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闲堂文库》     回二闲堂  回目录




陶德·霍夫曼的《内部间谍》




《内部间谍》封面书影
《内部间谍》

陶德·霍夫曼著


精装: 320页
出版社:斯梯尔弗斯出版社 (Sep 9 2008)
原著语言:英文
ISBN-10: 1586421484
ISBN-13: 978-1586421489





间谍金无怠(Larry Wu-Tai Chin)
加拿大人陶德·霍夫曼的《内部间谍》(The Spy Within: Larry Chin and China's Penetration of the CIA)一书,揭开金无怠奉命长期潜伏中情局之谜。告发金无怠的俞强声为中国叛逃美国的情报高官,是现任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之兄,目前在美隐居,受中情局保护。

一九八五年十一月二十二日下午,三名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探员开着一部普利茅斯型(Plymouth)公务轿车,专程到华府附近的亚历山大利亚(Alexanderia)敲金无怠住家的大门。金无怠亲自开门,探员向他表示正在调查一桩机密资料泄漏给中国情报单位的事情,他们想请教金无怠几个问题,也许对案情会有帮助。金无怠毫无疑心地邀请三名探员到饭厅坐下来谈,并说很愿意回答问题。

六个小时后,金无怠被逮捕了。联调局指控金氏在中央情报局(CIA)服务三十年期间,偷窃大量情报给北京,伤害美国的国家安全和利益,是中国潜伏在中情局的间谍。神情虽显惊惶,但态度仍保持镇定的金氏,当场向探员认罪,坦白承认三十年来一直向中国提供情报。金无怠很从容地向探员述说他开始为中共当间谍的往事,他从北平燕京大学开始讲起。

金无怠被捕的消息传开后,震撼美国华人社区和海峡两岸,华文媒体连日大篇幅报道这项新闻。金氏被捕三个月后,却在维珍尼亚州曼纳沙斯(Manassas)监狱自杀身亡,死时六十三岁。金氏是用塑胶袋蒙住头部,再用一条鞋带系紧袋子,窒息而亡。金氏的死亡,使这桩间谍案更加离奇、诡谲。再加上一九八六年九月,中国资深特工俞强声叛逃美国事件曝光,大家马上联想到俞强声投奔美国和联调局破获金案的关系。

二十多年来,北美华人社区和两岸并未忘记金案,网络上亦常出现有关金无怠与俞强声的捕风捉影之谈,然皆欠缺可信度。曾获加拿大麦基尔(McGill)大学政治学硕士并在加国情报局反间组中国科做过八年特工的作家陶德·霍夫曼(Tod Hoffman)最近推出细心研究和采访的着作,深入探讨金无怠事件,书名为《内部间谍--金无怠和中国对中情局的渗透》(The Spy Within:Larry Chin and China's Penetration of the CIA)。这本由美国新罕布什州汉诺瓦(Hanover)市史特福斯(Steerforth)出版社出版的三百零九页着作售价美金二十六元九角五分,可说是有关金案的第一部完整、详尽的英文专书。为本书搜集资料时,曾获得当过美国驻中国大使的中情局老特工李洁明(James Lilley)协助,并曾和参与逮捕金无怠的联调局探员以及金氏的中情局同事访谈。


金无怠毕业於燕京大学

金无怠於一九二二年八月十七日生於北京(二十年代末北伐成功后易名北平,一九四九年再改回北京),一九四零年进入燕京大学,中间辍学多年,为英、美驻华单位做事,一九四七年始毕业於新闻系。金氏向联调局自白说,他的燕大左倾王姓室友介绍他认识一名中共党工,这名党工希望他在美国驻华机关做事,为中共搜集情报,金氏一口答应。一九四八年金氏任职美国驻上海总领事馆,开始他的间谍生涯。网络盛传他在一九四四年被周恩来吸收当间谍,并不正确。

一九五零年五月,金无怠随同美国驻上海总领事馆迁移香港。一九五一年六月底朝鲜战争(韩战)爆发,金氏被派往韩国协助美军讯问中国战俘。据金氏日后口供,他在韩战期间,常把美军动态和战俘营情况秘密通报中共。一九五二年五月,金氏调至冲绳中情局所辖的对外广播情报处担任语言专家,直至一九六零年十二月。一九六一年一月,金氏移往对外广播情报处加州圣罗莎(Santa Rosa)办事处;一九六五年一月归化为美国公民。五年后圣罗莎办事处关闭,金氏向纽约联合国总部申请工作,因健康关系未获录取。但设在维珍尼亚州罗斯林(Rosslyn)的对外广播情报处总部仍聘他上班。一九七零年,金氏获提升为中情局译员兼分析员的职位,可以接触到最机密情报。一九八一年七月一日,金氏自中情局退休,获副局长尹曼(Bob Inman)颁发奖章。事实上,金氏在中情局近三十年,考绩极好,屡获表扬。



金无怠在家中被捕
一九八二年十月,联调局突接获中情局紧急密码电报,中情局说有一名中国间谍渗透该局,但一直查不出什麽人,希望联调局介入调查。据事后得知,告知中情局有中国间谍埋伏的人,就是中国国家安全部外事局局长俞强声,俞氏又名俞真三(Yu Zhensan),《内部间谍》这本书即以Yu Zhensan称呼俞强声。俞强声是现任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之兄,出身名门,他父亲俞启威,又名黄敬,曾介绍江青加入中国共产党,也是她的情人。俞启威是浙江绍兴人,亦为前台湾国防部长俞大维的堂侄。俞启威后与史学家范文澜之妹范瑾结婚,育有俞强声和俞正声二子。俞大维的孙子亦按照俞家「大、启、声、振、家、邦」辈份排列,取名为俞祖声。俞启威曾任天津市长、一机部长,五十年代末病死。


俞强声是康生乾儿子

俞强声毕业於北京国际关系学院,是中共特务头子康生的乾儿子,经康生推荐进入特工机构。尼克逊总统於一九七二年二月访华之后,美国开始在北京设立联络处,李洁明於一九七三年至一九七五年期间,出任中情局派驻北京联络处的首任代表。《内部间谍》一书明确地说,俞强声是被联络处的中情局特工所吸收,显然是指李洁明的继任者。至於李氏本人是否涉及「策反」,《内部间谍》并未明讲。霍夫曼认为俞强声很可能是在一九八一年被中情局收买。

以俞强声在国安部的地位与职权而言,并没有资格获悉金无怠的任务,但在中情局的指示下,俞强声很积极地找线索,中情局并为俞氏取了一个代号,叫「飞机人」(Planesman)。俞强声发现国安部王姓女特工掌管该部在北美地区活动的资料,他开始每天注视王女的行动和她所处理的资料。终於有一天在王女的桌上看到了潜伏中情局的间谍(即金无怠)将在特定的时间到香港及澳门的行程,以及下榻的旅馆名字。俞氏立即通知中情局驻北京的特工。金无怠身份从此曝光。

俞强声亦曾在揭露金无怠之前,发掘到一名纽约唐人街天主教堂的神父,其实是中共特工。这名叫马克张(Mark Cheung)的人,是个假神父,被俞强声向中情局告发之前已离美赴香港,再返回大陆结婚生子。一九八六年,俞强声向操控他的中情局特工(handler)透露,他想去美国,不愿在大陆待下去,中情局特工表示欢迎。俞氏利用休假机会到香港,停留一晚,第二天即由中情局安排到美国。一九八六年九月一日,法新社独家报道俞强声叛逃美国,并称他是中共「老革命家之子」。同年九月五日,《洛杉矶时报》引述一名美国政府官员的话说,俞强声即是揪出金无怠的人。一九九零年三月十七日,李洁明在《华尔街日报》发表一篇文章说,金无怠的被捕,「乃是中情局渗透中国国安部的一次精采表现」。

比俞正声大几岁的俞强声(俞正声生於一九四五年,俞强声生年未详),在中情局保护下隐名埋姓,从此「消失」。中国大陆网络两三年前开始盛传俞氏已遭中共特工毒死,又说被中共特工追到南美洲海中溺毙。这些说法也许是中国大陆爱国网民不齿俞氏行径所编造出来的天方夜谭。俞强声和向中情局告发台湾秘密发展核武的张宪义,都是中情局最得意的策反杰作。

金无怠为中共提供大量情报,但有不少人认为这些「情报」并非特别机密,而是经过过滤的资料。金氏接受侦讯时,坚认自己并没错,他说他爱美国也爱中国,并称他向中国提供情报,对中美两国都有好处。金氏一再向联调局和法庭表示,毛泽东是在看到他提供的情报后,才放心与美国接触。参与逮捕金氏的联调局探员莫尔(Paul Moore)亦承认:「事实上,金无怠对美国是做了一些好事。」

联调局说,金无怠三十多年来从中国方面获得了不少好处,并得到了百万美元以上的奖金。金氏常到香港、澳门、多伦多、北京和温哥华等地交付情报,以香港最多。中共亦多半把钱存放於香港某银行,帐户则用别名。金氏好赌,是赌城拉斯维加斯的常客,每次输赢很大;金氏亦善於投资房地产,在华府一带拥有不少房子和公寓




李肇星
中方否认与金之关系

金无怠与元配仇女士(Doris Chiu)生了三个孩子(现皆已中年,都住在美国),一九五九年离婚;后娶周瑾予(Cathy Chou Chin),金与周是在冲绳从事广播工作时认识,周是播音员。周瑾予一九九八年曾出版《我的丈夫金无怠之死》(台湾东皇出版),为其夫伸冤。周女士认为金无怠的「自杀」,疑点甚多;金无怠曾要求她到北京面见邓小平,希望当局能与美国政府谈判,像美国与苏联以前曾经做过的那样交换间谍,让自己回到中国。但中共否认与金氏有任何关系,周女士极为不满。其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李肇星曾公开表示:“金无怠事件是美国反华势力编造的,中国政府爱好和平,从来没有向美国派遣过任何间谍。中国政府不会承认这件反华事件,也不认识这位自称是中国间谍的金无怠先生。”

数月后,已处绝望中的金无怠在看守严密的监狱中用购物用的塑料袋套在自己的头上窒息而死。美国一位情报部门高官于九十年代末,曾这样评论金无怠的:由于他的“背叛”给美国造成的损失远远超过已侦破间谍案(包括埃姆斯间谍案)给美国带来损失的总和,他的“背叛”改变了历史的进程。

金无怠死后,移居旧金山的周瑾予曾向报人陆铿表示,她完全不知道丈夫从事间谍行径。她说:“我不知道是他行迹高明,还是我麻木不仁。我们结婚这麽多年,很奇怪,不知道他在做些什麽。”

美中关系像大海,有时波平如镜,有时波涛汹涌,金无怠和俞强声都是被时代巨浪所冲走的悲剧人物。