道当小学班主任也是一桩重体力活啊,每学期都要给全班五十个小人写操行,还不能重复——鉴于篇幅,在此暂时刹车,只把水浒最具代表意义的小人纠出来,作一个资深小人的终极鉴定。他,不是别人,正是梁山泊一号种子宋黑子,号称及时雨呼保义的宋三哥也。


三、鸟人篇

把宋三哥押到最后出阵,一来他不可能归为妇人,二来严格说也不算小人……就换个比较贴切的称呼,姑且叫他鸟人吧。众所周知,鸟人鸟语的始作俑者李逵,在水浒中从亮相到归天,日常主要工作就是杀人和骂人。依照祖国传统医学原理,人之骂人盖因心气不正,李逵骂了一辈子鸟人,缘于他内心的一股鸟气,换句话说,正是这股鸟气让李逵宋江成了“不求同日生,但求同日死”的血肉兄弟。

为推演这个结论,我们要回到弗老人家的“本我、真我、超我”三个层面来。血刃婆惜的宋江打从吃了官司,双颊刺上配军的字,仕途腾达的梦想霎时灰飞烟灭,他的大脑深处已经觉悟到,他永远失去了那个肝胆家国的从前的清白自我。而恰逢此时现身的天杀星李逵,自拜见宋三哥的那一天起,其实就充当了宋江的“本我”化身。在许多公开场合,宋黑子内心对官衙的怨气怒气,全托李逵愣头愣脑地替他张扬出口了,说的句句剔透入骨,连宋江也每每悲彻醒悟。所以说,是李逵直接代言了宋江心底原始的造反冲动,黑旋风就是黑三哥潜意识的“本我”。

不过在表面上,“真我”的宋江处心竭虑地维持形象,明知正规的做官渠道被堵死,仍然幻想“造反——招安”这种曲线报国的可能性。他的“真我”如同一个方向盘,在揪心的现实与乱心的理想之间,不懈进行周旋和调解,以控制欲望目标的最终实现。因此宋江的“真我”,就是读者看到的那位时常充满着矛盾、随时与现实妥协的及时雨呼保义。当然了,宋江的“超我”天下妇孺皆知,他毕生为感戴洪恩而奋斗,最高理想就是当宋徽宗的干儿子。可惜破辽国、剿田虎、平王庆、征方腊之后,为朝廷立下汗马功劳的宋江悲情地意识到,在佞臣专权的当下,他的“超我”是今生今世不能达成的夙愿。被高俅、杨戬下慢药之后,宋江选择了回归蓼儿洼寻梦,并把他最放心不下的“本我”李逵,一同毒死在西天路上。

以上关于宋江是个鸟人的论述,拿到水浒具体的章回里,可以轻易找到无穷个铁的事实来验证。首次现身于第十八回的宋江,时任郓城县押司,相当于县人民法院的办公室主任,平素黑白两道的人结交多了,再加上手头有几个来历不明的小钱打点左右,一不留神就博得个远近闻名的义士名号。但是纵观通篇,宋江得以笑傲江湖的本钱“忠、孝、义”三个大字,若要认真就事论事一番,表现更多的是在“不孝、不义、不忠”的鸟人行径上。

先说“不孝”。宋江在花荣的清风寨坐吃坐喝不觉数月有余,某日突然接到家信,称宋太公病故。当时宋江的第一反应是自言自语:“不孝逆子,做下非为,老父身亡,不能尽人子之道,畜生何异!”然后自把头去墙壁上磕撞,大哭起来。不了解底细的读者,真可能与宋江身边的痴人一样,不小心被他胡乱感动了,尽管尚在郓城家乡时,宋江就没尽过孝道的本分。自幼官迷心窍的宋黑子,深知仕途险恶,于是挖了一个地窖供自己长期寡居一处,以备不测,他因此从来就没有尽过“早请示、晚汇报”的孝道;他还故意让宋太公去县官处告了他忤逆,除了他籍,断绝了法律上的父子关系。

所以宋江为了做官为吏的抱负,不惜以舍弃老父的代价,长期云游在外,只是逢人便把“孝”字挂在嘴边,关键时刻以泪洗面,换取二两同情。以致于念儿心切的宋太公无奈诈死一回,才把宋江骗回老家奔丧。后来呢,终于在江湖做大的宋黑子,一劳永逸地把太公接到与世隔绝的梁山养老。可那里既无茶肆,也无牌局,最最致命的,膝下没有孙儿其乐融融,我觉得还不如中国爷爷到美国来带孙子快活——尽管语言不通,出门两眼一抹黑,但人家至少有亲骨肉逗乐啊——可怜的宋太公养了个徒有虚名的黑帮大佬,居然是个吃不消女色的水货,哪儿谈得上尽到祖上的孝道?

第二,宋江的仗义疏财,虚虚实实,实实虚虚,旁人只看到他掏几两碎银子的爽快,而忽略了他往往暗中赚得的旺势和实在。派用金钱方面,不能不佩服,宋江更像一名精明的长线投资者,不多的几枚小钱总丢在节骨眼上,让天下人尽知,以确保他每次给小费的义举,都如数刊载上人民日报头版头条。比如他第一次打点阎婆十两银子,去给阎公买棺材,感动得老太太泪涕涟涟,马上就把黄花闺女托付给他(与之对照的是,桃花山的小霸王周通为了求婚,事先送了刘太公二十两金子一匹红棉,结果还被乔扮新娘的鲁智深暴打一顿,财色两亏);第二个例子在柴进庄上,当时武松酒后无礼,正被庄上的里外嫌弃,不想宋江掏出几两银子给武松做衣裳,羞得柴进恨不能马上钻地洞,只好折回卧房拿出一箱锦缎来。结果呢,把柴进马干吃尽一年有余的武松,反倒与宋江惺惺相惜,即刻还拜了兄弟。从这两件小事看出,总共花费不到二十两银子,宋江赚得了婆惜的细嫩身子和武松的一颗勇敢的心,而真正出血吐血的柴进之辈只轮到做冤大头的份。因为在这之后,宋江在柴进庄上吃吃喝喝,一住就是半年,紧接去孔太公庄和清风寨逍遥,又各是半年,大家细细算来,那又该是多少两碎银子才能买到的滋风润雨呢?

最后再揭发一把宋江的“不忠”。宋黑子在郓城县做押司的时候,已经是吃正式皇粮的公家人,如果把握这个基层锻炼的绝好机会,努力做到言行如一,他日得到重用并非完全的空穴来风。可惜他沉湎于江湖勾当,私放官府的通缉犯晁盖,凸显了自己主动对衣食父母的不忠;而日后落草梁山,众兄弟推举他为山寨头领,本来大伙享受世外桃源,也就图个集体安乐死算了,宋江的内心却放不下对朝廷仕途的牵挂。左一句降诏,右一句招安,直把武松鲁智深众兄弟的心肠冷却又凉拌——这就是他对手足兄弟和核心领导小组的不忠。

宋江唯一真正效忠的,只是那个托梦于他的九天玄女:“汝可替天行道为主,全忠仗义为臣,辅国安民,去邪归正。”宋氏朝廷在他只是一个表演平台,梁山兄弟在他只是临时道具,宋黑子忠于自己的天命,为了实现抱负,皇帝老子和朋友弟兄都可以暂时辜负一把。所以说呢,从史进林冲到李逵武松,来自五湖四海的各类命犯盗匪,为了“替天行道”的口号聚义一起,却阴错阳差地归顺不共戴天的大宋朝廷,最后征剿方腊十停折了八停,全都是两厢“不忠”的宋江一意孤行炮制的罪孽。

总而言之,统而言之,水浒一书充斥了难养的小人与妇人,更有一堆两头都难伺候的鸟人。鸟人是黑道与红道的杂交产物,是英雄与狗熊的混合体,这就是我旧话重温的些许心得。人到中年有时间重读《水浒全传》,全托了低效率运作的美国医疗系统的福,让我带病卧龙之余偷来这份闲暇。这篇总结主要基于前七十回和后十回,因为下个礼拜就要做小手术,中间的几段精彩大战没有时间细读,剩下的总结任务就等退休之后再继续了。


摘自《玛雅咖啡》



《二闲堂文库》      回二闲堂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